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 | 于妈有难,为何八方点赞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邓武迪 日期: 2018-01-03

他从不承认自己抄袭,只说是“继承与发展”

12月25日,备受关注的琼瑶诉于正抄袭一案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判定湖南经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立即停止《宫》的复制、发行和传播,于正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五被告共计赔偿500万元。陈喆老师(不少人第一次知道琼瑶的原名)激动地表示:“我对人生恢复了信心”、“泪在眼眶,我只想大声喊一句,知识产权胜利了。”

能把一向低调的琼瑶从台湾炸出来,长微博举报并提起上诉,可见琼瑶对其行为的不齿与难忍。而于正当时接受媒体采访称:“电视剧都是继承和发展的,琼瑶的《一帘幽梦》也脱胎于《飘》的结构。”同时他强调,自己在平日的积累中,会有“情绪记忆”。即便舆论一边倒,他仍旧以胜利者的姿态挺立在编剧界,坐拥高收视,他的作品最醒目的不是男一女一的名字,而是“金牌制作人于正出品”。

于正也不总是胜利者。小时候他有过明星梦,数年报考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最终只能以旁听生身份入校学习,直到“发现自己有编剧天赋”。他曾向媒体诉苦,称自己写过一段时间没有酬劳的剧本,没钱买电脑,只能用纸写,老鼠从身边爬过,脚冻得只剩骨头。“我觉得我就是《宫》里的晴川,一直很努力,只是我身边没有八阿哥。”

在今年11月16日的知识产权法专家研讨会上,于正对之前的说法进行了补充和修正,他认为,从故事的整体构架和对清朝民风民俗的展现来看,不管是《梅花烙》还是《宫锁连城》,都是借鉴自《红楼梦》。“我在想为什么那么多雷同,其实大家都参考了《红楼梦》的主要人物和发展命运的框架,尽管客观上感觉不像,只是把几个人并在了一个故事里。21条情节《红楼梦》全都有,(琼瑶)告了我,我才深刻意识到,我们都是按照《红楼梦》的主线来写。”

在一些编剧和网友看来,这番话无疑是狡辩。其实于正还可以把责任推卸得彻底些,一切都是宇宙射线的错。旁人实在看不下去了,12月11日,国内109名编剧发表联署声明,声援琼瑶。

作为2011年天涯论坛金乌鸦奖的鸦王,于正抄袭成性早已名声在外,当年的颁奖礼上甚至列出了于正涉嫌抄袭的所有剧集的名单,颁奖词是“用生命在抄袭的编剧”。他也因此被冠上“于抄抄”的名号,与因口音软糯得名的“于妈”一起成为两大代号。但他从不承认自己抄袭,只说是“继承与发展”,“如果我抄袭了,原著(作者)早就找我了,从来没有人说过我于正怎么样。郭敬明他抄袭可是被告了,我没有。”

即便真的被告了,即便被判罚500万,于正仍坚定地认为自己是清白的,于正工作室表示:对结果不满,将依法上诉。

难怪之前没有人肯告他。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