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 来到秘鲁科尔卡大峡谷,仿若回到故乡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张海律 日期: 2018-01-04

卖萌小孩跌跌撞撞地坐在游客中间,男人送上热薄荷茶,织妇在万事达卡的标签下,示范着各种作物怎样在染料浸泡后成为彩色纱线

Tips

 峡谷地区交通不便,建议在普诺参加两天一夜的旅行团,经过峡谷主要景点,前往秘鲁第二大城市阿雷基帕,或反向旅行。更偏远的Cotahuasi峡谷,根据相对平坦边缘标高和河谷距离的测算定义,被认为是全球最深峡谷(3354米)。而之前我们认为最深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5500米),即便依从河谷到峰顶的距离标准,也只是全球第三。

 2016年9月开始,秘鲁对中国护照持有人实行有条件免签,只要持有效期为6个月以上的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或申根签证,或在这些国家和地区有长期居留史,可免签进入秘鲁进行旅游或商务活动,有效期为180天。

从的的喀喀湖畔的普诺入境,往西南方向,经过地球上第二深的科尔卡(Colca)峡谷,到达南方重镇阿雷基帕,短短四天的秘鲁行程,让我仿若回到家乡滇西北。大太阳、深峡谷、盘山路、手工布、赶街子……普诺是大理,科尔卡峡谷是怒江,阿雷基帕是楚雄,而最热门的库斯科和马丘比丘显然是丽江。街边食物一样是裹着香辣酱料的炸洋芋、烤肉和水果汁,菜市场外有穿着同样鲜艳裙袍的女人,摊贩卖着同样的苞谷,扫一眼印加人后裔或混血儿的长相,简直也和我国西南边陲的少数民族一模一样。

旅游大巴从海拔3800米的大湖畔,爬升至差不多与雪线等高的“高反区间”,在4910米的地球最高市场Patopampa——一处被七八座五六千米高的火山围绕的公路顶点——停了下来。有几位显然还没到玻利维亚磨练过的乘客,下车后奔向路边,难受而又努力地试图再吐出点什么。对面Mismi峰北坡5170米处,一条裂缝中涌出的水流,在1996年被科考队确认是亚马逊河最遥远的源头,它往山下流淌,依次朝北再向东拐去,汇入其他越来越宽阔的支流,最终在旅行了6992公里后,抵达巴西东北部大西洋沿岸的入海口。

极左武装组织“光辉道路”近四十年来都以游击战的形式活跃于安第斯高寒山区,洗村劫舍袭击投票站,宣扬极端革命主义思想。即便政府的强力打击已让该组织淡出新闻多年,残余势力却依然在这两年接连发动袭击,杀死8名军人、3名警察和2位平民。当然,对于其他旅人来说,这些并不值得关心,“光辉道路”不过是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名词,惬意泡着野温泉、在小镇文化中心跟着即兴舞蹈的印第安小妹兴奋旋转、大汗淋漓地躺倒在她怀中才是正事。

与我们晚饭后的广场舞相反,峡谷区最迷人的村落杨克(Yanque),那座印加混血巴洛克大教堂前的广场舞,是在清早下农田干活前,由穿着传统服饰的女人随着印第安迪高的节拍完成的。翱鹰人在边上收费拍照,向导用他们听不懂的英语小声提醒,“这些雄鹰都是被剪了翅膀和脚趾的,飞不高也飞不走,你们不去照相不给钱,就可以断了这些虐鹰人的饭碗。”更多随处可见的收费拍照景观是羊驼,由年长的妇女牵着,站在马卡村(Maca)广场前,却只等来游人迅速掏出相机的偷拍。“Alpaca最好吃,和绵羊差不多,Llama肉太干了没意思,Vicuna因为产出高质量的羊毛而最宝贵”,身边熟悉不同羊驼种类的朋友,对着街边的“家族肖像图”解释着。这个村落曾在1991年被火山毁灭过,而今背后6025米的Huaica Huaica又冒着浓烟,重建的简单平房估摸着逃不过下一轮火山喷发的命运。

这个比科罗拉多大峡谷深两倍的山区,最不可错过的景观是Cruz Del Condor(神鹰十字架)。因其知名度和路边即停即看的方便,这里几乎变成了游客汹涌的“人类十字架”。若将视野转移到天上,或许可以这么描述一日游攻略:安第斯雄鹰家庭旅行团每天早上8点到10点,都能在左岸凸出1.2公里的峡谷上方平台,看到成百上千的壮观人类。等大巴离去,借着上升的暖流,展翅飞过右岸骤然凸起3000米的群峰,进入安第斯上空高速路,去马丘比丘附近饱餐一顿羊驼和兔子大餐,黄昏前再飞回人类散尽的峡谷。

视角回到人类,还是和云南团队游一样,行程中也有民俗工艺品店,不会强制购物。卖萌小孩跌跌撞撞地坐在游客中间,男人送上热薄荷茶,织妇在万事达卡的标签下,示范着各种作物怎样在染料浸泡后成为彩色纱线

4910米的地球最高市场Patopampa



峡谷地区居民最多的Chivay镇

峡谷地区居民最多的Chivay镇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6期 总第63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