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情人】蜘蛛女之眼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法兰基 日期: 2018-01-03

“我不能够给谁夺走仅有的春光,我不能够让谁吹熄胸中的太阳……”可惜,我们最多不过是在这个画面之外凝视,或者假装那只帮她打开留声机的手。

 

新蜘蛛侠的女朋友怎么看怎么不喜欢:眼睛太大、头发太红、声音太粗、身形太壮,她帮蜘蛛侠拯救世界的时候恨不得自己也能飞天,怎么这么女强人!抱怨了半天,有朋友幽幽补充了一句,“你怎么可能喜欢她?又不是邓斯特。”

关于邓斯特是否够美,朋友间充满了争议。觉得她不美的可以说出一大堆理由,从发色到瞳色,从平胸驼背到不怎么笔直的腿,而硕果仅存的两个坚定地认为她美,就连找理由都不屑。我一直觉得谈论美不应该是庖丁解牛,谁要对着局部细细分析?还不如盲人摸象,第一直觉才是发自内心。对,克斯汀•邓斯特才是支撑我看这个动漫系列的惟一动力。不是所有超级英雄的女朋友都需要在男人落难的时候突然变得强大,乖乖待在被拯救的故事设定里,充分展示柔弱无助也很好啊!比如我的女孩简:我喜欢她时不时湿淋淋地出现,碎花衬衫湿身紧贴却没什么诱惑感,头发软塌塌的、完全无形,就像她在剧中扮演的糟糕的女演员一样,但只要镜头对着她的眼睛,就能让我停止呼吸。

其实我看邓斯特的电影不多,能记住这双眼睛的片刻更少,也正因为少,才更深刻。也可能对我来说,看到她的起点太高。《夜访吸血鬼》实在惊艳,这个十来岁的女孩怎么就有一双成年女人的眼睛,复杂深邃,洞悉生死又看淡一切,又纯洁又邪恶,仅眼神的表现力就已经大大超出了年龄,但是当她陪伴蜘蛛侠在大楼间跳跃,我欣赏这份柔弱的同时,又隐隐觉得不安,我希望那个女孩长大,好奇这种小小的神秘的美感经历岁月会变成什么样子,又失望于她已经长大,这双眼睛有预期的黯淡无光,像色笔马马虎虎抹了两个点的皮球。就像秀兰•邓波儿,你怎能想象她不是卷毛头和蓝眼睛,穿着小皮鞋在钢琴上跳踢踏舞?

邓斯特与女导演索菲亚•科波拉前后合作过两次。《处女自杀》相当好,她恰到好处地演出了科波拉需要的迷茫,她在片中的死亡像一朵鲜嫩的花被利刃劈开,一个水晶瓶子瞬间粉碎,但是《绝代妖后》就不够好看,浓烈的脂粉、时代的沉重都不适合她,惟有最后一幕,她扮演的皇后玛丽•安东瓦内特仓皇逃离,在曙光中最后望向曾经纵情声色的凡尔赛宫,麻木不仁又留恋不舍的表情,真是精确。

我甚至窃喜她最近几年在电影之路上走得并不顺畅,虽然几部电影都没能回到当年的甜心盛况,但就像童年的宝藏还未暴露风化就已被我封闭收藏,藏于小小的时光胶囊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确切的埋藏地点。2011年,她出演《抑郁症》中那个面对世界末日的不正常的女孩,有着超过正常人的拥抱死亡的勇气,半夜躺在水边岩石上,光洁的身躯听天由命地裸露着,像一颗闪闪发光的钻石。就算她凭借此片拿了戛纳影后,也让观众痛苦纠结,心绪难平。不如在冬日晴朗的午后看一看她的轻喜剧《如何众叛亲离》,她跟西蒙•佩吉那种生硬固执的英式幽默碰撞出好玩的火花,而且有了同场竞技、肉身丰盛的梅根•福克斯,邓斯特只需穿一袭小黑裙和一双平底鞋,就轻轻松松跳出残酷的竞技场,如周迅击败赵薇,张曼玉完胜刘嘉玲,靠的是什么?就是那一抹风尘世外的轻盈。

这是谜一样的双眼。在《伊丽莎白镇》里,想象自己就是那个倒霉失意的奥兰多•布鲁姆,参加完父亲的葬礼打算回大都市了结生命,无意中遇到一个粘粘糊糊又甜如糖浆的女孩。她是空姐,别人都不愿意飞夜班,客舱内只我一人,她总是在我最不想见她时出现。她喜欢戴一顶红帽子,像灯罩盖住一头亮闪闪的金发,无时无刻不在微笑。我带着她送我的一本手册上路,那是她的手绘地图,哪里有食物、哪里有故事,转角新的风景,还有每一段路上的旅行音乐,都像加了蜜的云南白药,不知不觉又甜丝丝地治好了我的心灵创伤。脑子里反复都是这样的画面,她穿着一双酒盅底的黑凉鞋,金发乱乱的,在百叶窗下尘土飞扬的光线里配着这样一首歌一个人跳舞,“我不能够给谁夺走仅有的春光,我不能够让谁吹熄胸中的太阳……”可惜,我们最多不过是在这个画面之外凝视,或者假装那只帮她打开留声机的手。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期 总第619期
出版时间:2020年01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