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 | 彭小峰 “破产首富”再战光伏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黄剑 实习记者 程晛 发自北京 编辑 张欢 日期: 2018-01-03

第四次创业,新能源前首富能否找对方向

彭小峰又回到了他熟悉的场景。

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的一间会场内,他用一种并不擅长的方式介绍自己和新公司,这种方式被互联网公司玩得游刃有余。

彭小峰站在讲台上,穿着一件米黄色衬衣,下摆被他用皮带整齐地藏在褐色西裤里,微胖、敦实,大圆脸上习惯性挂着笑容。他不善言辞,肢体语言有限,看起来并不像是一名出色的演说家。摄像机把他的演讲,以及双鬓冒出的一层细汗,一并放大在现场的LED屏幕上。

“我最怕演讲,最怕面对记者,最怕在公众面前高谈阔论。”他一上台便自嘲。台下有数千名粉丝、记者、官员和企业家,用掌声鼓励他。他已经很多年没有享受这样的掌声。

在过去两三年里,彭小峰面对的更多是各种嘘声与质疑,甚至是斥责、谩骂。他是赛维LDK集团(以下简称“赛维”)的创始人,这家光伏企业在2012年陷入破产危机之后,他一直深居简出,避免把自己暴露在公众面前。

四十不惑,他没有了当年百亿造富神话,没有了“中国新能源首富”的标签,也不再是赛维的董事长。沉寂一年多,彭小峰高调归来,以新的方式回到太阳能光伏产业。

在长达40分钟的独立演讲中,彭小峰逐渐摆脱了最初的拘谨和不适,开始在舞台上来回踱步,不紧不慢地介绍自己的新创业项目。

这一次,他选择以服务者的角色回归。他的新身份是阳光动力能源互联网公司(即Solar Power INC.,以下简称“SPI”)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图解欧盟对华光伏双反

再战光伏

“都以为他被打趴下了,结果他竟然站起来了。”国务院参事石定寰如此评价重新创业的彭小峰。

彭小峰早已远离神话,在经历“破产”风波之后,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足足一年。就像他的同行施正荣,自无锡尚德破产后,已经很少被人提及。过去几年,中国光伏产业曾经的“巨头”们大多销声匿迹,江湖已经改变。

不过,彭小峰不想真正离开。1月20日,在北京建国门外的一家饭店里,彭小峰正式宣告回归。他带着新创业项目和数亿美金,重新杀入太阳能光伏行业。“我现在更愿意做自己擅长的事,因为我属兔,胆子比较小,不熟悉的领域不敢碰。”

这一天,彭小峰的新公司SPI推出“绿能宝”,这是一款投资光伏领域的互联网租赁金融产品。根据彭小峰的设计,投资者通过在电商平台投资绿能宝产品的方式,直接购买太阳能发电板设备或太阳能电池,并委托SPI将这些发电设备租赁给需要建设太阳能电站的企业,藉此获得投资收益。其本质是委托融资租赁和售后回租模式。如今,上线半年多,他的绿能宝已经推出了5个系列,共80个细分产品。

即便折戟赛维,沉寂多时,重新创业的彭小峰并不乏号召力。不少知名企业家依然信任他,为他的新项目站台。宣布回归当天的发布会上,史玉柱、许家印等企业家以视频方式,为彭小峰的SPI背书。不仅如此,他们还以资金支持。彭小峰则请来钢琴家郎朗为新项目代言。

在新项目上线前的半年时间里,彭小峰为SPI完成了5轮融资,融了3.2亿美元。在今年5月,他又给新公司引入了4000万美元的投资。给他投资的股东包括:巨人集团史玉柱、恒大集团许家印、动向体育陈义红、科瑞基金郑跃文、联合金融蔡朝晖、城市地产王张兴,以及央企新兴际华、中节能集团等。  

他很乐观,尽管过去在光伏领域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低谷,但他依然坚信这是一片前景光明的市场。5月,在北京北二环的一家咖啡馆里,他笔直地坐在沙发上,遇到不喜欢的问题很少反驳,或者干脆沉默,只要聊到新项目SPI,便像连珠炮一样滔滔不绝。他希望像创立了太阳能公司(SolarCity)的埃隆•马斯克一样,改变新能源领域。

当年赛维的主要市场是在欧洲,一年中有将近一半的时间,彭小峰都在欧洲各国出差。那时候,他的一位朋友在德国金融机构工作,曾邀请他去参观。这家机构名为“绿色储蓄银行”,令彭小峰印象深刻。这家银行与其他银行不同,它将所有资金都投向绿色环保产业,绝不投资其他行业。“在中国,老百姓投资,从来不知道他的钱投在什么地方。”他介绍。

