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 | 澳门荷官的日与夜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实习记者 植浩 发自澳门 日期: 2018-01-03

“赌场不怕你赢钱,就怕你赢了钱就走”

在赌桌后面正襟危坐的这5年,荷官陈鹏愈发明白:博彩是富人的游戏,而非穷人的赌局。仅仅在他工作过的上千个小时里,就足以窥见人们盲目的迷信、本性的自私和无尽的贪欲,在澳门岛上一座座不分昼夜的金色宫殿内,随着筹码在桌面上的反复转移而一再膨胀。

“我接受你的采访,能得到什么好处?”

他递给我一根烟,被婉拒后夹在自己嘴里点着,笑眯眯地看着我。这位每天至少手握两千万筹码的赌场荷官,似乎需要一个能让他满意的答案。

上世纪70年代末,陈鹏父母从福建移民至澳门并成为永久居民,而他出生不久就被送回福建老家的爷爷奶奶身边。高考后他放弃了上重点大学的机会,“回澳门基本上也是当荷官,没学历要求,还不如早点出来赚钱。”

2009年,19岁的陈鹏终于回到了他出生的岛城,回归到澳门本地人的社会身份。语言是首要障碍。在餐厅做了3个月兼职,他总算学会了些粤语。不久后他就到一家正在招聘的赌场报了名。

在澳门,博彩业已经成为公务员外社会评价最高的行业。最新发布的《澳门市民就业流动性调查(2014)报告》显示,47.4%的跳槽者计划转行,娱乐博彩业成为首选。和陈鹏一同报名的五百多人里,不乏大学生和中年妇女。

陈鹏发现,比起高考,这种招聘考试只是小儿科。笔试要求两分钟内做20道运算题,他做对了18题。面试是做两秒内口答的心算题,加减乘运算也难不倒他。接着是一个月的百家乐培训,从学规则、记赔率到发牌、推筹码,难度也越来越大。考试的要求是5分钟内准确无误地发10局牌,陈鹏一次过关。

陈鹏没想到入行这么顺利:“幸好荷官只招本地人,在大陆找个月薪上万的工作哪有这么容易?”某位刚大学毕业的新同事也是一脸兴奋:“我读书时就在赌场做兼职,现在发现做全职工资比我的老师还高。”

赌场里负责赌桌一线工作的员工有4类:白衬衫黑马甲的普通荷官在一楼大厅;红色长袖外套的资深荷官在贵宾厅;每4张赌桌设一位监场主任;经理扮演着“救火队员”的角色,处理各赌桌上的意外并作出决策。

荷官,又称庄荷,指赌场内负责发牌、处理筹码的职业。由于荷官是在赌场里紧盯着客人的荷包(粤语,指钱包)的职员,且工作时保持严肃表情,故名“荷官”。 1澳门币=0.78元人民币(2014年12月汇率)

上班第一天,看着十多位客人盯着自己,陈鹏心里紧张得很,再加上耳边不时的叫喊声,发牌时手都在抖。派了一个小时的牌,他错了两次,都是没算对筹码。荷官出错倒是常事,派牌派少了,筹码赔多了,都要中止赌局,叫来经理,调看监控视频后再处理。

算错数,筹码赔了出去也得收回。发错牌,下注筹码将被如数奉还。赌局作废,荷官一般不会受罚,最不开心的是赢钱的赌客。陈鹏将一口烟徐徐吐出,突然加重了语气:“不管怎样,赌场是不可能给你钱的,甚至赔多了,只要你还在赌场,也会要回来,最多做个公关,免费给你住一晚豪华套房。”

荷官工作的学问也不少。筹码叠数不同,摆法也不同,用手推出去时要夹在两指间,食指呈90度弯曲状,称为“跪码”。“以前的荷官赢了钱就用手敲两下桌子,催促赌客拿钱出来。现在不同了,收筹码都不能出声,讲究的是服务。”

“赌场不怕你赢钱,就怕你赢了钱就走。”巧合的堆积让人相信规律的存在,每天紧盯着显示结果的电脑屏幕找“路”的人不计其数。陈鹏也听不懂“蟑螂路”、“小猪路”的说法:“根本没有什么路,如果说赌场有什么风水,那就是站在科学这一边。”

