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编辑部 | 赶稿时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编辑 朱琪 日期: 2018-01-03

没有生,只想着活——怕交不了稿,被狠心的编辑打死。

问:你是不是对社交网络只有“赞”一个按钮觉得不满?如果再开放一个选项,你会希望添加哪一种态度?为什么呢? ——Nicky

张明萌:“赞”已经够满足我了。发朋友圈是给想让看到的人看,看到了就好了嘛,“赞”跟“阅”的意思差不多。

冯寅杰:“点赞”这个产品最早由视频网站Youtube发明,2009年被Facebook引入,最终在微信朋友圈发扬光大。从产品经理的角度来看,“点赞”无疑是个伟大的创新,因为其中包含了巨大的胜似无言以及暧昧拉扯。 

全世界除了毒品以外最让人欲罢不能且需求巨大的产品大概就是“赞”了吧。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Larry Rosen甚至为其写了一本专著《点赞的力量:我们喜欢被关注》,有兴趣可以找来看。言归正传,事实上在社交网络的设计上已经容纳不了更多的情感选项,微博的尝试已经被证明失败。归根结底,“赞”已经包含了一切情感,文字的力量相比之下真的太弱了。

“点赞”这个产品的发明是基于大数据的。Youtube发明“点赞”之前,有一个五星点评的选项,后来发现收到1星的拍客情绪都很低落,但只有一个“赞”的情况就不一样了,收到“赞”的人分析不出其中的好恶,只凭数量来判断,他觉得数量越多就越好,但其实其中大部分“赞”是无所谓或者讨厌也未可知……

彭苏:回答已在提问中——开放,既然是开放的,一个“赞”当然不会满足。添加的态度么,我能想到是“独想”(独立思考与想象)。我觉得,这样或许让人不致盲目“点赞”,也能提炼出有价值的干货。

崔晓火:微信不仅承担了我们大部分的日常会话,也继承了我们大部分的日常误会。对建立在“赞”的数量体系上的社交网络,我常常焦虑。如果说一定要添加一个可以用来平衡“赞”的情绪,我希望是“呵呵”或者“走开”,例如我很想对最近朋友圈里的某马广告说一声“走开”。

张蕾:我觉得社交工具不是太少而是太多……所以没有不满了……#自闭症患者的肺腑之言#

王小祥:添加一个匿名的“不赞”比较好,避免尴尬

问:记者赶稿时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大条

张明萌:睡到中午,买菜煲汤,等待的过程中思考稿件,同时吃掉零食若干,炒俩菜,继续吃,写几段,可以喝汤了,顺便煮甜品,继续写,吃甜品,买水果,继续写,洗个澡,差不多该宵夜了,吃完继续写,找找还剩什么,继续吃……如此直到写完……一般写完稿子,桌面会以电脑为中心顺时针摆满各种食物残骸……#论我是怎么变胖的#

冯寅杰:我用一个同行朋友的遭遇来回答吧。这位同行的邻居把房子装修完后直接租给了4个大三来央视实习的软妹子,因为租客人没到行李先到了,这位朋友就帮她们留了快递,这也是搬到小区两年来她第一次跟邻居打招呼。见面后妹子问她是干嘛的,她回答说,你想想大白天还能穿着睡衣赖在家里的……当然是同行了。

彭苏:每人情况各异,有人享受,有人感觉焦头烂额。总之,不是心态上在“赶”,就是行动上在“赶”。

赵佳月:蓬头垢面,不事梳洗,以前是不食不睡先完成稿子,现在一般凌晨起,绝不熬夜。交稿后通常大买零食,逛花鸟市场,看猫猫狗狗。

张蕾:生不如死……

曹林华:没有生,只想着活——怕交不了稿,被狠心的编辑打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