在光伏行业浸淫多年,彭小峰常看到国内很多光伏企业因为融资困难,发展缓慢,赛维最后便是因为资金问题陷入绝境。2011年,欧美对华光伏企业进行双反调查之后,中国光伏产业在海外市场大幅萎缩,国内市场成为最后的避风港。政府也出台了相应政策培育国内市场。2014年,国家能源局敲定当年国内光伏电站新增装机14GW,其中,分布式光伏发电占比60%,为8GW左右,鼓励用户自建太阳能电站。

“实际上这个目标没完成,最后2GW都基本上是凑数的。”彭小峰认为,对于普通中小企业而言,为了节省电费投资建设太阳能发电厂,占用了大笔流动资金,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做的买卖。他要做的,便是帮助这些企业融资建太阳能电站。 

2011年,彭小峰以33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美国SPI公司70%的股份。这家公司在美国投资太阳能发电项目。但很快遭遇“双反”,其订单一年比一年少,到去年已是负资产,只剩下不到10名员工,难以为继,面临破产。

2014年5月,彭小峰淡出赛维,开始重组SPI。8月,他辞去了在赛维的所有职位,专心筹备新的创业项目。

他依然“野心勃勃”,认定这是超过千亿元的项目,渴望打造一个商业帝国。不再像他曾经创立的赛维,只是如焰火般短暂辉煌。

安徽合肥,一个新建成的光伏电站停车场可停放三百多辆小汽车,还可为日益普及的电动汽车完成就近充电

屡败屡战者

2011年秋天,美国开始对中国光伏企业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在这以后,欧盟、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度等国家先后对中国太阳能光伏企业进行“双反”调查,并出台限制政策。中国光伏产业在短时间内失去了85%的市场,进入漫长的冬天。

彭小峰一手创立的赛维在短短几年的辉煌之后,开始连续亏损,更为致命的是因为市场疲软,赛维财务状况日益恶化。截至2012年底,赛维负债总额高达54.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35亿元,资产负债率102.7%。彭小峰曾尝试各种方式进行自救,如出售赛维部分资产、裁员、增发股票进行股权融资等。江西省政府则为赛维提供了20亿元的“赛维稳定发展基金”,以帮助它解决资金困难。然而,赛维依然在破产边缘徘徊。

大股东彭小峰被认为是赛维衰落的主要负责人,在2012年末被迫辞去赛维首席执行官的职位,其他股东推举总裁佟兴雪为他的继任者。在这年最后一个月里,他瘦了10斤。

此后,赛维经过多次资产重组,彭小峰已经沦落为一名小股东,彻底失去对这家企业的掌控力。2014年8月,他辞去了董事长一职,离开赛维。

之后,曾经有很多人找他合作。“有一些投资机构、基金,还有一些企业找我,让我加盟。”不过,他觉得自己最擅长的还是在新能源领域,很难再做其他。“从不到30岁,到现在40岁,最好的时候都在这个行业里。”

不过,在光伏梦断之后,彭小峰很快选择了电子商务,希望藉此东山再起。当赛维陷入百亿债务危机时,他虽然曾设法补救,却有些力不从心。他有些绝望,想再次创业,找过很多项目,最后觉得电子商务是最有可能撬动千亿资金的生意。“他野心很大,希望比以前做得更大。”他的一名前部下如此说道。

就像创立赛维一样,彭小峰第三次创业保持着快节奏。2013年3月,他开始在苏州筹备电商网站“非凡定美社”,4个月后注册成立公司,9月1日网站就正式上线。他对外宣称,投资金额高达10亿元。他以父母的名义成立了这家公司。

网站上线后,他常在微博等公众平台推广这家网站,以及C2B的经营模式。他的心很大,要打造一家巨无霸企业。媒体报道称,他在非凡定美社成立大会上宣布,这家电商公司要在2015年培育1000万会员,年销售收入完成200亿元人民币;到2021年会员规模达到4亿,销售收入达到4000亿美元。不过,彭小峰否认了这样的说法。

然而,理想丰满,现实却是另一番模样。非凡定美社运营不到半年,就遭遇了一连串打击。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2014年初开始,这家电商网站便出现“欠薪风波”,总部甚至人去楼空。“当时有(赛维的)投资者告我个人破产,没资金了,电商网站就撤资了。”彭小峰这次在电商领域的尝试,不到一年便宣告失败。

2014年3月末,彭小峰再次遭遇打击,他被赛维投资人要求个人破产清算。2011年,彭小峰开始筹划运作赛维旗下的多晶硅业务单独上市。在为这家名为LDK硅科技的公司融资时,他同时与三家投资方签订了对赌协议,包括阿波罗亚洲投资有限公司(中银国际在海外设立的投资机构)、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建银国际下属投资基金等共投资2.4亿美元,获得LDK硅科技公司总股本18.46%的可转换优先股。

