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关注 | 瑞凯尔和她的“时尚中国”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徐琳玲 日期: 2018-08-08

她在中国的老街上发现最先锋、最有原创精神的时尚创意

距离和瑞凯尔(Raquel Sánchez Montes)约定的碰面时间还有五分钟,我突然感到一阵莫明的慌张。

这是我第一次在工作中担心自己的着装。偷偷瞄了一眼咖啡馆柜台玻璃中照出来的侧影——黑色短裙裤,中规中矩的素色衬衫,小白鞋,全身颜色不超过三种,再加上一张素脸——看上去像个刚离开学校不久的上班族,小心翼翼地遵循着“不出错”原则——低调、得体,那也是乏味和寡淡的同义词。

这正是被这位西班牙籍的时尚预测分析师所抨击的——“千篇一律,没有个性。我对中国的年轻一代不感兴趣,他们都穿得一个样。”

迎面急速走来一个身形娇小瘦削的外国女人,戴着一副古怪夸张的造型眼镜,褐色头发、褐色皮肤,一张红艳的红唇。

互相确认,拥抱,亲吻。眩晕中,一股来自地中海的热烈、奔放扑面而来。我的目光落在她穿的白色薄外套上,外套的胸口上绣着一行黑色logo——nikereme。

“很有趣吧?我太爱这些有趣的山寨货了。”瑞凯尔说着一口带着浓重口音的英语,得意地炫耀起她的行头来——“我收藏了几百件这样的T恤、包包、眼镜、外套,家里已经堆不下了。”

 

老街,“混搭女王”,“性感男孩”

2014年,35岁的西班牙姑娘瑞凯尔第一次来中国旅行。走在广州街头,她立刻爱上了这座城市。

“是一种感觉,我喜欢这里,很亲近、很自在。”在马路边、地铁口通道和路边的货摊旁,她看到很多中国人在打盹,这让她想起远在家乡的父亲——这个西班牙男人有一种神奇的天赋,随时随地都能倒地呼呼大睡。

回到西班牙后,瑞凯尔收到了一封来自前同事的电邮。对方向她提供了一个在广州的工作机会——为一家中国的时尚公司做潮流预测分析。她通过了面试,几个月后带着一堆行李搬到了广州。

瑞凯尔选择租住在海珠区一条离她公司很近的“老噶(街)”上。这里是广州最老的街区之一,居民中70%左右是地道的“老广”。

“我一开始就打定主意不想住那些外国人的聚集区,因为如果住在那种地方,无论你是在香港、上海还是东京,生活圈子没有什么不同。而我喜欢在不同的城市里体验不同的当地文化。”

搬进老街的第一个周末,她跑出去闲逛,溜达到附近的菜市场。街上的小摊贩、小店主、忙碌或游荡的居民吸引了瑞凯尔的注意。

她把手机镜头对准菜市场里一个猪肉摊的女摊主,拍下了自己在中国的第一张时尚街拍——在一堆暗红色的猪肉中,女摊主穿着暗红色工作服,戴着一双暗红色的几何花纹工作袖套。

“我当时觉得她的袖套实在太酷了。”女摊主面无表情、略带凶意的眼神,还是把瑞凯尔吓着了。拍完后,她赶紧跑了。

她开始着迷于老街上这些“潮人”的日常穿着——小商贩的工作袖套,把塑料袋或披或绑在身上防雨的环卫工人,穿着睡衣睡裤买菜、遛狗、散步的居民,一位套着半透明白色蕾丝上衣的壮汉大叔一边打着蕾丝边的伞、一边推着自行车走,还有一位总穿着束腰长裙、同时也爱在里头套着花睡裤的瘦小老奶奶……

“我很惊喜,发现到处都是源源不断的创意和灵感。”兴奋、狂喜之中,她为自己能在这里工作生活而对命运充满感激。

在Instagram和微信朋友圈上,瑞凯尔po出了自己到中国后的街拍,和时尚界朋友们分享这些她在广州老街上发现的最先锋、最有原创精神的时尚创意。

腆着肚腩的中老年大叔,是她眼中的“性感男孩”;妈妈阿姨们把花花绿绿乱穿一气的俗艳风,是她心中的“女王”style;而阿婆奶奶们把各种新旧衣物、饰品穿在身上,是她眼中的“diy混搭女王”。

她尤为欣赏的是老人们在日常穿着中展现出来的diy精神:把破雨伞改造成遮阳挡雨的帽子,将废弃的塑料袋披在头上身上或是绑在腿上,把不知哪来的bling bling配饰用作腰带或是绑住什么;一位老奶奶把文件夹别在裤管上,由此把她的长裤改造成可随意调节收放的方便裤。

“她们把各种各样小物件都穿搭到身上,很环保、很实用,但是很有创造力,也非常非常时尚。”

“当人们发现我在拍他们时,有的会朝我微笑,有的只是看看我,脸上的表情是——这人是谁?她怎么在拍我?然后自顾自忙手头的事,很少有人因为被拍而不高兴。”

