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情人】幽林芳华若冰寒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大仙(诗人) 日期: 2018-01-03

撩发极眸,渺空淡远,轻描浅写之人。闲庭信步,笑傲踏红尘。观尽恶风浊浪,起伏里,日月沉沦。上中下,争名斗利,劳苦悴心身。

 

比起现在的白富美,1965年出生的扬州美女、1982年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女生、1986年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女演员林芳兵,应该是她们的鼻祖了。她身高1米76,足以傲睨群芳,一览众妞小。一阵风过后,自然有玉树临风;一缕烟飘过,必须请芍药含烟。所以,林芳兵当年,是被大自然作成风骨的女人,她要矮10公分,绝对是林黛玉形骸再现,演电视剧《红楼梦》就没陈晓旭啥事儿了。

当下流行的气质美女、知性美女、氧气美女、宅男女神,这些词汇搁林芳兵这里都不好使,因为她全占了。这四大气质在她身上实现了无缝连接。在80年代那片滚落的尘埃中,林芳兵已初显高端大气。

头一回在银幕上看见林芳兵,是1983年在酒仙桥电子俱乐部,看她主演的由北京青年电影制片厂摄制的《我们的田野》,导演是谢飞,男主角是中国改革开放后最早一代“师奶杀手”周里京。那时,林芳兵在片中扮演一位具有田野文艺女青年气息的角色,清新质朴,端雅忧郁,同时,那种天然浪漫的情怀紧扣着我们萌动的心胸。那一年我24岁,顿被林芳兵的气质拿住。破晓中,林芳兵等5个上山下乡的东北建设兵团男女青年,在白桦林中穿梭奔跑,突然镜头给了林芳兵一个特写,梳着辫子的她,在暗夜林中的彷徨好奇,那种少女般的对大自然的惶惑审视,一下击中了我,令我顿感无助而又崩溃痴迷。林中的女神呀,天外的佳人!

从此,我在电影院就跟定了她——《一个女演员的梦》、《夜行货车》、《一个死者对生者的访问》,并补看了她的电影处女作、与陈宝国合演的《幽谷恋歌》。当年,为了一位风雅的女明星,我一路走来,气喘吁吁,直到步履有几分蹒跚……

1986年深秋,北京建国门外交公寓,星星画派先锋艺术家王克平召集聚会,那一晚高手云集——今天掌门人、朦胧诗舵主北岛驾到;中国现代派诗歌极具杀伤力的诗人杨炼亦举杯痛饮;而当时领袖中国前卫画坛的诸多大人物,除托身海外的基本聚齐。蓦然间,万绿丛中一点红,一位高挑风雅的女人正缠着北岛请教诗歌,我一瞅正是林芳兵,顿时惊呆了!

当年北影红粉双煞、中国影坛风云双姝——林芳兵、张晓敏,一个知性、一个野性,多少七尺男儿耗尽肝肠,跪求无望,而我却得见其中之一,小虚荣啊,大满足!

北岛见我,赶紧把我叫过去,跟林芳兵说,大仙也写诗,你跟他多聊聊。我接过林芳兵就问,从哪儿聊,是从舒婷的《致橡树》还是顾城的《一代人》?林芳兵把她发表在《大众电影》上的毕业典礼诗背诵给我听,我说:“还不错,就是意象上差了那么一点儿。”林芳兵问,什么叫意象?我答:“就是意境中的表象。”林芳兵说:“这可太深奥了。”我说:“还有,诗中要有通感,比如——我们握着手,仿佛枯枝握着枯枝。手指和枯枝,互为通感,意象转换,手指可以变为枯枝,枯枝也能化为手指,一切尽在语境之中。”林芳兵愕然:“诗太高深了……”我赶紧转移话题:“诗聊起来没完,还是喝酒。”于是,我跟偶像碰杯,她是干红,我是杜松子。而今回想,那年,她才21岁,文青气四溢。

现如今,林芳兵已入中年,玩起古感觉,专写旧体诗,一首《满庭芳》正是她幽林芳华若冰寒的写照——“撩发极眸,渺空淡远,轻描浅写之人。闲庭信步,笑傲踏红尘。观尽恶风浊浪,起伏里,日月沉沦。上中下,争名斗利,劳苦悴心身。”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6期 总第63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