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 | 出风头的字幕翻译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庞礴 日期: 2018-01-03

英语逐渐普及,美国大片的影迷占领亚洲,几个翻译家把自己关在工作室一周就能翻译一部电影的时代已经过去

中国的译制片制度是进口电影,尤其是进口分账大片,只能由中影集团电影进出口公司分发给八一电影制片厂、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译制中心、上海电影译制厂和长春电影集团译制片制作有限责任公司译制。

字幕翻译者被观众记住,八成没什么好事。字幕配得好了,观众一点没疑虑,全程入戏,也顾不上问这字幕到底是谁翻译的;可若是稍有不慎,让懂行的听出来台词和字幕的矛盾,或者字幕配得太高调,让观众瞬间出戏,那翻译就只能承担骂名了。

户田奈津子在日本电影界有一席之地。她在联美电影的日本总公司工作多年,从事翻译也已经三十多年。对这个诞生并成长于战争时代的老妪来说,时代的变迁代表了英文在日本的地位变迁。

户田小的时候,日本还在二战期间。那时候,英语是敌军的语言,连会说的人都稀有,学习更是无从谈起。战后,随着美国人占领日本,美国电影也开始占领日本银幕。户田由此开始接触英语,并在二十多年后成为一名翻译家,在翻译《现代启示录》和《歌剧院的幽灵》等作品后,逐渐获得业界信任。

常年的翻译工作为她在业界攒下良好的口碑。她的笔记本是斯皮尔伯格的制片公司定制的礼物,每年生日她都会收到汤姆·克鲁斯寄来的生日贺卡。在施瓦辛格、金·凯利、汤姆·克鲁斯、约翰尼·德普等明星访日的时候,户田毫无疑问就是那个贴身口译。

不过相比在明星中的地位,影迷提起户田时,更常用的称呼是“误译女王”。将“两个礼拜”翻译成“两个月”,“你不再是你自己(You are not yourself)”被翻译成“别说谎”,种种翻译硬伤常常让观众一秒出戏,对字幕的译者不满起来。在推特和电影论坛上,充满了对户田的调侃。

户田不太在乎,她不怎么上网,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在论坛中积攒的人气。直到记者采访,偶然问到了“对于被称作‘误译女王’有怎样的看法”,户田才了解到观众的不满。

户田自然有自己的解释。出于保密的考虑,片方留给引进方的时间不多,而翻译的时间更少,常常也就是两三周,这些时间只够她把电影看上一两次,然后着手翻译。在户田声名渐起的几年间,她每年的接片量达到四五十部。早在10年前,日本引进的外国电影总数就达到了2070部。户田并没有提及,这些电影中的大片,多数是由日本电影翻译协会的会员们完成的,而这个协会至今只有20名会员。大量的片子对着少数年迈的译者,再加上有限的时间,错误不可避免。

中国的字幕翻译也面临着一样的境遇。刘大勇和贾秀琰,两位八一制片厂的翻译因为《复仇者联盟》、《银河护卫队》等字幕翻译出错被轮番轰炸。因错译句子(如将应译为“我回家了”的I’m home,译为“我很好”)、屡次音译有实际意义的名词(如将新星Nova译作诺娃,将地球Terran译作特蓝等)、把国产笑话生硬移植到字幕中等,被网友指责不断。

刘大勇们用一样的理由——时间紧任务急、字幕翻译限制大来解释字幕中的错误,但是却没法解释,为什么网上的字幕小组能在没有台本的情况下完成听译,甚至能为影片的文化背景加以详细的解释。而因翻译脱口秀出名的微博名人谷大白话,尽管在今年2月被漫威邀请做《复联2》的字幕,最终作品也未被采用。面对四面八方涌来的电影爱好者,精英圈子里的八一厂字幕翻译的独唱已经持续不下去了。

英语逐渐普及,美国大片的影迷占领亚洲,几个翻译家把自己关在工作室一周就能翻译一部电影的时代已经过去,观众对那些小错误也不再买账。影迷在乎的,不是一两个字幕上的错误,而是打下字幕的人,究竟能否如他们一样了解这部电影。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总第612期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0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