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 | 光从哪里来?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蒯乐昊 日期: 2018-01-03

《奇迹——贝里尼家族与文艺复兴特展》首次将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的真迹同时带到中国,此外还有安吉列科、多纳泰多、委罗基奥、鲁本斯以及现代主义大师安迪·沃霍尔、波依斯、达利、杜尚等459件艺术作品,横跨6个世纪,回溯了文艺复兴的源流。

走进上海浦东的喜马拉雅美术馆,首先被地上的互动装置所吸引,巨大的触屏在脚底掀起波浪,仿佛置身涨潮时分的沙滩,走在触屏上的每一步,都带动圈圈涟漪。这是地中海,而你正踏浪而来。

在幽暗的展厅,眼睛会自觉地寻找光线,然后你看见了光。

作为达·芬奇的拥趸,仅是两幅小小的达·芬奇原作,已经足够我在展厅里做长时间的呼吸吐纳。手稿之外,达·芬奇存世画作并不多,板上钉钉的也就不到二十幅。几天前,佳士得宣布下月即将拍卖的《救世主》就是2005年才被重新发现的,它曾在1958年以区区45英镑的价格被交易过,研究人员花了整整6年,直到2011年才由伦敦国家画廊宣布这幅作品应为达·芬奇所绘。《奇迹》展中的《达·芬奇自画像》在发现和鉴定上也经历了许多奇诡,这幅自画像跟收藏于都灵图书馆的达·芬奇素描自画像的姿势、衣着都很相似。这幅木板油画是2008年在意大利南部发现的,在清理画作之后,画板背后出现了字迹:为了酬谢PINXIT MEA。

坦率说,这幅达·芬奇自画像在技法上是稍存疑问的,尤其是眼睛和嘴角附近光线和线条的处理方式。但是在一系列鉴定专家的背书中,比较有说服力的是:在画作原始颜料上发现的指纹与列昂纳多·达·芬奇在《抱银鼠的女人》上发现的指纹一致,字迹与《大西洋密码》上的字迹一致,并且检测结果显示,画中使用的是列昂纳多的蓝黑墨水。

法国卢浮宫9月底刚刚公布了初步鉴定结果,裸体女子素描《Monna Vanna》中,达·芬奇参与了绘制,这幅素描很有可能是油画《蒙娜丽莎》的素描手稿,在素描的人物边缘有一些小孔,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常常使用这种针刺法,将草稿复誊到油画布上。《Monna Vanna》还有另一个油画版本《裸体乔康达》,一般认为是由达·芬奇最宠爱的弟子萨莱完成的,这幅画也在本次喜马拉雅美术馆的展出之列。

在艺术品鉴定上,DNA是另一个制胜法宝。达·芬奇的晕涂法常常是以手指和手掌在画面上直接揉擦的,因此很多画作中可以提取到他的指纹和掌印,达·芬奇理想博物馆在此基础上,从14世纪到21世纪,重新勾勒出达·芬奇家族的族谱,并确定了其家族的直系在世后代、坟墓以及历史上定义为达·芬奇的“遗物”。

“男性的直线遗传线让我们可以检测到染色体Y,它会保持相当的稳定性,即使在15代之后也能检测得到。”达·芬奇理想博物馆馆长亚历桑德罗·维佐西说,博物馆和最出色的科学家以及研究机构合作,排列出了达·芬奇的DNA。

《奇迹》展的展品来自两部分,一部分是意大利传奇家族贝利尼的家族收藏,另一部分则来自达·芬奇理想博物馆。贝利尼家族的祖先雅科布·贝利尼被视为威尼斯画派的创始者,他的儿子乔凡尼·贝利尼更是文艺复兴的巨匠和先驱。这个以艺术、财富和收藏为己任的家族到今天已经是第21代。在展厅中,你可以看到数百件收藏按照贝利尼府邸的原样展陈,如实还原了贝利尼家族在文艺复兴时期的客厅、餐厅、起居室、私人祷告室和收藏厅,包括美第奇家族的大床和拿破仑三世尚是婴儿时睡过的摇篮,甚至连展厅之间的门头都是从贝利尼先生家的门上拆下来,运到现场按原样组装的。路易吉·贝利尼老先生说,贝利尼家族历史绵长,可惜每一代都男丁不旺。这位曾经叛逆、当过歌手、拿到意大利圣雷莫音乐奖、开过全球巡回演唱会的老先生后来老老实实回归了传统,接管下家族百年荣光的收藏事业,他说:责任没办法放弃,因为文化是一种道德。

《圣母与子》,多纳泰罗,意大利,68 x 40 x 30厘米,彩绘赤陶,15 世纪 拷贝

《达利的胡须》,萨尔瓦多•达利,菲利普•豪尔斯蔓;西班牙,美国;17.7x14厘米,原版合成照片,1954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总第615期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