时间久了,老街上的居民对这个经常拿着手机在拍他们的外国女人也见怪不怪。“可以拍你么?”“你为什么要拍我呢?好吧,你拍吧。”然后他们自顾自炒菜、切肉,做买卖,走路、干活或者发呆。

一次,她和一个中国朋友去逛服装市场。朋友很有礼貌地走上前拦住了一位一身撞色的阿姨——“抱歉,我的朋友可以为你拍照么?因为她觉得你很时尚。”阿姨听完后灿烂地笑了,她面对瑞凯尔的镜头摆好pose,伸出V字手势。

最开始,瑞凯尔的小计划是——选用520张街拍编成一个街拍小影集,名叫《520》,“就是中文里‘我爱你’的意思,因为我爱这些人,是带着爱去拍他们的。”三年半下来,她意识到自己保存下来的照片已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资深杂志人爱米是第一个“发现”瑞凯尔和她的时尚街拍的。在一个街头小饭馆里,她因着时尚圈的共同朋友结识了瑞凯尔,两人加了朋友圈。在八仙桌上,两位很潮的创意人吃着粤式钵头饭配老火靓汤聊了许久。

“她和我谈到她来中国之前的沮丧——她一直在时尚圈里,看到这个行业缺乏真正有创造力的想法,这让她非常失望。我也是很感同身受的——时尚圈的很多东西看上去很新潮,其实只是copy,缺乏真正的原创、有创造力的东西。”

“到中国后,她发现街头的普通人是真正穿得有创造力的一群人。”爱米将之部分归结为她是个外国人,“这些是和她原来文化完全不一样的普通人,才会吸引她的注意力,然后吸引她不断地去发掘、去拍摄。”

在一份小众生活艺术杂志上,爱米对瑞凯尔和她的时尚街拍做了一组报道,并打上了“lohas”的概念——“其实就是比较环保、节约、崇尚简单的生活。就像这些街头上的人,瑞凯尔认为他们过着很简单的生活,拥有的东西很少,但是很快乐。”

瑞凯尔和她的“时尚中国”也开始引起公共平台的关注,她被邀请到“一席”去做有关时尚和社会生活的公共演讲,也开始接受新媒体的采访。随着媒体平台的传播,她的街拍也吸引来一大拨年轻的85后、90后中国粉丝们,他们留下了一大串幽默、快乐的留言:

 

“一席”的一位年轻员工很认真地对瑞凯尔说:“谢谢你,用欣赏美的眼光看待中国人。谢谢你,在我们完全忽略的日常生活中发现了美。”

中国粉丝们的肯定和鼓励,也让瑞凯尔对自己和时尚业有了更多的信心——“我正在变得有名。要把对时尚的坚持和热爱坚持下去,加油!”

 

时尚缪斯,肮脏婚纱

一周前,瑞凯尔在Instagram上po出了一组三张的照片。两张显然是来自时装秀——如罗马雕塑般的金发男模穿着露肚背心,戴着假肚子,高冷地行走在T台上。另一张的主角是两名行走在街头的中国中年男子,他们把汗衫背心卷起来露出肚腩。

“一模一样。”她得意地说。后者是她几年前拍的,而前者来源于几个月前伦敦时装周的一场秀,主题是关于未来科技和社会,设计师通过时尚展开想象,包括男人未来可能和女人一样怀孕生育。

 

瑞凯尔在街边拍摄一位打盹的摊主     图/本刊记者 大食

 

“那么,设计师真是从中国街头的‘性感男孩’那里得到的灵感么?”我竭力忍住笑、以严肃的口吻问这位处于国际时尚产业链最前端的专业人士。

毕竟,据她的同行朋友、服装设计师Angel介绍:所谓“时尚趋势分析预测师”,是收集时尚资讯、做出下一季的流行预测,从而为设计师提供提供设计灵感和概念的,“就有点像设计师们的缪斯。”

 

幸福

 

“我没有百分之百把握说:这个设计灵感一定完全来源于中国街头。”瑞凯尔认真地解释说。“但有一点很清楚——这些年,国际大牌设计师们一直在参考、借用中国的流行元素,你看他们在设计中对袖套、塑料薄膜的运用。最典型的,是已经连续流行了几个季的睡衣风。这些灵感确定无疑是源自中国。”

 

“睡美人”

 

瑞凯尔在时尚创意和艺术界拥有数不清的朋友、同行。“他们都在我的社交媒体上,譬如我有好几位朋友是为prada做设计工作的。他们经常为我拍的图点赞、留言。我想这会帮助他们开阔眼界和开脑洞的。”

两年前,瑞凯尔去了亚洲公认的时尚潮流之都——东京。

 

“时髦皇后”

 

“去之前我很兴奋,觉得一定会有很多惊喜的发现,打算拍很多照片。但是,我最后一张街拍都没有拍,一张都没有。在东京,这么多人看上去都这么相像,穿戴、妆容都差不多,连老人们都大同小异、千篇一律。而你看看广州街上的这些老年男女们,他们让你感受到生命力,每个人都有他的个性,都是独一无二的。”

