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3年轻精神 | 人生得意处澎湃激情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伊琛 日期: 2018-01-03

25-30岁,一个迎接无尽机遇与挑战的年纪。澎湃激情取代初入社会时的青涩彷徨;年轻的理想历经现实冲刷,熠熠闪耀新光;执着秉持的信仰蜕变为制胜武器,它将在前进的道路上助你一臂之力,创造每一处独属于你的人生得意之作。 当直面六位立于成熟分界点的青年代表后,我们决意辟出P25-30的象征空间,最大限度承载他们突破极限、克服恐惧和拥抱未知时的Q3态度。

演员:颜值,就是实力。精致的外貌,一如Q3优雅高贵的外形。 与颜值相当的付出,宣告高颜值与真实力两者得兼

杨洋:陌上君子暖少年

提起小鲜肉,杨洋绝对算一个,形象干净温暖,散发正能量,4月22日,他作为中国的火炬手现身雅典,为2016年里约奥运会传递圣火。

在成为新《红楼梦》中的大宝玉前,杨洋没想过会演戏,那时舞蹈是他的全部。他会将舞蹈融入戏中,但舞蹈与武术动作毕竟无法混为一谈,拍摄打戏仍是苦事一桩。拍摄《盗墓笔记》中的一场戏,杨洋需要赤膊吊威亚、一次性拉到十几米的高空,中间没有停顿,他得迅速踩着周围一切能踩的东西蹬上去。那场戏拍了30多遍,拍完后杨洋胸膛两侧已经全都淤青。尽管如此,演戏还是代替跳舞,成为他的最爱。

一旦爱上,就毫不犹豫,杨洋却在高起点之后遇上了坎坷。新版《红楼梦》并没有让他爆红,之后参演的一系列现代偶像剧反应平平,因为实力代表作品的缺失,这个新面孔渐渐淡出观众视线。出演《盗墓笔记》的同年,杨洋决定与合作7年的老东家解约,甚至因为接下张起灵这个角色与导演李少红对簿公堂;结果作品甫一上映,这个少年立刻夺得大众的注意——当驾控权重归自己,追求演艺梦想的道路被无限延伸。

所幸那段蛰伏期不曾令他消沉,反而累积了实力。他将每部作品都视作磨砺,努力去完成每一个角色,“实践本身就是最好的老师”。过去一年中,杨洋所拍摄的都是有粉丝基础的IP大剧,开播前就得到众多关注,如何能够符合原著角色形象,不负粉丝期待,对他来说是一个考验。

《盗墓笔记》里,杨洋饰演的张起灵一角,被作者南派三叔称为“人间的最终绝色”。全剧始终一身黑衣装扮的他,在幽暗的古墓里常以侧影出镜,额头到下巴呈一条完美的弧线; 观众们似乎突然发现,这个演员的先天条件竟然如此之好——精致的面庞,优雅高贵的外形,如同经过精确计算后雕琢出的完美外形;他对角色的传神演绎也得到了原著粉们的认可,称赞其为“最帅小哥”。

然而,这个年轻偶像,最珍惜的却是自己身上的“军人气质”。他曾是一名文艺兵,接受采访时常把“我是一名军人”挂在嘴边。超高人气下,明星的一举一动都被放大观察。不回避或修饰,杨洋选择直接在真人秀里展现自己的真实性格和生活状态。在话题不断的《花儿与少年2》中,杨洋凭借少说话多做事的登山者形象成功逆袭了观众心目中那个爱美的少年,演员宁静更是直言杨洋就像向日葵,特别阳光。观众们越来越多的关注到外表以外的东西——爱把被子叠成豆腐块的习惯、对身边人的赤诚付出、永远笔直坚挺的背脊,都是这个年轻男孩身上不寻常的发光印记。

演员:颜值,就是实力。精致的外貌,一如Q3优雅高贵的外形。 与颜值相当的付出,宣告高颜值与真实力两者得兼


Q3年轻精神:他不满足天生所拥有的,更在意继承和沉淀,让世界听到不一样的声音。

霍尊:天赋是个可怕的东西

在许多人看来,霍尊出道有那么一点“理所当然”,然而4年前,工商管理专业在读的霍尊踏上歌手的道路时,这一选择甚至出乎他自己意料之外。

幼时他曾想做钢琴家,只是弹得越久,越发现此路不通。行业竞争残酷而激烈,童子功扎实和天赋异禀的人层出不穷,他身处其中,没有独到的优势。“人们都说成功是99%的努力加上1%的天赋,但天赋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霍尊感慨:“如果没有这1%,可能只会有0%的成功。”

