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可以解决改编的烦恼吗?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张书玮 日期: 2018-01-03

电影总是不会白白完成,这些畅销原作的确有精采的设定和故事,但畅销的原因又远远不只设定和故事,还有时代、社会缩影、城镇邻里,更重要的是身涉其中的人。

《解忧杂货店》近来做中国翻拍版,一时间又有很多人谈论。英皇电影其实买下了这部电影在华语地区的版权,港台都正常上映,独独要在内地翻拍,既是对日本班底在内地的市场号召力不放心,也对票房成绩有更大野心。这逻辑听起来有些诡异,但外来文化经本土转化后,如今的确比外来的品牌更有吸引力。

《解忧杂货店》中国版剧照

有趣的是,《解忧杂货店》日本版的导演广木隆一,正好是一位对改编电影上瘾的导演。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是小有名气的软色情电影作者,慢慢进入大众视野,先后两次有作品入选日本电影旬报的年度十大,2003年的《振荡器》是他口碑的巅峰。2007年开始,广木的胃口大开,原本排斥商业化的他,开始大量拍摄漫画和小说改编的电影,转用青少年偶像担纲主演,名副其实地成了“大IP导演”。曾经的性和暧昧如今买少见少,青春、梦想和纯爱成了他的主题。

从文字世界到影像世界的改编不容易。文字制造的弧线可以藏得比影像更深,伏笔可以更多,线索和剧情逆转也可以玩到最极端。东野圭吾的原著在前半部几乎只抛出悬念和线索,不给答案,每一章都如开新篇,推动故事滚雪球一样进行下去,在后半部才慢慢逐个揭开谜团,把悬疑小说会用上的技巧放在温暖的轻小说里,会畅销也不意外。

广木隆一没有把每一个抛出的线索都完整地放进电影里面,而是保留主线,重新缝合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从改编技巧来说,日本电影版绝对合格了。接下来只是用常见的电影技巧,把线索连接起来。导演也努力保留那种线索不断出现、稍后再慢慢放出答案的做法,整部戏的节奏调动也没什么可挑剔之处。

原作和《深夜食堂》也有相似之处,都用陌生又熟悉的市井之地,用人情和街区的温暖编织平淡又煽情的故事,它动人的方程式也都需要那些人性闪光、需要日本人的压抑和内敛,来完成一个又一个感性的循环。

中国要想翻拍这样的故事,其实首先要清楚故事本身吸引人的地方,不仅仅是情节和主要角色之间的人际关系。《深夜食堂》《麻烦家族》和《解忧杂货店》原作受欢迎的原因,不只是因为作者给出了一个有趣的设定,更因为这些设定是牢牢扎根在日本社会现状之下的,其中的奇幻成本可以天花乱坠,可是日本社会认定的价值观、日本城镇中的邻里关系、跨过不同世代日本人彼此的感性连结,这些仿佛是故事的先决条件。所有精彩的对白和剧情,都依附于这样的前提。《解忧杂货店》从无网络时代讲到经济腾飞,再到泡沫和社交平台时代,没有粗暴地用几个符号去唤起人们的记忆,而是把身处其中的人物的心态详细地呈现了出来。如果要改编这样的故事,中国制片方或许应该想一想,你的食堂应该设定在城市的哪一部分?你的家庭应该有怎样的中国式烦恼?你的杂货店应该和怎样的写信人互动?

这些原作也会使用偶像演员,可是导演都很清楚,他们不见得是这部戏的主角。出演过多部所谓日本大IP作品的红星山田凉介,他的脸部特写也远远少于杂货店和商店街的全景。直到电影开始十几二十分钟后,观众才可以清晰地辨认出主演原来是杰尼斯有名的偶像。

电影总是不会白白完成,这些畅销原作的确有精采的设定和故事,但畅销的原因又远远不只设定和故事,还有时代、社会缩影、城镇邻里,更重要的是身涉其中的人。仅仅考虑情节和明星,这些故事无论怎样盘算,都很难真正的出色。


《石雨》(1993)

导演:肯·洛奇

诸事不顺的小人物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阻力。左派导演肯·洛奇中期推出的作品依然带着浓郁的反商业色彩,有独立电影的原生气质。导演手法的精巧和文本的随和相得益彰。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6期 总第63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