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 | 潘苏通 “手可摘星辰”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左伊 日期: 2018-01-03

9月8日,天津高银117大厦正式封顶,成为中国第一高楼,而他的主人为此几乎赔上了全部身家

潘苏通的个人爱好和商业兴趣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交汇在一起。2011年,对名贵红酒有着浓厚兴趣的他开始玩转红酒生意,收购了加州和法国波尔多等地的几个酒庄,在广州、天津建了全球最大的酒窖,建成时,每个酒窖能藏700万瓶红酒。

经过2500个日夜的施工建设,9月8日,天津高银117大厦正式封顶,结构高度(指的是不包括天线、钢架、塔冠等建筑附属物的高度)高达596.5米,成为中国第一高楼,仅次于迪拜832米的哈利法塔。同时,117大厦刷新了10项世界纪录,如116层的“世界最高观光厅”、115层的最高室内泳池等。在建成前,117大厦背后“手可摘星辰”的主人——潘苏通一度被认为在做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为此他几乎赔上了全部身家。

作为广东人,潘苏通走着广东商人经典的发家之路。生于广东韶关的他儿时一直跟着祖母生活,直到13岁祖母去世,才被家人送去美国加利福尼亚上学。上学时潘苏通“吊儿郎当”,高中没毕业就回国当了司机,随后通过进口组装零件积累原始财富,并于1993年在香港创立松日集团,销售日本生产的电子产品。此时的潘苏通是典型的暴发户做派,在香港买房,成为美国公民,做着那个年代发了财的广东人最喜欢做的两样事。

时间转到90年代中,潘苏通开始投资足球,创办广州松日足球俱乐部。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的他却一直被足球玩弄,6年间球队连降3级,2000年沦为了乙级球队,球员因为薪水问题而罢练,主教练不告而别,球队的成绩一落千丈。潘苏通投资过亿的财富血本无归,本为爱好的足球最终成了他最不堪回首的往事。

《中国足球内幕》写道,“一个每天都可以随意在餐馆里点鱼翅捞饭的人,偏偏就可能面对一棵新鲜的菜心,因为摊主死活不肯便宜5毛钱而一走了之,顺手拎根大葱回去当蔬菜。”从此潘苏通绝口不提足球,一次有记者让他谈谈中国足球,他干脆地说:“我不懂足球。”

足球投资失败后潘苏通转向了马球。他摇身一变,成了香港的知名马主,两匹冠军驹为他赢来了若干冠军奖杯,马的名字也贴切他的处世态度:“事事为王”和“大运财”。后来他在天津建起了国际马球会,下重金从澳洲、新西兰及阿根廷等地大肆收购良马,创办“雪地马球世界杯赛”,扬言要把天津打造成中国的“马球之都”。

潘苏通时常将“Go Beyond”挂在嘴边,52岁的他在2015《福布斯》香港富豪榜上排第11位。而就在117大厦封顶的4个月前,刚刚经历股市暴涨的高银又经历了暴跌,市值减少了约756亿元,潘苏通的个人资产相当于在一天之内蒸发了两座117大厦。

彭博社问他,股价暴跌感受如何?潘苏通回应:把我的名字从富豪榜上拿下来更好。然而,这位声称不看重财富的商人一直推广自己的高端奢侈品观念。今年他创办了以自己姓氏命名的奢侈品杂志,内容关乎礼仪、葡萄酒和钟表等,其中还有文章指出商务机已经是“必需品”。

当年痛失球队损失一个亿的他可能想象不到若干年后自己翻云覆雨就是几百个亿,大起大落归根到底还是富人的游戏,对于他们,或许不过是马背上颠簸带来的愉悦刺激,并最终自定义为“情怀”。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