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 | 干妈陶的少女心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碧碧 日期: 2018-01-03

同龄的女性,大部分正抓紧着最后一丝力气,欢快地在广场上蹦跶着《最炫民族风》或是《小苹果》,她却划拉着一堆数字,在后面一次次签上自己的大名

老干妈大义凛然的两会金句,让一大拨留学生表示“已经哭晕在厕所”。

每到两会,“老干妈”总会被人拿出来炒一次,今年的主题是“我只赚外国人的钱”。其实这段话去年便说过一次,并被某报纸作为独家专访出街,文中内容与近期报道惊人一致,甚至连脊椎疼痛的细节都如昨日重现。在新词与旧话之间,或许我们只能选择相信陶华碧初心依旧。

老干妈甚少接受媒体采访,但这并不妨碍她的人生经历作为成功学教材流传坊间。这位没读过一天书的贵州湄潭县女子,本名陶春梅,年轻时“也是一朵花”。曾到南方打工,习惯自制辣椒酱拌饭,配方延续至今,成为老干妈辣椒酱制胜的法宝。她开办“实惠饭店”,送给过往司机自制辣椒酱,强大的口碑营销带火了辣椒酱,陶华碧借房办厂,“老干妈”就此诞生。

几乎所有提到“老干妈”的报道,都逃不开一句“不偷税、不贷款、不欠钱、不上市,有多大本事就做多大事”。作为一个拥有数十亿现金流的公司董事长,陶华碧是有足够底气的。更令人惊讶的是,她从来没有打过广告,在营销推广上几乎没有投入。在产品线上,陶华碧也极度保守,一两年进行一次产品更新对她来说已经算快。在市场上,占据“老干妈”销量前三的品种,常年不变。

“老干妈”一直保持着令人惊羡的发展速度。1998年,“老干妈”的产值还只有5014万元,到了2013年,产值已超过37亿元,15年间增长了74倍。而自“老干妈”1996年成立以来,连续17年销售额都在增长,她也成功登上胡润富豪榜。

或许陶华碧自己都不知道这些数字意味着什么,毕竟她没有任何财务知识。同龄的女性,大部分正抓紧着最后一丝力气,欢快地在广场上蹦跶着《最炫名族风》或是《小苹果》,她却划拉着一堆数字,在后面一次次签上自己的大名陶华碧——这是她会写的全部汉字,儿子教会她的时候,她还兴奋地请全体职工吃了顿饭。

陶华碧一定是淳朴的,她亲自捣辣椒,挑水泥,资助穷学生,所有行为都是劳动人民美好道德的体现。她也一定是真心的,不肯贷款“占政府便宜”,不肯上市“让普通人受骗”,“只赚外国人的钱”。看惯了世界大同宇宙和谐的说辞,这位地道贵州农村妇女的话听起来天真烂漫,又让人怜惜得紧。

随着老干妈在国外越发金贵,陶华碧那句“我只赚外国人的钱”,爱国心拳拳爆表,我们似乎终于能借着辣椒酱的猛烈攻势在国际市场争回一口气。她已经快古稀了,早就过了少女的年纪,但言语中的单纯和率直,分明像少女一样动人,每年这会儿她总不忘告诉大家,国家、社会,我有多爱你。

不知她背着背篼、拖着七八十斤的米豆腐在贵州龙洞堡叫卖时,有没有想过多年之后,自己的照片会与苍井空一道,成为中国两大“宅男女神”,出现在无数大学生的桌面,一个在电脑里,一个在书桌上。和苍老师一样,她的故事也被赋予了浓烈的励志色彩。

世事不易,只愿干妈陶平安到老,少女依然。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总第615期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