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 | 不避世的 “布鞋院士”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黄昕宇 日期: 2018-01-03

李小文自诩黄老邪,但他并不避世,更不清高狂傲

4月,院士李小文穿布鞋作报告的照片火了。他极瘦,蓄须,衣着朴素,赤脚蹬布鞋;他读书时“不想考高分”,“及格就行”;他爱读武侠,博客上自称“黄老邪”;他嗜酒,曾每天一斤二锅头;他居然还是个货真价实的科研泰斗,是国内外遥感界权威。才学与个性、外形的反差简直不能更酷,李小文红得人尽皆知。他自己把意外走红称为“布鞋失火”,说得“冷一冷”。

才过了9个月,“布鞋院士”又成了高频词,曾经的轶事如今被用以缅怀。1月10日,李小文院士突然病逝。

6月两院院士大会间歇,李小文被问到出名感想时说,被炒说明“大家对社会有一种期待”,他“撞到了枪口上”。李小文确实寄托了公众太多想象,他被以“扫地僧”、陶渊明作比,被描述为隐于市的高人。

李小文说:“我做课题的原则就是能够交差。”但身边师生都知道他对科研有多严谨审慎。学生胡容海说老师的“能交差”,指的可是把项目申请时下的承诺全部完成。他审阅学生的报告,勘误是逐字逐句的。学生的小组汇报做完,他说,“公式是不是再好好推一推”,抠出每一个符号的疏漏。

李小文在博客上也这么较真,与博友的交流,且不论观点支持与否,指出考据有误、表述不准确、表达不合适是必须的。他曾说“闭嘴还是可以的,也不是太痛苦”。但博客上从没见他对公事“闭嘴”。上海“新年踩踏”引他思考社会心理学统计;APEC会议,他操心“一带一路”战略的启动实施;还有更早的“5·12”地震那篇广为流传的《遥感道歉》,因调拨飞机申请低效,耽误了出遥感图,他急得恨不能钻地洞“地震殉国”,生了两天闲气。

对一些科技学术领域的政策、制度,李小文抱着推动改良的愿望。他拥护引进海外留学人才的“千人计划”,参加相关研讨会建言,两三年间发四五篇博文分析海外人才引入政策。回应网友提出的海外人才挤走本土人才的质疑,他写:“如涛哥所呼吁的,我们需要建立一个科学的科技人才评价机制……机制尚未建立起来。国内就算出了高端人才,潮哥(李源潮)也没法认识你。”进而提出赞成设岗公开招聘,既开放“海龟”自荐,也开放“土鳖”自荐。

李小文自诩黄老邪,但他并不避世,更不清高狂傲。胡容海说,老师的习惯是讲完加一句“这个我可能讲得不对,你们再补充”。他不把话说满,不斩钉截铁,那些提出反对意见的博文,往往命名为“请教某某”、“与XX老师商榷”。他眼里没有长幼尊卑,对人一律地尊重体谅。病逝消息传出,他开博的科学网满屏追思,大家想念他有趣恳切、平等待人、毫不以师长自居。

但对自己,他洒脱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早前李小文就留下了“尊严死”预嘱,不接受医疗抢救。胡容海说老师最不愿麻烦别人。他想起有次会议,饭点休息大家吃盒饭,李小文回家,电梯坏了,胡容海他们要护送身体虚弱的老师下楼,被坚决拒绝了,“别影响你们吃饭。”老师病逝那天,走得很快很突然,没太大痛苦,也没怎么麻烦别人,胡容海下午到医院想看望老师时,已经错过了最后一面。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