还好霍尊抓住了自己的1%——他喜欢唱歌,音质条件优秀,幼时沉浸的音乐环境培养了他对音乐的敏感度,早年的钢琴学习也对音乐创作大有裨益。

但父母却不希望儿子将爱好变成负担,建议霍尊在大学期间选择工商管理专业。然而机会却来得迅速且出其不意。2012年,霍尊在酒吧驻唱,被经纪公司发现,将他推荐至《声动亚洲》的舞台。“怎么突然就当歌手了呢?”他有点儿新奇也有点儿疑惑。

如今的霍尊早已不再有初出茅庐的青涩,26岁的他在乐坛已经成绩斐然。2012年他获封《声动亚洲》亚洲赛区三强;2014年携《卷珠帘》登上央视春晚舞台;2015年为《芈月传》等多部影视作品献声;最近,这位年轻的艺术新秀正满怀期待地等待着5月下旬在上海亚洲音乐节上与费城交响乐团首席大师的合作。

当年的那点儿疑惑,霍尊后来解释为冥冥中的注定。他的目的性向来不强,许多事纯属无心插柳。他自称是一个有些任性的歌手,开心了就唱,累了就不唱;对唱歌的方式没有太多的设计,不需要耗神每个小节加多少个转音;他说如果刻意逼自己,做出来的音乐也只能是机械化的,“而音乐是玩儿出来的。”如果将最初选秀舞台上的他,比作一架系出名门的全新施坦威钢琴,音色出色而优秀;那么此时的霍尊,更像是新流行时代里的BOSE音响,在广泛的音乐风格间自由探索,只为将自己独有的音色肆意发挥。

随性并不等于毫无章法。变声期后,霍尊的嗓音由高亢清亮变得低沉,于是他摸索出属于自己的假声新唱法;音乐创作中,他严格把关,只选择适合自己的元素;歌曲小样出来后,怎样成型、怎样呈现都是精益求精的事,他从来不缺规划。

天赋和努力赋予了他独特的从容感。从《卷珠帘》开始,中国风成了大家对霍尊最深的刻板印象,但他毫不在意,甚至感激有一个符号能让大家记住自己。近期他为国漫《天行九歌》创作了主题曲,“这多好,做的东西不仅是自己喜欢的,还是民族的。”他也从未担心星二代的光环会遮住自身的个性化特质,“什么东西加了二代都感觉不太好”,他笑着说,“但我不会怀疑自己的音乐能力。”

辩手:聪明只是天分,努力才是本分。旺盛的好奇心,扎实的知识储备,不设限的思辨疆界,一如Q3超强智能系统,只为领先而来。

Q3年轻精神:对于提升知能的重视,令他轻松地、无意识地流露出智者本该有的魅力,更赋予了娱乐年代他自己的个性

陈铭:我并不为讨喜而来

“在一群奇葩里,最主流的那个其实不也是奇葩吗?”陈铭这样自我调侃。

因为受从事司法工作的妈妈的影响,他从小就是爱说话的孩子。七八岁时有次在妈妈办公室走廊跳绳,妈妈的同事故意逗他:“小朋友你跳绳声音太大吵到我们了,这里不许跳绳。”陈铭回道:“走廊是公共空间,你不能禁止他人在公共空间的自由活动。而且我是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小学生,跳绳有益于我的身心,你可以建议我小一点声活动,但是你不能阻止我在这里跳绳。”

陈铭说,第一个帮助自己建立价值观的人是姥爷。小时候姥爷总是用讲故事的方式让他认识世界,而他了解世界的方式之一就是阅读。最近在读以色列作家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之前沉溺于物理、化学类的科普书籍,读得杂而广。依靠脑力进行的辩论行为,最是考验个人的知识储备。陈铭以为,辩题不会只在一个领域,跨界的读书是必须的,一位优秀的辩手首先必须是一个充满好奇心和探究精神的人。这一点上就像现代科技的研发进程,需要不断累积凝结无数工程师的智慧。

