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 | 请记住导演安畔锡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柏小莲 日期: 2018-04-12

表演和对白终究还是要为剧情整体服务的,而真实展示生活本身才是《姐姐》一剧的高亮所在,津津乐道的姐弟恋反而没那么重要

《密会》之后第二年,安畔锡拿出了作品《听到传闻》,质量上佳,但并没有红到什么程度。但今年,他的作品《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以下简称《姐姐》)刚刚播出四集就已经展现出爆款潜质——实在太细腻了。

安畔锡的细腻,在《密会》中体现出来的,是跨越年龄和阶层的情侣在相同高度的艺术感知力之下,情感的进与退,爆发与收敛,而到了《姐姐》里,阶层鸿沟没有了,年龄差别也没那么明显,更多的是两个都市青年男女琐碎的生活,上班下班,约会喝酒,没有大女主,也不用伸张社会正义。

倒也不是说这样的表达就一定是正确的,但至少对于这样一部以“甜”为主题的剧目,导演像高明的甜点师,没有一层层刷糖浆洒糖霜,而是严格控制了甜度。与其说甜,不如说《姐姐》最大的优点是细腻入微,很多细节有现实性却又是反戏剧冲突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女主角有个非常讨厌的上司,时不时会骚扰一下女下属,硬要带着女主角去出差,还要在外地过夜,女主角不明就里被讨厌的同事给推了过去,非常烦恼。按照常规的操作,应该就是上司借酒装疯,然后男主角英雄救美,最好再暴打一顿无良上司。《姐姐》是怎么处理的呢?女主角理直气壮跟上司讲,我不想跟你去吃饭,然后转身就走了,跟男主角去兜风,开心喝咖啡吃烤肉。上司也暂时没有把她怎么样。

这个就是现实的职场啊,不是需要穿高跟鞋和艳丽的职业装大杀四方的战场,而是每天要面对一系列琐事,要一个一个完成,有的困难,有的也没有那么困难,反正就是要一个一个完成就是了,就像你的人生由一个一个普通的日子组成。谈恋爱也是这样,一次一次喝咖啡,一杯一杯喝烧酒,一次对视,一次牵手,一次亲吻,不疾不徐,总会有水到渠成的一天。

但是《姐姐》并没有沉湎于这些细节,否则观众不会看得这么酣畅。本剧的情节推进一点也不含糊,每一个人物包括配角的出现都不是毫无意义,也不会像有些急救性质的编剧手法里,随意进行删减和加持的光环。就算是作为反面角色出现的女主角的前男友,每一次出场都能有不小的信息增量,不是扁平化和脸谱化的一个人物了。

两个主角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在电影领域已经获得全面认可的孙艺珍终于接了电视剧,导演安畔锡是她做出这个决定的惟一标准。35岁的她并没有刻意掩饰岁月,偶尔也会从箍紧的裙子和眼角的细纹里看到一点点难过,不是《如果爱有天意》或《外出》的全盛时期了,但是成熟和温婉又让她的状态显得非常好,这样的一个完全不“大女主”,甚至有点“包子”的人物,被她演绎得舒适自然,让人情不自禁想成为她这样的被爱包围同时又认真生活着的普通女性。

男主角丁海寅,爱上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在她面前要逞能但又不太逞能,帮她解决讨人厌的前男友又老是没法控制自己的小嫉妒,30岁的演员与31岁的角色基本吻合,既不会幼稚到需要迁就,也没有被生活鞭打成认命的牛,或干脆放弃自我油腻起来,虽然口头上说着“工作嘛,大不了辞职”,但早上还是爬起来去公司上班。这需要精准的面部表情控制和经过设计的肢体语言,丁海寅完成得非常好。表演和对白终究还是要为剧情整体服务的,而真实展示生活本身才是《姐姐》一剧的高亮所在,津津乐道的姐弟恋反而没那么重要。月光下男女主角并肩走,孙艺珍裙摆轻轻摇曳,这种节奏和味道,真的是只属于安畔锡个人的。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