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 | 高官、贪腐、背叛,方正迷局还有多少未知的谜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黄剑 发自北京 编辑 张欢 日期: 2018-01-03

中国最知名的一家校企背后有着什么样的内幕

新年假期刚刚结束,李友迎来了人生最灰色的时刻。

2015年1月5日晚间,方正集团在官网公告:公司魏新、李友、余丽三位董事应相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三人分别为方正集团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和总裁。

同一天被带走的,还有方正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上市公司北大医药董事长李国军,他是李友的胞弟。

当天,方正集团便任命新人取代三人职位。北京大学校长助理黄桂田成为方正集团新任董事长,董事张兆东为总裁。第二天下午,方正集团在方正大厦举行沟通会,邀请多家机构负责人参加,以安抚这些合作者。

在这之前,方正集团与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李友与神秘富豪郭文贵之间相互举报、攻讦、起诉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有猛料爆出。

李友原本计划今年退休的,如今,这个理想不知道是否还能实现。本刊记者获悉,李友团队被要求协助调查与某高官贪腐有关,但并未获得更多信源证实。

穷追猛打

2014年10月20日,政泉控股同时向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深圳证券交易所和重庆监管局发函,实名举报方正集团旗下北大医药股东“涉嫌违法关联交易和信息虚假披露”,直指方正高管李友等人涉嫌内幕交易。监管机构随后责成重庆证监局调查此事。政泉控股是北大医药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6.71%。这家北京的地产商不再低调如往日。

11月2日,政泉控股在官方网站、微博自爆,公司只是方正集团的“傀儡”股东,为其子公司代持北大医药股票。政泉控股连发5份举报材料,举报以李友为代表的方正多名高管涉嫌内幕信息交易、侵吞国有资产等罪名,将双方矛盾彻底公开。北大医药股票也在11月3日一度跌停,公司被迫申请临时停牌。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政泉控股几乎每隔几日便发几份举报材料,指责李友、魏新、余丽和李国军等人涉嫌犯罪,尤其是对李友,几乎不遗余力,甚至派员工前往他住宿的酒店盯梢,而方正集团更多时候只是被动回应。

2014年12月8日,政泉控股高管及员工三十余人,甚至前往北京方正证券总部进行维权。郭文贵甚至通过政泉,邀请李友当面对质。

李郭二人都是发迹于河南,但此前很少打交道,直至2012年底,郭文贵四处寻找融资,李友有意帮忙,两人渐渐来往频繁。

李友1986年毕业于郑州航空学院(下称“郑航”)工业会计系,分配至河南省审计厅。业余时间他做过很多生意,摆摊,开饭店,甚至参与电影经营。

1994年,他组建了自己的公司河南森威,之后是河南心智。他在郑州认识了后来的资本大佬张海,两人合开了多家公司,在资本市场翻转腾挪,通过资金运作,在两年不到的时间内,控股或参股了中国高科、方正科技、中科健、银鸽投资等11家上市公司,被外界称为“凯地系”。

1999年末,他正式辞去公职,不久,担任上市公司中国高科总裁。在“庄股时代”,他被称为最好的操盘手之一。

在成功帮助方正科技平息了股权之争后,李友受方正集团邀请,进入方正,并于2003年初成为集团CEO。他在郑航熟识的多名同学也随之进入方正,方正总裁余丽正是他的同学。

从2002年开始,他主导方正集团进行一系列的资本扩张。2003年,以5000万元收购苏钢、3亿收购西南合成、4亿收购武汉正信,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运作把方正做成中国最大的校企。

“我刚来的时候,方正的账上只有200万元,却有32亿元的负债。”李友在2011年接受《新世纪周刊》采访时称。而2013年方正集团总资产为960亿元,净资产为339亿元,拥有6家上市公司。

但自2014年最后两个月以来,李友的光环却突然暗淡到了极点。

北大方正集团

内幕交易?

政泉控股不惜自曝丑闻,也要拉李友团队下马。

2013年4月2日,北大医药股东北大医疗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北医集团”)计划公开转让北大医药股份7000万股。

根据政泉控股的说法,当时李友找到郭文贵,请后者帮忙代为持有北医集团转让股份,并许诺回报5%的股票纯利。在李友承诺代持股票合规合法,且已获北大同意后,郭文贵“出于对北大和方正的信任”,同意代方正子公司北大资源持股。“因为我们是资本市场的新人。”政泉控股宣传负责人石蕾如此表述。

“我们跟方正集团还有一些其他的合作。”政泉控股常务副总经理吕涛解释。李友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郭文贵这一时期曾向他寻求贷款。

举报函显示,李友指派李国军联系政泉控股,双方于2013年6月7日签订《股权代持协议书》。在当年6月和9月,北大方正副总郭旭光等人在李友的授意下,以政泉控股的名义受让北医集团持有的4000万股北大医药股票,交易价款为3.68亿元。9 月 10日,政泉控股正式成为北大医药股东。

不过,购买这批股份的资金不只来自实际受让方北大资源。政泉控股提供的银行流水票显示,政泉在当年6月初收到两笔共11040万元的股权收购款,来自于一家名为深圳市康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康隆”)的企业。

