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 啤酒馆的偶遇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 图、文 叶舒婧 日期: 2018-01-03

有些地方,就是不会让人空手而归。圣彼得堡也由此让我拥有了一个值得念想的凝固的时刻。

Tips

历史上有不少名人生活在圣彼得堡,包括普希金、陀思妥耶夫斯基、果戈里、高尔基、柴可夫斯基等,有不少著名博物馆和奢华宫殿,但相比莫斯科而言,圣彼得堡整体餐饮水平和性价比都不高。不推荐只剩下一张金字招牌的“文艺咖啡馆”。

圣彼得堡郊外的普希金城(Pushkin),值得留出一整天时间游览。其中最为著名的叶卡捷琳宫的琥珀屋,推荐夏天前往,可由维捷布斯克火车站搭K545巴士直达。

从莫斯科到圣彼得堡,四小时车程,让人感觉真正从亚洲跨入了欧洲。圣彼得堡火车站前是个宏伟的环岛路口,大到可以瞬间让人忘记自己的存在,又令人充满激情、斗志高昂。200年前,从乌克兰农村来到圣彼得堡讨生活的果戈里,大概也是类似的心情吧。

气温骤降、阴雨绵绵,我跳上通往城中心的小巴,穿过湿漉漉的涅瓦大街,所见皆是巴洛克、洛可可式的古典建筑,看不到任何带有现代钢筋水泥气息的大楼。360度无死角的应接不暇,没错,圣彼得堡就是一座巨大的露天博物馆,里面更分门别类地收纳了美术馆、博物馆、教堂和园林,构造如同俄罗斯套娃。

对如此“欧洲范”的城市,我一向提不起太大兴趣。紧锣密鼓地进行“参观式旅行”,包括逛博物馆和宫殿,对我来说都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在旅行中吸收信息,我倾向于渗透型的。最适合我逛圣彼得堡的方式是这样:从能眺望喀山教堂的甜品店Bushe,到普希金曾经高谈阔论的文艺咖啡馆,到伊萨克大教堂边的创新俄国菜Cococo,最后在冷雨中躲进连锁餐厅Brynza,点上一碗加了大量莳萝的奶油土豆汤和一个鼓鼓的半圆形鳟鱼合子饼,开始一顿热乎乎的满足中国胃的晚餐。

所谓的景点,都是两个歇脚点之间的附带品、散步时的消遣地,冬宫广场不会比旅舍门口的无名小公园更吸引我,童话般的洋葱头教堂也很难激起内心的任何波澜。

旅行进行到后来,你会发现,自己不再因为一个城市所带的标签特意前来,仅仅是正好来到了这里。你不抱期待、毫无眷恋、没有目的,只是路过,喝了两杯咖啡、在斜风细雨中走过几座桥,去24小时营业的超市买过一瓶格瓦斯,便要离开。

正因为没有期待,才会有礼物降临。仍旧是下着雨的午后,我正悠哉享用12道菜式的套餐(光甜品就有五道),这顿午餐从下午1点进行到快4点,正当我得意地将感悟带着坐标发到朋友圈,没想到,很快收到一条信息,“我也在圣彼得堡,今晚就离开,要不一起喝杯酒?”

消息来自我很喜欢的一名旅行作家,我们在社交网络上相识已久,收过他赠的随笔集,追读了他的每一篇游记,却一直没有机会相见。如今,火车时速高达605Km/h、坐船能去南极,只要有网络,声音和影像只需一秒就能传到世界的任何角落,然而我们却很难和想见的朋友立刻见面,除非碰到可遇不可求的好时机。

我立刻买单,跳上巴士奔赴城市另一端的啤酒馆。20分钟后,我已经坐在他对面,点了一杯卡布奇诺,激动不已。

我俩穿着同样牌子的运动鞋、卡其裤和休闲衬衫,背着双肩包,就像两个准备商量下学期课程的中国留学生。事实上,会面太突如其来,我们只能吐槽不会英文的俄罗斯人、一直下雨的糟糕天气,讨论接下来的旅程。我们现在都是自由写作者的身份,独自上路,生活并不窘迫,没必要挖空心思考量怎么省钱,做得更多的一件事是观察,他说,我在啤酒馆待了一个下午。

“我也是,只不过在餐厅。”

有些地方,就是不会让人空手而归。圣彼得堡也由此让我拥有了一个值得念想的凝固的时刻。

冬宫前的妇人

喀山大教堂祈祷的人

普希金常去的文艺咖啡馆

圣彼得堡街边的老人

瓦西里岛古港口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总第615期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