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 | 一个陌生的莫扎特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不言 日期: 2018-01-03

是的,挖掘真相是考古学家的事,而不断重返历史、重新讲述,才是剧作家的使命。

2016年英国著名剧作家彼得·谢弗逝世,英国国家剧院复排他的代表作《莫扎特传》以作纪念,并通过NT Live呈现给世界观众,近日首次来到中国。机会之难得,在于这部剧阵仗太大,鲜有复排,此次请到伦敦南岸交响乐团现场演出,并且让乐手带戏,偶尔群魔乱舞,偶尔充当历史的冷眼旁观者,即使乐章太短不过瘾,也称得上是正剧之外的鸿篇巨制了。

尽管以萨列里加害莫扎特这则阴谋八卦为主线,彼得·谢弗的《莫扎特传》并没有沿着黑化萨列里的路子走远,而是挖掘了萨列里在遇到一个目中无人的音乐天才时,产生的羡慕与自卑、嫉妒与仇恨。演员F·莫里·亚伯拉罕因电影版《莫扎特传》萨列里一角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时,就有评论称,萨列里这一人物本身就是个得奖角色。该角的主题词不是邪恶、嫉妒,实则是痛苦。本次英国国家剧院版本中,萨列里由卢锡安·萨马蒂饰演,同样演出了这角色的丰厚层次。

剧中充斥了萨列里的大段独白——从临终回忆开始,倒叙莫扎特初入维也纳宫廷时,乐师萨列里亲自作曲迎接他。萨马蒂演出了萨列里最初的意气风发,而莫扎特不羁的性格与艺术上的天赋则让他猝不及防,他意识到艺术追求与个人能力之间的鸿沟,也意识到品德和努力带来的成就有限。尽管萨列里对莫扎特音乐的赞美全无节制,并“为之颤抖,双眼模糊”,但最终还是因嫉妒而生的仇恨占了上风。

独白淋漓尽致地体现了萨列里的自我怀疑、拷问及与上帝的对话,并最终打破了他对上帝的信仰。他说:“艺术领域没有公平可言。”作为剧作家“信仰三部曲”的终章,《莫扎特传》延续探讨了人与宗教的关系,结局同样值得玩味。萨列里垂垂老矣即将被人遗忘之际,早逝的莫扎特却凭音乐流芳千古。气愤与绝望之下,萨列里选择通过宣扬自己迫害莫扎特的故事,把自己的名字永远与天才相联,这是凡人对上帝安排的嘲讽,也是萨列里在这场天人之战中最后的胜利。

台词虽多,却并不让人枯燥。萨列里代表了凡人,爱吃甜食,压抑欲望,那款“维纳斯的乳头”(白兰地糖霜包裹的罗马栗子)就好比玛德莲蛋糕之于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成为《莫扎特传》中萨列里的一记标识。这个细节佐证了他和莫扎特在艺术追求上的差异:与莫扎特甚至有些放浪的艺术激情相比,萨列里的甜嘴如同他雕琢的音乐,是一种过于精致的嗜好,一种克制之后的欲望。

莫扎特则厌恶萨列里在音乐上的保守和无趣,他跳着脚喊:“为什么意大利人这么害怕哪怕一丁点音乐上的复杂性?”艾丹·吉伦把音乐顽童演得到位,媒体评论称,他以金色灯笼裤、糖果粉马丁靴和充满肢体活力的表演惊艳了全场。

编剧彼得·谢弗曾明确表示,他就是希望表现一个和人们印象中完全相反的莫扎特。这个莫扎特自鸣得意、轻浮、爱炫耀、喜欢尖声狂笑、说各种下流笑话,据说当年撒切尔夫人看过首演后到后台抗议:“莫扎特不是这样子的。”导演彼得·霍尔淡定回应:“我相信您会发现,他就是这样的。”是的,挖掘真相是考古学家的事,而不断重返历史、重新讲述,才是剧作家的使命。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总第612期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0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