本刊调查发现,这家公司股东主要为李友亲友。他的妻弟王超杰出资1575万元,持股比例为10.5%;余丽的丈夫姚晓峰出资1200万元,占股8%;方正集团高级副总裁冯七评的妻子朱明华持股比例为11.44%;陈利民出资1500万元,持股10%,他是方正集团高级副总裁方中华的妻弟……

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在2014年12月初通过媒体表示,方正是被迫与政泉签订股权代持协议。“方正不得已才与政泉达成代持协议,在政泉控股受让北大医药4000万股获多个部门审批后,由于(政泉控股)资金紧张,无法支付,我们只好为它协调资金,支持政泉完成了股份受让,才会有这样的结果。”他称“被迫代持”仅仅在信息披露上存在问题。

主动或者被迫,政泉为方正代持股票却已是事实。股权转让结束后,方正便以政泉名义,将这4000万股权作为抵押,向中信证券融资2亿元,将融资款项交由北大资源使用。

北大医药在引入新股东之后,开始进行一系列的资产运作,先后并购多家医院和公司。2013年8月,北大医药收购了三级非营利性医院株洲恺德医院;2014年3月,与贵阳市政府合作,投资贵阳第二人民医院和贵阳第四人民医院;3个月后,又以14亿元的价格收购深圳市一体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并购大量优质资产,让北大医药的股价持续攀升,到2014年10月20日,股价最高达到每股22.75元,相比转让时的2013年9月10日的12.96元,涨幅接近一倍。

股权质押也到期解押。政泉控股开始大规模抛售北大医药的股票。2014年7月7日至11日,政泉控股以每股17.98元的均价,减持1030.81万股北大医药股票,套现近1.85亿元。期间,北大医药宣布与北京大学医学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北大医疗产业基金及心安医疗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股票在7月10日涨停。

截至2014年9月11日,政泉控股共售出3677.47万股,套现约6.79亿元,获利超过3.55亿元。由于减持时间精准,当时已经受到不少媒体质疑。

政泉控股常务副总经理吕涛称,其在代持协议签订后,按李友要求,已将股票账户交易密码交给方正集团财务有限公司投资部总经理田野,交易均由后者操作,政泉并未参与。获利资金一部分用于偿还中信证券融资的剩余本金,一部分转入北大资源账户,另一部分流入了河南和信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这又是一家李友团队控制的私人公司,姚晓峰(方正集团总裁余丽丈夫)担任董事长。

政泉控股藉此指责,李友及其团队涉嫌利用内幕信息交易股票获利,甚至侵吞国资。

方正集团否认了这种质疑,称不存在内幕交易。深交所在2014年12月下发的处分告知书里,只是斥责北大医药股权代持事件存在信息披露违规行为,并未对涉及内幕交易立案调查。

这样的结果难以让郭文贵满意。政泉控股在一系列的股票交易后,需要缴纳约8200万元所得税,税务机构甚至几番催促。按照双方代持协议约定,股票交易所有税费都由北大资源承担。政泉控股曾数次要求李友等人尽快完税,未获反馈。

8200万元税款,在李友与郭文贵之间第一次划开了一道裂痕。

谁的政泉控股

郭文贵的形象自始至终都是模模糊糊,像是蒙着一层厚厚的面纱,大多数时候都在潜伏,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具体情况。他的经历颇显传奇,有信息显示,他举报“扳倒”过河南省委原常委王有杰、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等官员。不过,这一说法未获政泉控股置评。

他的身份、甚至姓名也变幻不清。很多人说,他是盘古大观的幕后老板、政泉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在2014年胡润百富榜,郭文贵家族的财富为155亿元,主要资产来自于政泉置业(政泉控股前身)。

工商资料显示,政泉控股成立于2002年,股东为郑州浩云实业有限公司和郑州浩天实业有限公司,分别持股50%,实际控制人分别叫李琳和蒋月华。政泉控股一直否认郭文贵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而称他为股东代表。

郭文贵生于山东莘县农村,排行第七,人称“郭七”,家贫没读完初中,18岁前往郑州打工。1992年,他认识了香港商人夏平,颇为投缘,两人一年后合资成立裕达置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裕达置业”),经营房地产。1994年,他在郑州中原路拿下一块土地,贷款6亿修建当时河南最高的裕达国贸大厦,3年后,这成为郑州的地标建筑。第一个项目,即获得这样高额贷款,像是奇遇。

完成原始资本积累后,他跑到北京做房地产开发。他创办北京文茂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演员朱时茂曾是合伙人,但很快退出。2002年,这家公司更名为北京摩根投资有限公司,以3.6亿元拍下位于如今鸟巢附近的一块土地,烂尾;修建金泉广场,资金受挫。几年后,烂尾楼变成了“盘古七星”,金泉广场也盖了起来。他通过多次抵押在建项目,获得续命资金。不过,他在这期间官司也不少,包括与保利集团的纠纷。

