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 | 3个 “布斯” 互相撕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王小荼 日期: 2018-01-03

一切开撕行为的背后都是利益在作祟

雷军、贾跃亭、周鸿祎,这3个自封“中国乔布斯”的中年男人开撕,是迟早的事。

一切开撕行为的背后都是利益在作祟。雷军与贾跃亭的商业生态圈越来越重叠,未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雷军和周鸿祎也因商业生态圈重合起纠纷,雷军背靠的金山系对周鸿祎的奇虎360构成核心威胁;周鸿祎认定手机是移动互联网的入口,想尽办法分一杯羹,不料贾跃亭和郭德英在背后摆了他一道。

雷军

贾跃亭撕雷军

从去年7月份开始,他俩就杠上了。当时,乐视以小米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把iCNTV与小米一起告到海淀区法院,最终,法院判定小米侵权,赔付15万元。

雷和贾原本在各自战线作战,井水不犯河水。但小米推出了电视和盒子产品,对贾构成了威胁。贾对此发起的阻击并没有吓倒心高气傲的雷。今年1月,雷主动开撕贾。小米公司联合创始人及小米电视负责人王川率先出阵,以“乐视生态是一家通吃的封闭模式,铁定完蛋”开火,乐视随即进行了激烈的回击,称“王川自取其辱”、“不懂我可以教你”。双方半斤对八两。

过了3个月,贾的回击充满杀气。他包下整个万达体育场,搞了一个声势浩大的发布会,隆重推出乐视手机和Leos操作系统。更狠的是,贾直接对比了小米手机和乐视手机的BOM(Bill of Material,物料清单)成本,指出小米Note在BOM上加价20.4%进行销售,而乐视手机定价则低于BOM成本,亏本卖手机,直戳雷的命门。

第四回合,又是3个月之后。雷在小米电视发布会上指桑骂槐说,小米电视和小米手机的内容比友商多。他用10亿美金组成了成员超过一百家的视频网站大联盟,总市场份额超过85%,年费全免。这又直击贾的罩门:贾的商业模式是不在硬件上赚钱,而通过内容赚年费;小米索性放弃内容收费,赚硬件的钱。贾釜底抽薪,亏本甩卖乐视手机拖垮雷的硬件业务。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贾亲自上阵抨击小米的视频联盟是松散的组织,甚至不屑与雷在同一个维度竞争。6月15日,王川召开媒体沟通会称,“我们怀疑,乐视电视未经过合法的播控平台。我们怀疑乐视电视违规”,小米的攻击导致乐视股价暴跌7.48%,近两百位乐视投资者组团到证监会进行投诉,控告小米的恶意做空行为。第二天,乐视移动总裁冯幸出面对阵王川,“友商把别人的内容当自己的内容,这已沦为行业笑柄。友商声称的免费内容很多是片花,纯属笑谈。”

贾与雷在开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只因趣味太相投。比如,他们都在积极布局互联网汽车行业。

周鸿祎

周鸿祎撕雷军

想撕雷的人很多,周是积极分子。两人原本是好朋友,雷的一句戏言“马桶上绣花”伤了周敏感的小心脏,骄傲的周开始极力证明自己比雷强。

5年前,金山董事长求伯君推出金山卫士对抗360安全卫士。恶斗高潮,金山卫士宣布360与金山网盾“不兼容”。周连发42条微博深度揭露金山和360恶斗内幕,金山对此发起诉讼,要求周公开道歉并赔款1200万。儒雅的求伯君显然不是周的对手,要知道,周的死缠烂打可是连马云、马化腾都架不住。

求伯君只能忍气吞声地叫兄弟雷军来打群架。雷对周知根知底,他干脆坐了求伯君董事长的位子,既辣又狠地宣布毒霸全面免费,并与小兄弟傅盛的可牛杀毒联手巩固市场地位。如果你以为到此结束,那就太小看雷了。一个转身,雷就揭露360窃取用户隐私,吓得周跳出来指着他鼻子骂造谣。

第二年,周一整年都在忙着跟雷干架。2011年3月,360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雷刚刚成立了小米不到一年。他以为胜了。5个月后,金山在“微点伪证案”中给了周一个下马威,周被迫向金山员工李铁军道歉并赔偿。周转移火力与傅盛互相起诉。

第三年,周改变了策略,将炮口对准了小米手机。参照雷的“轻资产”思路,他宣布要做360特供智能手机,还傍上了大款华为。为了在硬件配置和价格上搞垮雷,360手机任性地比小米手机标准版便宜500元。周、雷二人就像开挂了一样:周说雷是“慕容复”,你的手机返修率太高;雷说周是“东方不败”,你抄袭我的手机。

雷想用互联网的口水淹死周。一张攻击360手机的病毒式图片在网上蔓延。周直接约架雷。雷在网络上隔空蔑视:“他有什么本事约谈我?把自己看得太大了。”约架未遂的周也没做出手机来,华为自己去做手机了。

周深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去找董明珠、魅族这些雷军的死对头,最终情定酷派创始人郭德英。2014年12月16日,周出资4.09亿美金与郭组建合资公司奇酷科技,占股45%。合资公司由周亲自操刀,运作奇酷和大神两个品牌。

周神气起来又去挑衅雷。他说,你看,我做的可是比MIUI更适合小米的OS。

贾跃亭

贾跃亭撕周鸿祎

敌人的敌人怎么也撕起来了?周的战斗性挑战了贾。

2015年6月27日,周任命李旺为奇酷科技总裁、潘志勇为首席商业官(CBO)、祝芳浩为首席技术官(CTO),他准备大干一场。没想到第二天,酷派突然发公告称,乐视子公司乐风以21.9亿元购买了酷派18%的股份,成为酷派母公司第二大股东。

周对贾和郭出奇愤怒。他算了一笔账,发现自己成了傻子。周花了超过24亿人民币在合资公司中占股45%,甚至不是控股方。贾只用21.9亿元就成为了酷派母公司第二大股东。周愤怒地说,谁在背后试图screw(搞)他,他一定要fuck(搞)回去。

郭引入贾可以理解。毕竟,缺少互联网经验,战斗精神又比不了周,酷派很有可能被周掌舵的合资公司奇酷吞掉。但是贾看中了什么?可能的商业逻辑是:一、酷派的专利,郭最值钱的东西。乐视手机在专利储备上肯定比不了酷派,在与小米和其他手机品牌的竞争中,乐视手机需要弥补专利技术短板,进行长线布局;二、狙击周的崛起。即便阻止不了周,也可以坐享奇酷、大神手机对酷派股价的提振,获取投资增值收益。

新一代开撕格局出现了。雷开心了。

周、贾、郭各打小算盘。周的算盘可能是,在合资公司的合作层面上,牺牲控股权但保留实际控制权,绕开郭独自操盘手机业务,获得经验、技术,锻炼队伍。在双方未来的合作关系中,周可以开辟最大的弹性空间。如果手机销量做大了就抛弃酷派,另组自己的手机业务公司。到时,郭手里的专利技术就没有任何价值了,酷派也没有High翻市场的东西了。郭也许正是看到了双方合作关系中的不平等,引入贾制衡周。有了乐视和360两股强大的互联网力量,酷派摇身一变,成为国产手机中最性感的那一个。

只是,他们仨能否和平共处呢?按照三人各自的战斗性格,恐怕难。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总第615期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