《奇葩说》录制三季,为网友们提供了各种有争议、有思想的话题探讨。节目中辩手们更是善于博人眼球。看起来温和谦恭的陈铭似乎不那么出位和吸睛,他对这一点颇自知:“不讨喜不重要,我并不是为了讨喜而来。我在这里给大家提供更多元的观点,自己也收获良多,这不是更棒吗?”在《奇葩说》里,因为不吝于表达爱,他总被人笑称“在世界中心呼唤爱”,是鸡汤王。“好好先生”对此很反感,平日努力打下的扎实的功底让他足够自信,他打比喻说:“就好像,你问一个人你的优势在哪里,他告诉你和我一起振臂高呼20声‘我很棒’,那是鸡汤无疑。但如果你来问我你的优势在哪,我会分析你的专业、兴趣,最后再给你一个建议。你可以不采纳我的结论,但我的推导过程是科学的,给予的是经得起回味的观点。”

有意思的是,在前辩论时代,被记住的可能是蒋昌建、余磊、周玄毅的名字和手势;而在后辩论时代,被记住的可能是马薇薇、肖骁、陈铭们的观点,甚至有时,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根本是两个相左的意见。这是《奇葩说》吸引人的地方,提供多元的价值观,有着娱乐的外衣和喧嚣的形式,但其内核是严肃的。陈铭说,这其实也是他加入《奇葩说》的初衷,他的本职工作是教师,希望让学生们乐于思考和质疑,但同时要有接受不同观点的胸怀。有道理的质疑,有道理的批判,最终养成思维的习惯。

创业者:我的不变,就是坚持 “改变”。置于险境,才有平安,一如奥迪Q3助勇敢者直闯风暴之眼,应对任何路况。


Q3年轻精神:因为如新出之犊的无所畏惧,他的28岁故事里充满了一种朴素的,叫做勇敢的价值观;他经营的不是生意,而是真正的自己

刘成城:抓不住的风口有何用?

在年轻一代的互联网创业者中,28岁的刘成城是个特例:他不擅长说话,表达欲望匮乏,乍一看几乎没有锋芒。2015年10月,在李克强总理年内第二次到访中关村时,刘成城成为和总理自拍的三个年轻人之一——在离镜头最远的位置,他刘海蓬松、笑容腼腆。

 36氪是一家互联网创业生态服务平台,致力于满足初创企业从新闻曝光、融资、到办公空间租赁等在内的几大核心需求。当被问起“提前好几年便开始布局,终于在去年迎来创业大潮的风口”是什么感受时,刘成城语气淡然:“风来了,抓得住才是我们的,抓不住高兴个啥?” 他将这种态度视为“冷静”。毕竟走过大起大落的2015,在目睹太多冒险、剧变、幸存与失意之后,“冷静”才是人之常情。

 在外界看来,36氪是一家科技媒体,但刘成城不讳言,他有新闻理想,但是不多。36氪的媒体业务本质上是信息的聚合,是创业服务的“入口”。目前全公司三百多人的团队中,媒体业务仅有四五十人。传媒业的艰难时世也从未成为刘成城焦虑的来源,相反地,他正在享受创业窗口期的巨大红利,并马不停蹄地前进。

全速发展的创业公司,CEO该做些什么?刘成城的答案是,招人、定方向。当他本人的管理 “带宽”不够时,他招来更擅长管理的联席CEO魏珂。当“氪空间”需要分拆运作时,他招来地产界资深人士钟澍。最近为扩充高管团队,刘成城每周面试5到 10个人,他最核心的标准是“长期”——个体与公司要能够利益绑定,进退与共。而他自己则更像一个终端检测器,观察着每一个人,在需要的时候及时出手,支持到底。

 2015年4月,刘成城成为湖畔大学第一期学员。某次,马云对一个学员说:“你只有把自己当成狗屁公司,改革好了也是狗屁公司,改差了也是狗屁公司,你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彼时36氪正在快速成长中,作为把控方向盘的舵手,刘成城每天要面临无数 “艰难的决定”,马云的话犹如一记棒喝——想要自如应对任何态势,首先必须调整心态。  

