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江湖】车战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胡须勇 原名潘志勇 系香港14K的3名掌门人之一 日期: 2018-01-03

上回说到碰到了一个阔别了十几年的小弟和一个认识了差不多三十年的江湖朋友,勾起了两段江湖往事,我小弟的故事已经表过,今回续说我跟江湖朋友的故事。

胡须勇坐着小弟阿John的车到旺角 图方迎忠

上回说到碰到了一个阔别了十几年的小弟和一个认识了差不多三十年的江湖朋友,勾起了两段江湖往事,我小弟的故事已经表过,今回续说我跟江湖朋友的故事。

约三十年前,我开着奔驰280SE从尖沙咀回家的时候,正值深夜四时左右。途中我从倒后镜发觉好像有一辆汽车跟踪,那时我正帮几家夜总会和九龙麻雀馆“睇场”(看场),经常和那些在场内搅事的帮派分子冲突,惹来很多衬家(仇人),所以出入也非常小心。转入美孚的高速公路时,我突然加快车速,看那辆车有没有跟着加速追上,果然那车加速跟随贴近,我断定那车的目标一定是我。我再加速同时将车身左右摆动,故意想碰撞它的车头,我的车是出名的硬,但它闪避得很快,仍然贴近追着我,互相追逐至美孚消防局前的红绿灯。前面有车辆在红灯前停着挡住去路,我被迫急刹车,眼看对方车辆急停并跳出3名大汉冲过来,起码有一人拿着武器,我也从车内拿出经常摆着的木剑(学空手道用的,很坚硬)跳出车外。当时我并不怕,就算打不过,也有机会跑到对面大厦高声求救,美孚的保安严密,很多保安员是退休警察,大多我都认识。奇怪的是,当我喝问他们时,其中一人突然号令其他两人回车,疾驶而去。我一头雾水,但总算避过一劫。

过了几天,一个小弟带了朋友给我认识,说他是香港区某帮派的要员,叫世X,一开口就说对不起,他说记不记得前几晚那件事。我恍然大悟,面前的人好像就是那晚叫其他人回车上的人,他说那晚并不是寻仇而是想打劫。他们几人专门选那些名贵汽车而司机又是单独的下手,说我真大胆,“明知我们几人有武器都敢用车向我们撞来,当时我们都很气,想着拦到你不只打劫还要砍你几刀。幸好我们冲过来的时候,虽然你不认识我,但我认得你,所以今天叫你的小弟带我过来赔罪。”我说,“不知者不罪,以后不就是朋友嘛。”

这种情形也遇过几次,其中一次我刚从348的士高出来。驾车离开时,照例留意有没有车辆跟着我,结果发现一辆深蓝色车牌AX5XX1的车跟着。驶到平安大厦时,我收到348的老总棠棠来电,说知不知道有车跟着你。原来楼下的保安早已发觉这辆车很可疑,几个钟头前已经泊在对面马路,不去玩,几人轮流留在车上留意着出入348的人。当保安们看到我驾车离开,他们就一起上车跟着我离开,保安就通知老总棠棠叫我小心。我说已经知道。他说要不要派几个保安过来援助,我说也好,不过不须那么多,我已经召了一些小弟在旺角文华戏院门前跟我会合。

从油麻地到旺角,我都用平常速度行驶,快到弥敦道山东街前一条街,我突然加速,那辆车亦同时加速,我到山东街前突然急刹车左转,对方的车不知我有此一招,一冲而过,在弥敦道已不能后退。当我到避到文华戏院门前的时候,小弟们和348的保安已到达,我也不见那辆车出现。坦白讲,如它出现,肯定“冇运行”(不走运),人车一定报销。在街上、戏院、夜总会、酒廊碰上的衬家几十年来都不知凡几,回想起来,四肢健全,没有受到什么大伤害,可算命大。

不知是否上天安排,现在要我患上癌症,不断折磨。本月9号我找主诊陈子敏医生复诊,他刚从外国开完医学会议,他说这次会议的一个议题刚好说到如我这样多次复发的病人,发现很多都被癌细胞侵蚀至脑部,发展到此都欲救无从,所以他建议我这次除了身体部位做静电子扫瞄之外,脑部也要做磁力共振。今天到医务所看检验结果,护士量血压时,说看过我的验血报告,非常漂亮。我说单是血漂亮没有什么用,她说估计没问题,报告几天前已经收到,如果是有问题,“医生立即会叫我们通知你回来,隔了这么多天才叫你过来,应该没问题。”

果然有幸言中,医生说有悲有喜,但喜大于悲,肝上的两粒癌细胞已经消失,胃的一粒也正在缩小,不过手术切口边缘长出了一粒新的癌细胞,面积很小,现在不需化疗,脑部也没问题,4个月后再查。总而言之,也算奇迹!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总第612期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0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