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大制作不该有的B级片趣味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张书玮 日期: 2018-01-04

尽管玩弄情怀在如今如此常见,其实并没有人想回到过去,它只能反映人对现实的失望。

B级片之所以存在,不无道理,它是工业发展时的灵活机动之举,是大制作的补充,可以把工业内次一级的资金调动起来,也让一些次热和冷门时段更容易安排。无论普通观众还是狂热影迷,他们都理解且接受,B级片自有它们的制作标准和审美取向,大家自然也不会用超级大片的规范去要求。新拍摄的《奇门遁甲》却让人犯难。

这部徐克监制、袁和平执导的电影据说花了2.5亿人民币,班底来自五湖四海。宣传团队鼓足了劲,想让人联想到80年代港产片的黄金时期。徐克与袁和平也以想象力丰富著称,哪怕对白换成国语,许多影迷还是希望可以带回一些香港电影的老味道。

相比1982年版的《奇门遁甲》,故事当然变了,旧版的杂糅趣味却也不见了。旧版以戏说的视角开篇,从野史争斗到乡野隐士法术比拼,虽然无形间流露出恶趣味,却将各种风格肆无忌惮地放在一起,摆明玩闹,也让观众轻松自在。新版《奇门遁甲》一开始的市井片段并无不合理,起了个好头。在客栈内的第一场缠斗不新鲜,风味却保留颇佳。

但故事再进行下去,就有点超出主创的控制。奇门遁甲大战外星人这样的桥段不可行吗?问题似乎并不出在概念上,徐克执迷的特效展示,终于走火入魔。在《狄仁杰》系列中,特效纰漏不少,但至少在剪辑和场景上,特效带来了一些视觉上的惊喜。而这次的外星人和怪兽画面,却直接将华语电影的弱点暴露无遗,无论是设计、贴图还是流畅度,都仿佛成本不高的网络游戏,与精致的人物服装、室内搭设形成突兀对比。叫人看不出,才是特效。特地要人看穿的特效,至少不该在这个级别的投资中出现。

问题核心并不只是审美。它或许是一种移植,80年代那天花乱坠的嫁接,也许过了三十年后,徐克和袁和平认为,那样的趣味在2017年的模样,就是《奇门遁甲》的表达。但这趣味是奇怪的,夹在大片与B级片中间,2.5亿成本,即便在美国也是一部投入不小的中成本商业电影,此前红透美国的《小丑回魂》,它的成本也就3500万美金。但观众坐在电影院里看一遍,绝对不会看穿《小丑》的特效瑕疵。同样成本的《奇门遁甲》,却非要用这笔钱去做几个拟真度极低的外星怪兽,用大制作的成本去落实B级片趣味,显然违反工业发展规律,它只能算一次任性,是主创对80年代港产片的执念。

这执念也不陌生。吴宇森念念不忘双雄、枪战与白鸽,不忘惺惺相惜和硬汉情结,又在《追捕》里复现一次。结果同样令人遗憾。情结这东西在流行文化里可以再现,可自有它本身一套公式。只为了重现的创作,永远没法重现。唤起记忆的同时,新作必须本身足够扎实,才可以承载那种记忆。若不然,便只会让人加倍怀念过去,对创作者来说,这是一种酷刑,也是封印。这种怀念会阻断创作者以后的路,把他们的时态永远限制在过去。

终极魔王非得是外星人不可吗?土法特技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吗?故事永远只能在几个角色之间打转吗?袁家班的精采动作还是只能交给威亚来完成吗?怀旧的细节无法成就一部电影,但欠考虑的制作细节却可以轻易毁掉一部电影。尽管玩弄情怀在如今如此常见,其实并没有人想回到过去,它只能反映人对现实的失望。《奇门遁甲》在2017年的表现,恐怕也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心灵暖阳》(2017)

导演:克莱尔·德尼

主演:朱丽叶·比诺什  热拉尔·德帕迪约

德尼放开了严肃社会题材,转向深入女性内心。《心灵暖阳》表面上看像中年女性的爱情故事,但其实是在拍一种自我荡失。朱丽叶·比诺什看起来在怨叹自己总是得不到爱情,真正恐惧的是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有爱的能力,也怀疑是否还可以发现同样诚恳的人。当人生进入某一阶段,一些感情成为过渡,她看不到享受生活的希望了。德尼的镜头看似平凡,但每一帧都美得来不敢细看。她把一种人生状态拍出了细致和圆润的镜头感,用完美和低调的视觉完成了这个几乎没有戏剧性却充满跌宕的故事。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总第612期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0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