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 | 日本科学界的 “樱花” 凋落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一鱼 日期: 2018-01-03

在今天的科学界当中,人人都想要追寻革命性的发现,对吧?不然你就得不到经费。这并不能成为STAP事件的一个借口,但这是所有科学家都要面对的一个现实

12月19日,日本理化学研究所正式公布了研究员小保方晴子验证STAP的实验结果,指出其未能制作出STAP细胞。始终坚持STAP细胞存在的小保方晴子已提出辞职申请并获得批准。

今年1月份,小保方的两篇论文同时发表在了《自然》杂志。文章中小保方晴子等人声称只需运用简单的方法,能让小鼠的体细胞变成STAP(刺激触发性多能性获得细胞)。STAP被认为有巨大的医疗应用前景,震撼了全世界。但这项研究结果很快遭到同行的质疑。他们指出论文中的一些图片存在问题,还有部分文字涉嫌抄袭。最关键的是,同行们重复其实验结果的尝试无一成功。

理化学研究所开始调查这项研究的学术不端行为。2014年7月,《自然》杂志宣布撤回两篇论文。

悲剧发生了。一个月后,论文作者之一、小保方的导师笹井芳树悬梁自尽。笹井芳树称自己“被耻辱感淹没了”。

事件的核心人物小保方的美好形象,绽放得樱花般耀眼而短命。

从一开始小保方就被树立成女性科学家的典范。很久以来,多数日本女性科学家面临着来自传统观念的固有偏见。同其他发达国家相比,日本女性科学家比例一直名列倒数。一项数据显示,2009年日本女性科学家的比例只有13%。也难怪日本文部科学大臣下村博文兴奋地宣称,“我们要打造这样一个环境,让更多的年轻男女从事科学研究,令我们可以获得第二个、第三个小保方。”

日本媒体一再强调这位科研新星是“年仅30岁的女性”。被放大的另一面是她的漂亮容貌和傲人身材。要知道在日本女生心中,日本女性科学家就是“没有男性喜欢,头发乱蓬蓬的样子”。但小保方晴子打破了这一刻板印象,在研究进展的新闻发布会上,小保方晴子穿着奶奶送给她的围裙出席,每一次都刷着长长的假睫毛,还有粉嫩的腮红。日本向来古板严肃的科研领域也因她改颜换面:实验室的墙刷成了粉红色,装饰着卡通人物……

在日本这样一个耻感社会,小保方如今自然跌落到另一个极端的舆论中。“乱伦研究室”、“情色交易上位”等报道充斥报刊。AV行业也宣布愿意以1亿日元的出演费邀请小保方晴子出演。围观者中有人甚至痛骂“她怎么还不负罪而死”……

真相只有小保方一人知道。无论真相如何,整个科学界都在反思。正如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干细胞研究者保罗·纽泼勒所说,在今天的科学界,人人都想要追寻革命性的发现,对吧?不然你就得不到经费。这并不能成为STAP事件的一个借口,但这是所有科学家都要面对的一个现实。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