当意识到在资金、团队都不匮乏的情况下,决策能力真正限制了自己,刘成城变得从容起来。“比如我只有500万,我们原来太担心这500万是不是丢了,花钱是不是要谨慎一点。但如果变成500万算什么,老子还能赚回来,就没什么难了。”看起来没脾气的刘成城终于撂了句狠话。他知道自己需要再多一点点冒险精神,就像需要一件虎虎生风的新战衣。创业,投资,做媒体…一路走来,从容应对各种挑战;正因为有着不惧改变的胆识与魄力,这位天生的“冒险家”得以比他的模仿者更具有市场和竞争优势。

刘成城最近的日程表排得太满了,看上去他是在两件事的夹缝中接受了电话采访。我问是什么原因让他这样拧紧发条,他的答案依旧理性得不像一个年轻人——他甚至从没提起过“梦想”之类的词语。“我想公司变得更安全,变得更长期。”

投资人:细节与胆量,一个都不能少、虚实博弈之间,眼光机敏、嗅觉独到的人才能洞悉未来。一如Q3,在每一个细节上定义品质与实力。

Q3年轻精神:每处细节中的未知与不确定,都会勾起他强烈的征服欲,其刺激度不输给最终大胆决策的瞬间

刘立坤:29岁成为中国顶级创投人

金融科班出身的刘立坤最早在国外从事金融财务工作,他对企业运营中体现的数据、财务指标非常敏感,能从中洞悉未来趋势,进而培养了他机敏的眼光和独到的嗅觉。

今年年初,美国财经杂志《福布斯》评选“Forbes 30 Under 30”榜单,其中囊括了科学、媒体、娱乐、创业等十个领域内30岁以下的亚洲领军人物。熙金资本合伙人刘立坤位列其中。

回国之初,刘立坤加入银泰资本,开始关注金融、社交和移动互联网领域。他主投过的项目包括积木盒子、Mo9、碰碰、坏男孩社区、和力辰光、寺库和陌云科技。他所在的熙金资本是2014年新成立的人民币和美元双币风投机构,也是银泰资本二期基金的顾问管理者。

积木盒子和Mo9是刘立坤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投资的两个项目。这让“后起之秀”的他在圈内声名鹊起。对于投资,刘立坤有一套自己筛选项目的标准和原则。创业团队素质是他做出投资决策的第一考量因素。

2013年,积木盒子这家新创P2P金融平台才上线三个月,刘立坤却果断出手,抢投了A轮。在他看来,积木盒子的创业团队很优质。三个联合创始人中,董骏曾在金融机构工作过,还创办过融资担保公司,懂得金融市场的运作规则;彭笑玫是去哪儿的前COO,懂得互联网的经营法则;魏伟曾就职于华为、诺基亚、飞利浦,也有过独立创业经历,长于运营。之所以敢先下手为强,只因他习惯了细致的分析每一处未知,智慧地保证前行每一步的安全性。有“积木盒子”这样的创始人团队在前方开路,足以确保他搭乘这趟路程的安全与澎湃动力。

创业团队身上具备的复合性和专业性最终打动了刘立坤。他特别重视创业公司的团队组合,“有经验的创业者,团队的年龄都偏大一些,创始人基本都是连续创业者,他们都对所从事的行业非常了解,思考都比较深。”这条投资纪律在他的其他投资案例中也体现得很明显。比如,碰碰项目,创始人Andy曾担任过Zynga中国区总经理,掌管全世界最大社交游戏公司第二大的工作室;另一家创业公司Mo9,其联合创始人华律、张臣及核心团队成员均出自PayPal公司。

刘立坤是一个理性思维主导的投资人,即便是朋友间的项目,如果他觉得这个事成不了,或者还未瓜熟蒂落,他也不会轻易投资,“我们还会是很好的朋友,但我会告诉他我的看法。除非团队真的非常棒我才会投。” ——这种严守每个细节的审慎态度,正是其“进可运筹帷幄,退可安心经营”的精神所在。