从两三百到两三万的“咸鱼翻身”,或是从百万现金到空手而归,类似的戏码每天都在这座面积约为30平方公里的岛城重复上演。在陈鹏的印象里:输光身家的赌徒抱着荷官大腿瘫在地上痛哭;七八十岁的老太太到处兜售手上的玉镯想要翻本;更有师奶在转盘前信徒般双手合十跪地祈祷;而某位大陆老板输掉5000万面不改色,一周后又满面春风地走进了贵宾厅。

还有一位留着小平头的内地男子,在陈鹏面前把行李包拉链一扯,全是一沓沓港币,一个人在百家乐赌桌上玩了起来。下注1万块赢了几局之后,也许是感觉运气来了,他一下子将10万现金推出,待陈鹏为其换成筹码后,直接摆在“闲”的格子上。结果开出的是“庄”。他扔出20万港币,再买“闲”,又是“庄”赢。“小平头”铁了心要把“闲”买中,赌注也从20万、50万加到100万。

已经是一连12局的“庄”了。“小平头”包里的现金所剩无几,第13局他把150万筹码还押在“闲”上。围观者越来越多,陈鹏照常派牌、开牌,众人伸长脖子一看,还是“庄”。“小平头”一拳打在桌上,“怎么搞的!”径自走开。经理紧张地跑了过来,陈鹏故作轻松地说,“没事没事。”

“长庄哦,13局庄哦!”边上的人议论了起来,隔壁赌桌一位客人闻讯而来,把50万扔在“庄”上。陈鹏再次洗牌、发牌,开牌一看,是“闲”,一片哗然。

“我见过的大陆客人素质都挺好,来贵宾厅玩的老板们不在乎这十来万。坦白讲,我们不喜欢香港人,香港人真是“扑街”(混账),赌得少,那些师奶去(最低下注)五百块的桌子,只掏出两三百块搭在别人上面,输了就指着鼻子问候你全家。”

陈鹏想起培训官说的话,“你们没看到大门口写的是娱乐场吗?我们公司不是赌场,是娱乐场!我们有酒店、有shopping mall,是供人娱乐的、开心的(地方)!”

陈鹏后来想明白了:在某种意义上,赌注下得越小的人,越紧张赌局的结果。“我们都习惯将上班的地方叫‘公司’,不是‘赌场’,香港人不是这样想的,包括很多内地人也是,他们一过关就直奔赌场,输了才走,他们是来赚钱的,不是来玩的。”

在澳门,赌场的数量在不断刷新,和赌桌上翻滚的骰子一样充满变数。新赌场的开张意味着开启了金钱与欲望不间歇流动的闸门,24小时营业直至其倒闭。超过25000名平均薪酬为17530澳门币的荷官,在8小时制的轮值制度下维持着大约5750张赌桌的运转。

陈鹏在入行3年后升为资深庄荷,如今月薪23000澳门币。父母也因高薪酬在前些年转行当荷官了,一家三口目前在同一家公司。其他赌场给荷官排的班有四五个,而陈鹏的公司多达9个,每周休息一天。他用手指着黑眼圈抱怨说:“有时要上两个月的通宵更才能换班,真是没人性。”

夜班上到早上五六点最难熬,很多荷官靠抽烟提神,陈鹏的烟瘾也是这样来的。入行不久他就体会到长夜难熬,某次休息间隙同事给他递上一根烟,他一试:“还真行!”之后几天没抽,又困得不行,他赶紧去买了包万宝路,直到现在一天一包,再也戒不掉。

陈鹏唯一的一次赌客经历是在缺钱的时候。犹豫了两天后,他才走进十六浦赌场,把钱包里的2000元全换成筹码,坐在百家乐赌桌前。当荷官成为赌客,内心的不安和第一天上班的心情极其相似。3个小时下来,他赢了整整1万块。临走时他决定再玩一局,下了1000块,结果输了,赶紧走人。

每天目睹着赌客们的人生起伏,陈鹏觉得自己的生活如同白开水。在澳门长大的堂哥也不像小时候那样和他玩了,在街上打招呼也不应答,他感觉两人已经不是同一类人了。“还是觉得和这里的人有很多不同,很开放,和他们玩不来,我以后也不会娶澳门女生。”陈鹏为数不多的好友都是福建移民子弟,偶尔约出去玩是他们最开心的事。

“其实人生也是赌来赌去啦,每一局的结果都会影响你下一次投注。”陈鹏自知是赌桌上保守的那一类人,他打算赚够钱再出来做生意。父母移民给他的人生带来了好运,他也想为下一代赢下更多的筹码。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采访对象为化名)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