​爱问编辑部 | 如何用140个字介绍贵刊?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日期: 2018-01-03

《南方人物周刊》是国内人物类媒体领跑者,是复杂人性的刻画者,当然,它也是一个不那么完美的单位和组织。

问:如何用140个字介绍贵刊?——Super-Man

邓郁:多年前,朋友说这杂志看起来“土”。可在我心里,一直坚持侧重主流之外的人物,表现他们或许平淡却富有价值和启示的人生,揭示他们对于社会的意义,是南人最为“洋气”的地方。它或许不那么锐利,不那么时髦,但却没有丧失过立场和锋芒。

陈磊:个人认为,《南方人物周刊》是国内人物类媒体领跑者,是复杂人性的刻画者,当然,它也是一个不那么完美的单位和组织。

吴琦:他是一个关心政治的中年以上男子,就像我们的主编。生活在南方。有时候一些年轻人会给他选个围巾戴个帽子,这样看起来可能更时髦。

问:有句话说“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聊人生”,你会在“没有……过”里填上什么?——涂涂

陈磊:没有见识过中国矿工(煤laoban)生活(si)的人,不足以聊人生。

吴琦:没有做过沙发土豆(我想象不出还有比这个更完美的生活了)的人,不足以聊人生。

徐琳玲:没有过在机场猛然发现护照没带,在一个小时里完成石化、醒悟、疯狂排队抢出租车,在各样红绿灯里穿越大半个上海,到家翻箱倒柜找的经历,不足以聊人生。

问:遇到过极品(中性词)的采访对象吗?——Daisy

邓郁:他是电影界的大拿,成天到处飞,白皮肤蓝眼睛但中文贼溜。不记得怎么要到了他的skype,他的作息自然和一般人颠倒。网聊之后,等了三四个月终于见到真人。他说话经常“断片”,听来无序无章,甚至没头没脑,但绝对不会敷衍,不来虚的。他是少有的愿意在采访机跟前一个一个跟你点评行业人士的采访对象,甚至会反客为主地问起你对情感和婚姻的观点。对了,跟他聊记得不能腰包空着。他很温柔,但在埋单这事儿上却没有“怜惜”之情。采访完,他提溜着没喝光的酒瓶,穿着拖鞋,走得好洒脱,徒留下账单和我。还好,只是3位数。

陈磊:采访了太多的人,遇到了太多极品。其中之一是,04年采访山东济宁下跪副市长,他的一位前同事先是热情地和我大谈了3个小时,然后约我晚上再聊,就把我扣在他们会议室两个小时直至我交出采访录音和笔记……难道他以为我交出后说了3个小时的信息就从我脑子中删除了……百思不得其解。

钟瑜婷:我没遇到过极品采访对象,只能说“特别”的一位。他是一名台湾作家,从我们见面开始,他就一直低着头,无法跟我对视。他跟我说他眼睛生过病,对光线敏感。但他说话和善,我们聊得很开心。最麻烦的是我要给他拍照,他也一直用手挡着。最后的照片里他低着头,双手却大幅度摊开在沙发上,霸气又害羞。反正直到走,我都没看到他的眼睛。

张明萌:采访结束后,对方一定要留我吃饭,快吃完了,他说,你付了钱开张发票回去报销吧。我说餐费报不了,他死活让服务员开成车票给我报销,僵持十余分钟。无能为力,只好默默把头埋下装作不认识……

吴琦:说实话,很少有采访对象给我留下难以抹掉的记忆,或者说,我不喜欢老想着他们。因为大家都是差不多的人,论极品程度,我可能也和他们差不多。但我对所有拒绝采访的人保持敬意,不管出于什么理由,也不管有没有人发现,他们有可能是这个时代真正的极品。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