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相】芳邻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刘天昭 日期: 2018-01-03

隔壁住一个老头儿和他的妻子。

 

隔壁住一个老头儿和他的妻子。很少见到这位女士,只有一次,我们扔一袋旧衣服,在楼梯口撞见,她非常难为情,说想拿家去,看看有没有自己喜欢的。这也令我们十分难为情,并且吃惊于她的怪癖。她带点江浙口音,大花头发烫得一丝不苟,走在小区里简直像个退休的副教授。

每隔几天,就能听见老头儿高声训骂,没有任何反抗,还是要骂上一两个钟头。身体实在太好,倒不如赶紧衰弱了,少一点祸害。我一边诅咒他,一边想着老太太也许还是希望他一直健康地活着,就觉得十分上火。

好在还有个女儿,隔三差五就来了,声音比她爸更高,而且更急,机关枪似的。我就希望是在骂她爸,给她妈报仇。扫射之后一片死寂,苍蝇都被气流拍死在墙上——砰的一声,铁门甩上,高跟鞋哒哒跑下去。我忍不住趴窗看,一个瘦小的女人,走出门洞,奔向一辆银灰色现代轿车,坐进驾驶位,门也不关,像是散热呢。还真是生气啊——我像想象中的日本人一样感慨着,回到座位。很快听见高跟鞋哒哒地跑上来,凶狠狠地拍门,高喊几句,才又走了。

还有个儿子,大高个儿,说话慢条斯理,估计脾气像妈。可能在附近上班,有时候中午来吃饭,在楼梯上就听见吐露吐露吸面条。除了冬天最冷那俩月,他们家木门总是开着,老式防盗门的上半截儿,就只有几根铁栅栏,蒙着窗纱。大概江浙人不怕冷,讲究通风。我开门的时候,经常扭头看。老头儿穿旧白跨栏儿背心儿,塌腰坐在门厅的单人床上,握着遥控器,仰着脖子,看冰箱上面的电视。电视老大声。好几次看见他在厨房和面——那么他是北方人,电视也开着,倒不怕费电。总是新闻节目,尤其是国际新闻。我猜他关心钓鱼岛的事儿,没准儿盼望打起来。

有一天早晨,可能4点多,老头儿大声吼,一直吼到6点多,啪地甩上门,才安静下来。那木门就关了一天。转天深夜,得有两点,听见拉抽屉、开柜门儿、摔箱子,老头儿间或低吼两声。后来我就睡着了,睡着了还想,这是老太太要走了吧,去闺女家?比儿子家好点儿,儿子那样,估计啥都听媳妇儿的。木门又关了两天,我都忘了,傍晚回家,上楼又听见电视声儿。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6期 总第63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