对于现在新兴的90后创业潮,刘立坤保持谨慎的投资态度。他希望90后创业者能更多地了解市场,积累更多经验,如此反复验证、形成自己的创业思路和想法,锻炼精神和道德上的坚韧,“而不是不经过分析就跟风创业,看别人做什么就做什么。”

刘立坤还很享受与创业团队、创业公司共同成长的快乐,“做投资最有意思的地方是和公司一起成长,看着它一点点变大。”这是他成就感的主要来源。

创业者:谁care别人的人生?我只想做自己的先锋。家境优渥,却乐于吃苦,摸爬滚打,屡败屡战。享受路上风光,一如Q3,生来就是为了出发。

Q3年轻精神:朝气蓬勃的事业背后,有许多看不见的劳动维持着它的运转,成就了他每一次“敢为先锋”的成功与失败。

柴可:坐在粉色公司里的男人

直男柴可的办公室深嵌在一片粉嫩中:粉色的墙纸,粉色的logo,粉色的卡通吉祥物,粉色的宣传册,粉色的访客挂牌;走过粉色的走廊,廊边每一扇办公室门上,都镌刻着古希腊女神的名字,阿芙罗狄忒、雅典娜、赫拉、海丝蒂亚…… 

七年前,23岁的柴可不会想到,自己在互联网创业里摸爬滚打几载,最后打开市场的竟会是一个女性经期管理App。2009年,柴可从加拿大毕业回国,没有像很多富二代那样子承父业,或是借助出身优势和家族资本起步;而是选择摆脱人生的剧本,自编自导做主角——带着自己在加航打工赚下的50万,打算投身互联网,“用科技管理健康”。 

那时候,移动设备还不似今天这般无孔不入。柴可和朋友们共同开发了一款糖尿病健康管理App——父亲是多年糖尿病患者,忌口颇多,柴可想为这些病患们开辟交流平台。结果令人失望:日活跃度最低时只有一个用户访问。“连我爸都不用。”柴可回忆道。 

初战告败,他又尝试了中医轻问诊、减肥管理软件……每开发新产品,若三个月看不到爆发期,他便会考虑转向。就这样扛到2011年,公司财政几近撑不下去,员工纷纷离职,只剩下核心团队,最后,是柴可妻子掏出自己赚的5万渡过难关。 

这是互联网创业大潮的第一轮淘沙,许多人没闯过这一关。一旦出发,无论在高潮低谷、顺境逆境,柴可从不踌躇,一心迎难而上:“我觉得健康这个领域是没错的,只是可能还没找到正确的切入口。”直到成功来临前那一刻,淋漓尽致地享受每次的投入与尝试。

“大姨吗”无疑是他创业中的转机。爱人每月大姨妈都姗姗来迟,他上了心,记录后却发现,这不过是生理周期偏长带来的表象。但这也启发了他:何不用科技记录管理经期? 

2012 年初,国内应用市场尚没有同类软件,仅有的一个英文软件界面简陋、功能单一,设计相当不人性化。产品设计成功的前提,便是高度符合目标用户群体的特征。他想到开发一个“粉色萌萌哒”、让女孩子一看就喜欢的 App,于是有了“大姨吗”。快速爆发期终于到来,仅三个月左右,真格基金、天使湾创投为之投下数百万天使投资,紧接着第二年完成来自红杉资本、贝塔斯曼的两轮投资。 

分羹人很快出现了。如今在手机应用商店搜索“经期管理”,相关女性工具软件有六十多款,两年前更有吵得沸沸扬扬的公关战——作为“双寡头”的大姨吗和美柚剑拔弩张。 

“没人分羹才惨,说明没人看好你的领域。但我们不主动攻击别人,保持自己的底线。一旦挨打,我们这有AK47、有核弹,弹药准备充足了,随时可以反击。”他少有地用语强硬,对公司的实力十足自信。大多数时候,柴可全然没有盛气凌人的气质,休闲西装里套着帽衫,像一个温和的邻家大男孩。 

“你们的AK47是什么?”我问。 

“一纸公文。”他提及公司的商标注册、创业公司自我维权的重要,数次强调政策、法律和规则。时至今日,他称两家公司各有发展方向和用户群体,但都在摸索盈利模式的隧道里跌撞前行。互联网创业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7期 总第655期
出版时间:2020年12月2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