政泉置业随后改名为政泉控股,郭文贵也隐于幕后,不再出现在股东名单。郭文贵以房地产起家,擅长资本运作。直至2010年他才涉足金融产业,用2.91亿元受让石家庄商业银行持有的民族证券6.81%的股权。2011年6月8日,政泉控股以16亿元收购首都机场手中的民族证券股份,持股比例上升至68.07%,成为第一大股东。

政泉控股资金有限,也无名气,却能在苛刻的条件下,击败保利、中石油、国电等大型央企。当时甚至有媒体质疑这是一次内定的举牌。

据《新世纪周刊》报道,控股股东首都机场曾有意将民族证券纳入至旗下另一家券商金元证券,但“民族证券董事长赵大建反对”,重组不了了之,首都机场最终抛售民族证券股权。

两年后,民族证券进行增资扩股。另一大股东东方集团试图通过巨额增资,争夺控股权。郭文贵为击退东方集团,准备筹措42亿元用于增资,以巩固控股股东地位。

不过,他没有钱。地产项目资金链紧绷,面临债务重组,他只能希望借助资产上市,融到一笔巨款。李友进入方正后,在2002年收购了浙江证券,改名为方正证券,2011年上市之后,他一直筹划把这家地方券商做成全国性的大型金融机构。当郭文贵为了筹钱找上门时,李友的机会也来了。民族证券的主力营业部在东北和西南,与方正证券优势互补,是个理想的标的。

“两家券商合并后有多项指标可望冲击第一梯队。”北京一名券商分析师称。

方正证券与民族证券合并,双方曾经设想的共赢局面并未出现,反而将裂痕撕成了难以填补的鸿沟。

博弈民族证券

总资产超过140亿元的民族证券,是郭文贵不顾一切、与李友斗争到底的根本原因。

李友此前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介绍,经教育系统一名退休领导牵线,他曾与郭文贵在2012年见面,得知后者需大量融资。他建议郭将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之后两人频繁会面,逐渐达成合作意向:方正集团向郭向提供贷款。

2013年7月,郭文贵以旗下金泉广场等地产项目及民族证券股权作抵押,向方正集团旗下方正东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方正东亚信托”)贷款49亿元。12月,又以盘古大观酒店部分物业作抵押,再次向方正东亚信托融资2.3亿元。之后,政泉又陆续贷款31亿元。“一共从方正集团相关联公司融资总额80亿元,”吕涛称,这些抵押资产评估价值合计达260亿元。

郭文贵获得贷款之后,以其中37亿元增资民族证券。2013年8月,政泉控股占据民族证券84.4%的股权,控股股东地位牢固。

在政泉完成增资民族证券后,方正证券即在当月25日停牌,启动兼并民族证券程序。2014年8月13日,两家完成合并。方正证券通过发行股票的方式,以130亿元收购民族证券全部股权。政泉控股在合并后,持有新方正证券18亿股的股权,占比21.86%,为方正证券第二大股东。

此前,方正因急需资金,要求终止贷款,郭文贵无力偿还。方正东亚信托把这笔贷款收益权以原价转让给上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下称“上银北京分行”),后者要求政泉控股在方正证券与民族证券完成重组后,把所持有的方正证券股权作抵押。

2014年9月12日,上银北京分行以政泉控股违规操作,且已被最高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为由,要求政泉控股增加质押资产。

上银北京分行发来的函令政泉上下紧张。相比代持北大医药产生的8200万元税费,质押出去的18亿股方正证券股权,足以给郭文贵带来致命危险。

“一旦上银北京分行认定政泉失信或违约,18亿股股权就可能丧失。”一名信托界人士分析。郭文贵开始向各方筹措资金,以终止与上银北京分行之间的贷款合约,收回股权。

“在(2011年)的9月底、10月初,我们向方正以及相关资方正式发函,要求还款,但是至今为止我们的权利被剥夺了。”吕涛称,方正阻扰了他们按约还款,质疑对方的用意,担心自有资产流失。方正集团回应,政泉控股诬告、诽谤,指责其用不实信息混淆视听。

李友希望合并后保留民族证券投行业务,其他业务则与方正证券融合。但直到最后,两家仍维持原状。政泉控股副总经理高嵩透露,尽管政泉控股是方正证券第二大股东,但尚未有一人进入董事会,民族证券员工也没人成为方正证券管理层。

政泉控股在合并后一直要求重新选举董事会,并推荐了多名董事候选人,提出增加两个董事席位。

方正集团公告称,政泉控股股东的最近一次股权转让尚未支付转让款;政泉控股存在实际控制人披露不实的可能。需解决实际控制人问题,才能协商董事会重组。

多名行业分析人士认为,政泉公开挑起与方正之间的战火,是为了在方正董事会获得更多的席位,甚至是控制权。

“民族证券与方正证券合并后,我们当然要尽可能多地争取股东权益。” 政泉控股宣传负责人石蕾称,作为第二大股东,为自身谋得更多股东权益无可厚非,但她表示无意争夺控制权。

这样的问题,大概只有郭文贵本人才能解答。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