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 | 亲爱的,你过得怎么样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李嘎多 日期: 2018-01-03

电影她没一次从头到尾看完过,受不了

《亲爱的》片尾字幕称,“本片根据真人真事改编,部分情节并未真实发生。”有法律人士认为,这是电影制片方采取的规避办法,但是片尾如果有高永侠的真实镜头,并且整部影片会引起观众的联想,无法区分哪些情节是真实的哪些是假的,这样的免责条款是无法成立的。在《亲爱的》台北记者会上,陈可辛向电影中母亲李红琴的原型高永侠致歉:“如果对某个人生活造成影响,我代表剧组和自己向她道歉。”

自《亲爱的》上映,高永侠的日子就难受起来,她委屈:“电影里面说我和别人睡觉,又生了孩子,还给记者下跪,这些都没发生过。”电影她没一次从头到尾看完过,受不了。

在徐州邳州市八义集镇,除了打理农活,高永侠所有时间都花在陪伴儿女上。2007年,在深圳打工的丈夫韩中青带回4个月大的女婴,他们给她取名韩某粤,小名粤粤。后来又拐回男孩乐乐,韩中青骗高永侠说是他的私生子。因手术意外不能生育的高永侠接受了两个孩子,延续韩家的香火,也乐在其中。

变故发生在2011年2月6日,高永侠一家陷入了“打拐”的漩涡,乐乐被确认为丈夫生前在深圳偷拐回的儿童,警方发现粤粤也来历不明,一并带走,送至深圳福利院。高永侠成了“人贩子老婆”。

比起这个称呼,同时失去两个孩子更让高永侠无法接受,她被击垮了,天天把自己锁在家里,抱着孩子的书包和衣服哭。两个孩子虽来路不明,可高永侠一直视如己出。刚抱回家4个月大的粤粤,高永侠喂的是“四五十块一袋的奶粉”,过了三四天,没钱了,高永侠四处借钱买奶粉。

打击太大,高永侠的身体也垮了,她失眠,抑郁,情绪时常焦躁,还患上了高血压。

为了去福利院见粤粤,39岁的高永侠站了25个小时的火车到深圳,在此之前,她连30公里外的邳州城区都没去过。

粤粤一见到她就抱上了,怕她走,拿出饼干说“妈妈你吃”,吃午饭时大口大口嚼,向高永侠证明“我很乖”。福利院允许高永侠把粤粤带回自己的宾馆,粤粤抱着高永侠胳膊不松手,直到晚上9点,工作人员把粤粤带回福利院。

这是高永侠最后一次见粤粤。

去年暑假,高永侠给乐乐的生母熊依妮打电话,电话里,乐乐会刻意回避叫高永侠“妈妈”,用“你”来称呼。可他会把大人给的零花钱偷偷存起来,说“高永侠家里穷,我要存钱将来给她花”。

生父彭高峰觉得,两人之间仍有亲情在,可他们并不愿意让儿子再接触高永侠,怕再出现伤害,无论对谁。

比电影幸运的是,高永侠有一个亲生女儿,18岁,就读于某技校,她是高永侠现在唯一的牵挂。

她本来不知道自己的故事被搬上了银幕,曾经有个导演委托村干部找到她,她没见,那位导演是陈可辛。电影末尾,高永侠的身份信息出现了,她知道后,感觉喘不过气来。“从那以后,我总觉得别人在我背后指指戳戳。”

她希望,制片方能公开说明电影中哪些情节是虚构的,哪些是真实的,“我一辈子都胆小怕事,这次想弄个明白。”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