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 | 哈文不哭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哈雷 日期: 2018-01-03

人气下降最明显的证据不是跌了7%的收视率,而是春晚结束后,连吐槽的段子都比往年少

央视一档访谈节目上,主持人问哈文:“观众说明年还是应该由你来执导春晚,你害怕吗?”

哈文说:“我会哭死。”

这是哈文团队第三次执导春晚,按照她的说法,这次比前两次更为紧迫、急切,也更为困难,比如这次准备时间不到4个月,而往年往往8月底,最迟不过9月也公布了春晚导演名单。比如这次(一如既往的)任务繁重:“第一是节俭,第二要创新,第三还要开门。”哈文认为这次春晚发力点在内容,整台春晚看下来却发现内容比舞台的设置更为简陋。人气下降最明显的证据不是跌了7%的收视率,而是春晚结束后,连吐槽的段子都比往年少。

更让人忧伤的是,作为女性导演,哈文不得不面对“春晚对女性歧视”的诟病。“女神和女汉子”、“投其所好”的女干部,引发众多女权主义者的探讨。网拉得开一些,对女性的歧视与潘长江的矮穷挫、孙悦的体态丰盈一同构成了春晚抖包袱主旋律。说民智进步也好,低级趣味太明显也好,总之不少人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更多人连笑都没笑,骂一句:什么东西。

作为春晚的非典型观众,我对它的记忆停留在赵丽蓉时代:《打工奇遇》里吐槽不良商家,“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如此包装》里讽刺皮包文化公司,老太太还跳了段现代舞。对比着一看,原来没有胖子、没有剩女、没有矮子,还是可以搞笑的啊,格调还更高,为什么今年春晚一定得这样呢?

马伯庸看完春晚说了句“赵丽蓉、赵本山时代,蔡明和潘长江始终在第二梯队,未能跻身绝顶之列。如今绝世高人一去一隐,春晚到了末幽时代,群小喧喧。二老毅然出手,依稀显出昔日江湖一流高手的水准。”转发一万七千多条,赞者如云。

回想2012年,哈文第一次执导春晚时,赞美声还是有的。舞美的变化、内容的创新、选秀歌手的出现,让人觉得:春晚还是能做好看的嘛。2013年再度掌旗,席琳·迪翁都请过来了,也是诚意满满。2014年冯小刚导演搅和了一次,2015年哈文重掌帅印,不知是否年纪渐长趋于保守,或是后继乏力疲态明显,最初的3个任务,除了节俭肉眼可见,剩下两点像是腰斩,使好不容易实现的节俭也成了寒酸。

每次执导春晚,央视都会问哈文同一个问题:“你还想做春晚吗?”她每年的答案都一样:“你问我愿不愿意我肯定不愿意,但是不是我不愿意就可以不做的。”女儿问她,执导春晚,有奖金吗?她摇头。女儿说,那你还去干嘛。想想也挺憋屈的。只能礼节性安慰下,哈导不哭哦。

2015年春晚结束,团队欢呼鼓掌起舞庆祝,哈文在旁边大声说了句:“过了初一还有十五呢。”哦,元宵晚会还是她导。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