她最后得出结论——“亚洲真正的时尚潮流中心是在中国,而非日本。”

 

“时尚男孩”

 

瑞凯尔不会说中文。生活在广州老街上,她用手势、身体语言和她的中国缪斯们沟通交流,“有时会碰到一些麻烦。但是,这里的人很谦卑、很友善,给我了很多的帮助。我很爱他们。”

她带着热情和我描述她在中国看到的好玩的、可爱的,包括那些令我们觉得有些尴尬、感到不够“体面”的事。

譬如,她兴致勃勃地谈起她到过的中国城市——“我去过杭州。我真是很爱杭州,那里有一个山寨的埃菲尔铁塔,有很多情侣在那里拍婚纱照,非常甜蜜。他们的婚纱、礼服看上去都很脏,但他们一点都不在乎。我真是太喜欢那里了。”

有那么五六秒钟,身为杭州籍人士的我感到一丝丝的难堪。

但正如一位她的粉丝说的:“一个可爱的人看什么都是可爱的,无论好坏。”那些情侣们穿着肮脏婚纱,在影楼摄影师的指导下拗出各种造型——在他们身上,她看到了love。

还有什么比love更甜蜜和令人称羡的时尚呢?

在缪斯遍地的神奇之地,瑞凯尔发展出了一个新爱好——收藏假名牌。她感兴趣的不是大牌的“高仿”,她喜欢到市场里去淘那些好玩的东西——改动品牌的logo,或者把几个大牌logo拼写混搭在一起以规避侵权盗版的山寨货。

在瑞凯尔眼中,那是真正有趣、富有颠覆精神的创意之作。她收藏了一堆这样的T恤、包包、眼镜、外套。每次回西班牙,她都会带一些送朋友作礼物,最多的是T恤。

“你很难想象他们对这些好玩的山寨货有多疯狂,每次都说你下次回来能不能给我带这个、能不能给我带那个?每次我都不耐烦地回他们说:leave me alone。”

“说不定哪一天我会去做有关中国山寨货的时尚生意,把它们销往西班牙和世界其他地方。”她开玩笑说,“那一定可以赚很多很多钱。”

 

“我让他们换种眼光看街上的老人”

人物周刊:你知道么,在中国,穿睡衣上街、露肚腩,是被主流舆论批评为“不雅”“不文明”的。而在你的街拍里,这被视为非常时髦的、值得设计师参考的。作为一名时尚界人士,你怎么看这种有趣的对立?

瑞凯尔:诚实地说,我认为一样东西是“品味好”还是“品味坏”,是美还是丑,取决于那一双看待它们的眼睛。譬如我觉得Gucci的设计棒极了,你也许觉得Gucci很丑。

人物周刊:说实话,我一直觉得Gucci的花纹和图案很丑。

瑞凯尔:正是这样。同样,也许你认为穿睡衣外出是糟糕的,但我觉得惊艳极了。现在大街上都是睡衣风,潮人们穿着拖鞋、睡衣甚至睡袍款的外衣上街,那到底算是美还是丑呢?

同样,我看到很多老年女士把很多配饰穿到身上,觉得她们很有创意、也很实用;年轻人可能认为她们品味糟糕。但是,Gucci现在的设计就是混搭风。如果因为是Gucci的设计,就被认为是时尚的,这些老年女士一样是混搭,为什么就被认为是丑的?这样的标准很荒唐、很单一。

我一直是这么坚持的——我们必须把头脑、把眼界打开。时尚和美,没有单一不变的标准。时尚的灵感存在于任何地方。对设计师来说,他们需要看得很远,从各处汲取灵感。

人物周刊:在多数人观念中,时尚好像是属于年轻人的、有钱人的,但你却把镜头对准了中国草根的中老年。这是为什么?

瑞凯尔:如果你看看周围的年轻人,你会发现他们的穿着看上去都差不多。但是我拍的那些老人,你会发现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风格,是独一无二的。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很时尚,他们也没有每天早上醒过来就思考着我今天到底是穿这个还是穿那个,没有,他们的品味和穿搭是这么自然,这很美妙。

事实上,当年轻人模仿、追随着那些时尚,他们并不去真正留心、关注身边的、街上的这些老人。他们也不认为这些老人是时尚的,是自己可以从他们身上获得灵感或借鉴的。我刚来这里时,觉得自己很幸运可以拍到这些人。但我的一个同事问我为什么要拍这些人呢?当我说我觉得他们的穿搭很酷,他们开始大笑。

现在,我让他们改换一种眼光看待这些街上的老年人。

人物周刊:所以,时尚并不仅仅是时尚媒体上宣扬的那些,或者T台秀上展示的,它是来自真实的、日常的生活?

瑞凯尔:这正是我的态度。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35期 总第573期
出版时间:2018年11月1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