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情人】趁着歌声的翅膀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郑照君(佛山电台主持人) 日期: 2018-01-03

时光列车走过我们,变也好,不变也好,“留住一份回忆足够了”

 

12岁前我不听歌,不迷恋明星。因为她,我开始买磁带,学会分辨正版盗版;因为她,我开始留意流行歌坛的消息,收集当时红火的《通俗歌曲》和《当代歌坛》;学会汇款给杂志社购买她的照片……至今已经20年,她在我心中的位置从未改变。她身份证上的名字叫杨岗丽,出道当歌手后,变成杨钰莹。

90年代初,内地大街小巷悠悠传来的,很多都是杨钰莹的歌,从那些动听的甜歌开始,这个江西姑娘成为当时乐坛的偶像。作为国内第一代签约歌手之一,首张专辑《为爱祝福》疯狂卖出20万张,电视剧《外来妹》主题歌《我不想说》的流传,以及那首《轻轻地告诉你》,让她真正红遍了大江南北。刚出道就顶替李玲玉赴港演出的消息,被看成新旧甜歌玉女的交接仪式。之后她一帆风顺,《月亮船》、《等你一万年》等专辑的推出,奠定了她在歌坛的地位,她长长的秀发、甜美的笑容,成为亮眼的标志。和同门师兄毛宁的金童玉女组合,也被认为是内地乐坛最为成功的典范。那几年,是属于她的。

各花入各眼,她歌声里永恒的甜,固然保持了一贯水准,也因一成不变为人所诟病。之后杨钰莹尝试改变,1995年推出专辑《因为有你》,让人听到她散发着忧郁气质的歌声,她在一贯的甜腻中稀释了一些怨,更加细腻动人。首次复出时推出的专辑《故事》,更是把她几经世事的成熟融进歌里,让人感触回味。变归变,她的声音特质还是甜美的。时至今日,几番告别又几次回归的杨钰莹,却还有当初清丽婉转的歌喉。

杨钰莹的演艺生命分成了三段,两次告别都与那段不堪回首的感情有关,那场充满争议的爱情改变了她的命运。第一次说再见是1997年,因为找到了可以依靠的男人,她甘心剪去长发,洗尽铅华。再次淡出大概是2006年,我26岁,在青岛做电台主持。那时的她生活在流言蜚语中,身心俱疲,渐渐淡出人们视野。别人口中的世界似乎跟当事人不同,旁人认定的,任你百般述说也无从辩解。即便她在鲁豫的节目中打开心扉,流言传来传去,还是洗不清。告别似乎是最好的选择。这次,我想她是不情愿的,出了几支单曲,连专辑也无声无息,就那样突然遁隐,芳踪难觅。

2012年,她再次回来。和意料中一样,那个轻轻告诉你的红蜻蜓女孩又回来了。再次出发的她显得更加自信优雅、豁然开朗,唱歌、表演、主持节目,甚至比以前更添了一种美好的韵味,对于幼时迷恋她的歌迷来说,见到偶像还在、还好,慌若时光倒流,再回到1992年,央视的《旋转舞台》上,一位“纯氧美女”在唱着《风含情水含笑》和《茶山情歌》,那是初见的她,也是现在的她。

二十多年,我们都变了。她打开了我通往音乐世界的大门,乘着她的歌声,我飞进这斑斓的世界,从此不再离开。顺着爱好一路走,从乐迷变成主持人,做了记者,又从音乐做到电影……我长大了,她还是那副神仙姐姐的样子,红颜不老。曾在心中预演过很多次和她见面的情形,我要告诉她我从小就是她的歌迷,有她全部的磁带和CD,会唱她所有的歌,最后会再跟上一句:岗岗,能和我聊聊那部无缘观看的电影《时光列车》吗?聊聊那时美好的青春,美好的记忆。就像你的那首歌名一样,时光列车走过我们,变也好,不变也好,“留住一份回忆足够了”。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总第612期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0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