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 | “两会” 记者蛮拼的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任武 日期: 2018-01-03

如果说这两年有越来越多出格的“两会”记者,也应看作大会氛围更加开放使然

在记者会上,当被问及明星委员如何更好履职的问题时,姚明说:“一方面自己该做得更好,另一方面要看大家的视角,也有一些记者开会时求签名合照的,大家怎么看呢?”

“两会”记者是个特殊的存在,每年3月初起早贪黑地奔忙十几天,闹不好还会因为出格的举动把自己变成了新闻。今年“两会”,先是陈道明与记者席地而坐修改稿件,接着记者又在偶遇人大发言人傅莹后写就一篇过于深情款款的特写,导致舆论批评起记者的专业性问题。批评自然有道理,但如果多了解些“两会”记者的工作状态,也许会更理解他们。

不管是中央或者地方媒体,“两会”期间都会组建专门的报道团队,抽调各个部门最有干劲和经验的记者,但能够拿到的大会证件屈指可数,无证记者只能跑代表和委员的驻地,给代表委员打电话,然后以会客名义进入酒店采访。在寒风中等待三四个小时,不断打电话请求、劝说,是常有的事。在我3年的上会经验中,有太多次守在酒店门外一整天而一无所获的经历。

进入酒店之后你得先从茫然无措中清醒过来,到大堂去搭讪代表委员,好在搭讪只用说一句“您今年有什么提案或建议?”大部分代表委员不认识,只能一边讲话一边偷瞄他胸前的代表证,根据他的建议猜测可能是哪个行业或界别,然后顺着话头提问。

愿意抛头露面的多是企业界和文化界人士,如果想要采访重要官员,必须拿到房间秩序册,硬着头皮敲门,同行称之为“扫楼”。代表委员大多对扫楼没有准备,我就曾遇到一位穿着内衣开门的省高院院长,好在他大方地接受了采访。

进入驻地太难了,必须得四处碰运气,直到拿到有价值的新闻,离开前还要搭讪一位心慈手软的代表委员,“谢谢您,那明天见,到时还得麻烦您出来接一下。”回到同事们驻扎的酒店,听听别人“抓”到了这个部长那个省长,那叫一个万念俱灰,本来打算写半个版,后来主动压缩成豆腐块。

我估计无证记者都像我一样矛盾,想要来年拿到证件,又担心有证时难孚众望。他们的竞争更加惨烈,既要谈出真问题,又要生动鲜活细节饱满,碰到严肃的代表委员真是没辙。我曾跟着一名党报记者敲开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的房门,大师一再推脱,那名记者急了喊一句,“我佛慈悲,大师您就给我说两句,好让我交差啊。”

办公室一位最娇小最会撒娇的女同事,那年守在部长通道,每过来一位部长,她就从隔离线钻进去,柔弱地喊一句“部长”,叉起胳膊就往话筒处拽。部长们如果不愿意谈,远远看到了就一路小跑着进入会议室。

如果说这两年有越来越多出格的“两会”记者,也应看作大会氛围更加开放使然。氛围变化,再加上报道团队的竞争机制,记者压力大了不少,但终归不能牺牲报道规范和应有的姿态。记者更加专业,代表委员更敢言,自然是最好不过。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