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娱乐 | 艺术衰落日,道德登场时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柏小莲 日期: 2018-03-07

这是艺术从业者不得不面临的困境,大到好莱坞,小到张杨,莫不如此。

张杨导演的微博个人说明叫“一个自由的人”,虽然他从去年两部西藏题材电影宣传期结束之后就没有更新过微博,但并不妨碍眼下评论区里挤满了前来围观“转世荷西”的吃瓜群众。

故事发生在北京和大理,前后持续了一段时间,一个92年出生、有志于电影事业的女孩一头扎入电影圈之后,东张西望,左冲右突,最后,她把自己跟张杨的爱欲纠缠写进了公号,短短数小时,冲上十万加,算是以剑走偏锋的方式暴得大名,虽然这声名持续的时间注定非常短暂了。

这件事中,女方先成为群嘲对象。她的确是先捅了窟窿,但是这举动本身诚意十足,情感表达充沛真实,对于始乱终弃玩失踪的男方也没有什么怨怼。只不过她这边越是丰沛和真诚,就越显得另一方非常不“男人”,没有站出来回应。当然可以理解为公关策略——在这么多次娱乐圈大大小小的事件之后,可能所有明星都知道第一时间发声讨不到任何便宜,持久的沉默反而能够让事件无果而终。只不过因为女方长篇叙述中,张杨的形象太丰满充实,且跟他去年做电影宣传时打造的形象相差太大——拍藏传佛教题材却在女孩上来搭讪时说“我不信佛”,两个人滋生情缘的同时又明确表示自己是有妻有子的不婚主义者,言行不一、前后矛盾的举动固然在坠入爱河的女方眼中十分可爱,但在旁观者的事后检视里,却是非常之好笑了。

 

 

是好笑,而不是可恶。两者之间界限模糊,但因为此事的当事人并没有声泪俱下的控诉,我们姑且认为暂时还没有肉眼可见的伤害。至于三毛荷西的说法,我们不妨善意理解一下,对于女方来说,这段孽缘总要找到一个出口,这种寄托情怀的方式听起来有点神鬼莫测,却是最为安全和抚慰的结束。最糟糕的结果,大概就是以后可能张扬每出一部电影,都会被人调侃一下,“荷西又拍片了”,“荷西又有作品了”,相比模糊含混的“渣男”也好,“花心导演”也罢,还能有哪个标签能够像“荷西”一样永久固着、常听常新呢?这也算是这段被强行曝光的感情留给张导最为珍贵的礼物了吧。

另外,这件事情本身没什么道德感可言,你可以说因为太好笑太讽刺而冲淡了道德感,但认真讲起来,我认为演艺圈不存在什么三观,跟男权压迫也没有关系,如果硬要说有什么问题,大概就因为这是一个讲资历论钱行赏的地方。好莱坞的“me too”运动轰轰烈烈,大抵也是因为首先被拉出来待宰的哈维·韦恩斯坦的确是个荒淫无度的人,他的很多行为实际上已经进入法律发挥职能的范畴了,但另一方面,你并不能否认经他手也诞生了许多伟大的电影。2003年罗曼·波兰斯基因强奸罪被通缉,无法参加奥斯卡颁奖典礼,但他凭借《钢琴家》获奖的时候,全场起立鼓掌。放在今天,不但没人敢鼓掌,可能从报名选送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出局了吧,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就是凯文·史派西。

艺术,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跟道德和政治结合得这么紧密,这大概也是艺术衰落的一个标志。当艺术本身已经不再有坚实的底气和独立的标准,那么任何“看似正确”的维度,都能够被有心或无意地拿出来凌驾于艺术之上。这是艺术从业者不得不面临的困境,大到好莱坞,小到张杨,莫不如此。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