为了完成融资,他以个人资产作为担保,向投资人承诺:一旦LDK硅科技公司两年内不能完成上市,赛维需要向这些投资人偿还2.4亿美元,以及向每个投资人支付23%的内部回报率和至少1500万美元的股息。

2011年,光伏行业步入寒冬,整个市场持续多年不景气。LDK硅科技公司未能完成上市。投资人阿波罗公司在2014年3月向法院提交申请,要求启动彭小峰个人破产程序,以便偿还其投资款。

对于这次在电商领域的失败尝试,彭小峰并不想与人谈论,甚至有些忌讳。他并不认为这是自己的一次创业经历。“我只是做了一些投资,做C2B网站,从投资角度说,我是大股东,没有参与实际经营,请了二十几人的团队在试错。”他向《南方人物周刊》透露。

工商注册资料显示:非凡定美两位股东分别是彭正祥和刘球媛。他们是彭小峰的父母,但他是这家电商企业的的实际控制人。

这一次能否成功?

1997年,史玉柱投资巨人大厦以致资金链断裂,负债累累,几乎破产。10年后,他创立的巨人网络集团登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其个人资产一度超过500亿元人民币。在很多年里,史玉柱的东山再起一直是中国商界最具传奇色彩的故事。

彭小峰一直用这个故事激励自己,希望在经历破产风波之后,也能一样再创立一家百亿、甚至千亿规模的企业。他最早找到的投资人,便包括了史玉柱。

1975年,彭小峰出生于江西安福县坊下村。父亲彭正祥是个小商人,在附近乡镇做服装生意,对他家教严格。彭小峰从小内向,爱看书,成绩不差,偶像是爱因斯坦,喜欢看关于他的书,留着和他一样的发型。彭从小是个物理迷,梦想做一名物理学家,而不是像父亲一样做生意。他想出国留学,为了能学好英语,初中毕业就考入江西省外语外贸职业学校。他是全县中考第一名,数学满分。中专毕业后,彭小峰被分配到吉安市外贸进出口公司做业务员。然而,他依然坚持着物理学家之梦,想尽办法积攒学费,梦想有一天可以去美国留学。

1997年,彭小峰带着2万元现金到苏州,捣鼓点小商品卖到国外。他做得最多的是工用手套对外贸易。后来,订单多了,他开始自己建工厂,“给什么订单就照着生产”,但主要生产劳保用品,包括手套、服装、口罩、眼镜等。25岁时,他创立的这家苏州柳新集团成为亚洲最大的劳保用品供应商,每年营业额超过10亿元,他已身家过亿。

“公司大了,人一多,就离不开我,收不了手了,就变成商人了,没时间去留学。”彭小峰回忆。2000年,他在苏州买了宝马,购置房产,安心做商人。劳保品产业市场容量有限,做不大,他曾想过自己大概就此在苏州安家置业,过着富人生活。直到2005年,认识了光伏产业,命运彻底改变。

柳新集团的客户大多在欧洲,他因此经常要到欧洲出差。在德国,他看到自己的很多客户在安装太阳能电池板,用它取代传统的供电模式。那个时候,德国政府正大力推广光伏发电,给安装的用户大幅补贴,拥有约8万居民的德国中部大学城马尔堡甚至开始计划颁布法令,要求所有新建建筑及翻新建筑必须安装太阳能板。之后,他去欧洲参加一个商业会议,对光伏行业有了更多的认识。他开始频繁去高校和太阳能协会请教专家,拜访国内的光伏企业。

彭小峰开始了神话般的的创富人生。2005年,他在老家江西新余创立了赛维,两年后带着这家光伏企业在美国上市,成为当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发行规模最大的中国企业,也是亚洲最大的多晶硅片制造商。2007年,32岁的彭小峰以286.6亿元身家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六,被外界称为中国最年轻的新能源首富。他野心勃勃,投入大笔资金,快速扩张,直到折戟沉沙。

如今,彭小峰经历低谷之后,开始做太阳能互联网金融,这是他第四次创业。他的一名前部下希望他可以走得“慢一点”。邦动力网CEO郑敏称彭小峰是个非常野的“野心家”。彭小峰回应说自己是标准的农民,“因为‘野’的旁边是个‘田’字,田就是农民。”他说自己“成功过,也跌倒过,胖过,也瘦过”,该交的学费已经交了,该学习的都应该也学会了。

离开赛维,开始筹备绿能宝时,他在微博里写道:“叶子的离开,不是风的追求,也不是树的挽留,而是命运的安排,自然的选择;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会走,有时候离开并不意味着结束,而是——另一种开始!”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