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君王论】曼德拉的伟大导师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蔡子强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 高级讲师 日期: 2018-01-03

监狱,是平庸之辈的牢笼,但对于有为之身,未尝不是一个铸炼的场所。

 

南非前总统曼德拉上周四于约翰内斯堡家中,在家人陪伴下安详辞世,享年95岁。

曼德拉不只是南非人的政治领袖,也是举世的精神领袖,从他身上,可以看到人性的光明面,为人生散发正能量,以困厄来铸炼心志,以爱和包容来化解仇恨。本期我们先谈第一部分。

曼德拉的人生近三分之一在牢狱中度过,他是如何捱过这段日子的呢?在其自传《Long Walk to Freedom》中有详细描述。

曼德拉提到,为了打击囚犯的意志,狱中有很多做法。入狱后,有非洲国民代表大会(非国大)背景的囚犯,会被勒令脱光衣服,在风中站一个多小时,目的是让其难堪;只准非裔囚犯穿短裤,明显是歧视他们;至于牢房中被子单簿、食物粗糙,更不用说。监狱不准囚犯使用任何计时工具,不让他们有机会看到时间。为了进一步摧毁他们的意志,狱方更把政治犯与强奸犯、谋杀犯、抢劫犯囚禁在一起,或者一起劳动,让前者受到后者言语或肢体挑衅,以及抢食物等骚扰。

曼德拉并未因此被拖垮,为了维持斗志,他在狱中为自己做了一个日历。他认为若不想被狱中生活压垮,就要努力保持健康的体魄和充沛的精神,这才是长期抗争的基础。他保持自己对事物、对这个世界的兴趣和喜悦。每天早晨,他都坚持练拳,他还坚持跑步,不能长跑就原地跑。

其次,则是努力保持尊严。监狱是一个消磨人意志的地方,曼德拉的对应方法之一,就是把衣服洗得干干净净,把院子打扫得一尘不染。他认为一个人在外能成就丰功伟业,固然值得骄傲,但身陷囹圄时,能把琐碎之事做好,也一样能为自己找回尊严。他带头在狱友中掀起互相学习的风气,自己更担任政治和经济学课程导师,这座监狱后来被人称为“曼德拉大学”。

与曼德拉有近20年深厚交情的《时代》杂志执行总编辑Richard Stengel,是曼德拉自传《Long Walk to Freedom》的幕后操刀人。后来,他以自己与曼德拉无数次深入对话的所闻所知,撰写了探讨其领导哲学的《Mandela’s Way: 15 Lessons on Love, and Courage》一书。

Stengel说,曼德拉一生有很多老师,但其中最伟大的一位,非监狱莫属。那里“犹如一座熔炉,去芜存菁,将他锻炼得更为坚强。牢狱教会曼德拉自制、纪律和专注,这些都是他视为领导的要诀,并且让其人生更为完整”。

曼德拉年轻时的好友,曾当过非国大主席的Oliver Tambo,如此形容年轻时的曼德拉:“狂热、情绪化、敏感,总是一下就被别人的侮辱和施舍刺痛,反击报复。”但Stengel发现,出狱后的曼德拉已经把这些缺点一一洗刷掉,完全看不到了。反而,他常听到曼德拉赞赏别人的词汇,变成了“稳定”、“从容不迫”、“有节制”。一个人对别人的赞美往往反映其自我的心灵世界,因此,这些也反映了曼德拉的自我形象。

Stengel说,当自己第一次踏上那个囚禁了曼德拉20年的罗本岛时,特地去了一趟囚禁曼德拉的囚室,当时他惊讶得倒吸一口凉气,因为那根本不是人住的地方。那是一个非常狭小的空间,当年曼德拉躺下后,不得不蜷曲着睡。Stengel说从此理解为何监狱让曼德拉变得如此能屈能伸,因为那里根本容不下一个膨胀的自我,无论精神还是肉体。

Stengel说,与此同时,曼德拉必须每天对抗权威。作为囚犯领袖,为他们争取改善待遇和权益,曼德拉很多时候要与狱方交涉,当中自然少不了妥协,他得很小心狱友如何看待他,取得平衡,他能察觉同伴对他有何观感。虽然是在狱中,但比起出狱之后他要做的领导工作,其实不相上下,甚至更多。虽然他与世隔绝,但牢狱成了他的小宇宙,在此探索领导真谛,而他拥有大量的时间思考,不断自我修正,不断自我修炼。

监狱,是平庸之辈的牢笼,但对于有为之身,未尝不是一个铸炼的场所。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6期 总第63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