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 | 刘刚自认是垃圾,你能怎么办呢?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王小荼 日期: 2018-01-03

感觉这个世界已经无法好好面对面谈话了。要么隔空喊话,要么流氓气死书生

7月9日,日本东京大学外科博士吕洛衿在科学网上发现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钢抄袭自己的一篇旧作。吕博士当初为了写这篇4000字的原创文章,耗费了不知多少精力整理学术资料,并且在文章里详尽注明了信息来源和出处。而现在,刘博士轻而易举地抄袭了他的文章。

较真的吕博士在微博上向不较真的刘博士发起了攻击,“科学网的这位刘钢博士,这样做也太不像一个科学人该做的吧。完全盗用我的文章,又假模假样地把一些段落顺序变动一下,然后装出一副自己写的文章的样子来。做科研的要这样也太让人轻视了吧。堂堂正正署上原作者名有那么难吗?”

刘博士赶紧在不起眼处标注了出处,还@了吕博士,“感谢你对该文章的关注,我已经将该文的出处标注出来”,轻描淡写的态度让吕博士很不满意,他认为,一个人犯错被捉,怎么也要撤下文章,向对方道歉认错吧。

吕博士再次隔空质问刘博士,“没见过这样的博士。被发现了在文章后面加一句‘本文的写作内容基本参考了吕洛衿的,现在有人说我的这篇文章涉嫌抄袭,我就把出处罗列出来’这叫处理了?感谢我的关注?你是基本参考?移动几个段落顺序就叫自创了?”

事情到这里开始起了变化。按理说,刘博士面对人家原主找上门来,挺丢人的,赶紧认错道歉,事也就过去了。但他偏不,竟然回复吕博士“什么是原创,什么是盗版?”还坚称,自己只要不是出于商业用途,大段大段抄别人的文章还不标注来源,就没有关系。有些人就是这么混淆概念,还自以为是。

吕博士彻底愤怒了,也不再顾及什么斯文人的脸面,直指“你的博文就是100%的盗版”。谁知道对方竟然说,“我承认那篇文章就是剽窃了。又当何如?我还不信邪了。”各位看官只能呵呵。如果一个写字的人连嘴里出来的话都控制不住,如果一个搞科研的人连流氓习气都染上了,那他真的是厚颜无耻到家,没救了。

这种奇葩逻辑,引得网民寻臭而来,潮水般的骂帖涌向刘钢的微博,一场两个博士之间的个人恩怨最终升级为网络公共事件。

面对网民的声讨,刘钢摆出一副“我还不信邪了”的姿态,跟网民对骂上了,“让批判来得更猛烈吧,看看我的耐受力如何”、“什么是脸”、“我是垃圾中跳出来的,怎么样呢”、“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我这样不要脸的吧。”

网民形象地把刘钢的行为称为“抓屎糊脸”,按照刘钢的流氓逻辑,很多恶行就有了逻辑支撑,比如:“你为什么插队?”“因为我没素质!”“你为什么剽窃?”“因为我没廉耻!”“你为什么耍流氓?”“因为我是个流氓!”

死不认错的刘钢最终引火自焚,“人肉搜索”将他的个人信息翻了个底朝天。他在2014年写过的一篇论文《中国科研成果评价的反思》被挖出来,其中写道:“在科学论文上剽窃、做假的事件呈上升趋势”、“越是在有名望的单位发生,其破坏性就越大,影响越深远,甚至影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声誉。因此,倡导科学道德教育是一项长期艰巨而重要的任务。”           

最后,连《环球时报》也加入批判刘钢的行列中,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中发表了“耿直哥”的评论文章,指骂刘钢“厚颜无耻地狡辩”。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刘钢最终将相关微博全部删除,科学网博客也设置成隐私模式。

什么鬼?感觉这个世界已经无法好好面对面谈话了。要么隔空喊话,要么流氓气死书生。质疑者、维权者比那些个耍流氓的多付出几倍的代价,结果,你还只是对着一堆垃圾在讲保护知识产权如何重要。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总第615期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