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再见了,组织!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周琪 日期: 2018-01-03

继“法官”一词被拉下马后,“法医”也难逃被掰开揉碎重新审视的命运

再见了,组织!



“经过苦苦三十年的职业生涯的坚守,我看到一个事实,我王雪梅没有能力改变中国法医队伍的现状,我王雪梅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也没有能力纠正丧尽天良的冤假错案!怎么办?我惟一的路是退出!为了自己未来的清白,我王雪梅必须退出!” 

57岁,中国公检法系统第一个法医学硕士,被誉为“首席女法医”的王雪梅通过孟朝红的微博宣布退出自己任副会长的中国法医学会,并“毅然决然地退出中国的法医队伍”。

3年前,孟朝红的儿子——21岁的西南交大学生马跃深夜回家时在北京鼓楼大街地铁站坠亡,中国法医学会出具的鉴定称马跃的情况符合电击导致急性呼吸、心脏骤停死亡,却没有给出马跃直挺挺倒向轨道的解释。

孟朝红带着法医鉴定书与遗体照片找到王雪梅,后者分析认为,虽然电击致死的结论无误,但马跃生前曾受到一次不致死的电击,致其重心不稳坠落轨道,后再次遭电击死亡。

在一档两人共同参与的电视节目中,王雪梅直言自己知道的类似马跃的事情不止一例,“结论永远都是自杀”,并质疑地铁公司17分钟后才给急救中心打电话,医护人员在确认马跃的心电图成直线后放弃了心肺复苏的抢救,错过了挽回一条鲜活生命的可能,说到激动处,她泣不成声,面对在场的媒体评论员,自称“很失败、很悲哀、很无奈、很无助”。

在辞职声明中,马跃案被再次提起,“这个案子中国法医学会出具了这样一个鉴定结论,对我来说,作为中国法医学会现任的副会长是零容忍的。”

而中国法医学会则回应称尚未收到王雪梅本人以及她所供职的最高检口头或书面的辞职及退会要求,且3年中并未收到王雪梅或马跃家属对该案鉴定结论的异议。

有外媒猜测,王雪梅在此时选择退出与她质疑尼尔·伍德的死因鉴定有关。

从互联网舆论几乎倒向一边的“挺王”架势来看,继“法官”一词被拉下马后,“法医”也难逃被掰开揉碎重新审视的命运。

王雪梅在军营里长大,每天被军歌、军号、军旗包围,她自称有一种战斗的情结,在接受央视主持人阿丘的采访中,她回忆曾用七十斤不到的身体扛起100斤重的水泥,双手握拳,声音高亢,“那时候就知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人的生命的力量太大了,精神能动性是任何物质能量不可比拟的。国外有先进的仪器,我们有美好的心灵,有敬畏亡灵的心灵。”

她自始至终厌恶尸体,却敬畏亡灵,她相信对尸体说谎会遭雷劈,更在冥冥之中感到所有那些被她改变命运的,无论活着的还是逝去的人们时刻注视着她,看她是否如其所言,为死者尽忠,替天行道。

她所理解的奋斗是,不求做最好,但求最真实。

                                (周琪)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4期 总第592期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