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相】一见大哥误终身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刘廷飞 日期: 2018-01-03

那样我们就都还记得,我们未曾老去,我们要一直出发。

大哥并非姓大名哥,领导吩咐得多了,便成了大哥。那时我们来自五湖四海,在央视附近的梅地亚中心长期驻会,只有大哥神龙见首不见尾,风雨无阻每晚必须回家。

后来,进入体制,开始团结奋进的新生活。我初来乍到,免不了受江湖上各条好汉接济,这其中便有大哥。

话说大哥端的是仗义疏财挥金如土,更兼使枪弄棒吃拉弹唱。这哥们儿善解人意,又讲义气,无论头圆头方的在他这都会很投缘。与之相处久了,会经常充满幻想血脉贲张,幻想兄弟几人戴顶范阳毡帽穿领皂布直掇,挎一口戒刀扛一杆丈八蛇矛,矛上挑个葫芦,怀揣散碎银两行走江湖。或突然爆发世界大战,我们一起用无产阶级的愤怒铁拳砸碎帝国主义的枷锁,等到全世界人类解放时,我们在欢腾的人海里热情拥抱。当然幻想归幻想,热情拥抱这种事情只能发生在80分割全羊。

大哥是个具备浓郁屌丝气质的高富帅,放着大奔不开,天天骑着一台雅马哈电驴穿行长安街,有次下雨,被人溅一身泥点子,一秒变屌丝。还有一次,发动机因下雨熄火,尽管他十分努力,蹬得那么上规模上档次上质量上水平,车还是纹丝不动,于是他只能在细雨中以极艰难的步伐把爱车送回家。我心想,此人如此爱驴,必是张果老转世。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同样没有无缘无故的屌丝。大哥常说到他以前在学校的各种风光,但那些风光在工作单位严重水土不服,现在工作不如意家庭不美满,潜移默化自己就变成了屌丝。我曾准备用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等令人精神分裂的口号鼓励他,但发现人生真的如大哥所说,早好晚不好晚好早不好,一直都好的死得早。

有段时间我和大哥以及默子,以珍惜和默子为数不多剩余时光为由,脱离单位大锅饭体制开始自主觅食,不料享乐主义奢靡之风一发不可收拾,次数频繁到大家都投以异样目光,让我怀疑是不是情节特别严重性质特别恶劣数额特别巨大,连党中央都惊动了。后来发现我们总是把自己想得太过重要,大家异样的目光不过是因为从没见过吃猪下水生大蒜吃到乐此不疲的人而已。真正的惊动,是默子继续坚如磐石,大哥却是说走就走。

当然,大家还可以经常在一些晴朗的夏夜在分割全羊见面,那样就不会出现因为炭火熄灭面临无肉可吃的尴尬局面,不会有一瓶啤酒就解散的灰暗战绩,那样我们就都还记得,我们未曾老去,我们要一直出发。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总第612期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0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