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 | 害怕不值得爱,人们选择独来独往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曾旻 日期: 2018-09-13

你是心理咨询师,认真听我说不是你的基本职责么,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稳定的安全依恋模式,是良好情绪调节功能的重要基础。陷入抑郁的人,很多存在不安全的依恋关系。

两种体验对于人们拥有良好的情绪调节有重要意义。第一是拥有安全基地的感知,这是说,人们感觉到“有人会给我稳定的陪伴”。对孩子来说,他们感觉到父母不会离开,而对于成人来说,他们感觉到恋人不会随便放手。爱和亲密是他们心目中的安全基地。

第二是感觉到无条件的积极关注,自己的情绪感受和需求变化能够得到他人的积极关注,而不是忽视与贬低。这给他们形成一个印象——我是值得被爱、被关注的。

因为从心底害怕自己不值得爱,我们独来独往,然而就是因为独来独往,才让我们以为自己不值得爱。——《岛上书店》

这是很多抑郁的人会陷入的恶性循环。过往的经历,使人们形成了这样一种内部工作模式——我是不值得爱的,他人的好意都是客气,忽视和贬低才是真实。于是,如何向抑郁症患者传递“我关心你”,成为缓解抑郁的重要议题。

“我感受不到你关心我,”来访者Y如是说。

“这种感觉你熟悉吗?”咨询师问Y。

“有点熟悉,但又有点陌生。的确我经常感觉不到有人关心我,但你是心理咨询师,我觉得你应该比别人更有能力来关心我。”

“听起来好像关心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也不是,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努力。”Y的身子往后陷进沙发里,仿佛希望拉开和咨询师的距离。

“你这么说,让我感觉有点遗憾,我认真地听你说,并且努力想要理解你的感受。可是你觉得我并没有关心你,我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咨询师想要拉近距离。

“你是心理咨询师,认真听我说不是你的基本职责么,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Y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我想得到的理解,不是口头上说想要理解就可以了,我希望你能够真正看到我。”

“真正被看见,这似乎对你来说很重要。”

“是的。”Y开始有些情绪起伏,她的身子往前倾,用手支撑着沙发,好像需要用力让自己保持稳定,过去所感受到的被忽视、被贬低的种种经历,开始不断涌现。

Y心目中的“真正被看见”很难得到,那似乎是一个无法获得的体验。父母倒不是没有关心,可在Y心里,那不过是避免Y惹出更大麻烦的举动,是作为父母的一种基本责任。同学也不是都忽视她,但不多的交流和接触,让Y觉得那是共处一个空间,出于礼貌和得体而不得不做出的反应。

咨询师也是如此。坐在咨询师的位置上,一般的倾听和理解,Y感觉那只是出于责任和职业身份。她期待更多、更人性化的部分出现在咨询室里。这形成了她人际关系中的悖论,没有人是不带有任何身份而走到一起的,身边的每个人都会因为一些原因而和Y产生接触。所有的原因都不能直接指向她想要的感受——有人因为关心我而靠近。

归根结底,她期待的是一个安全基地。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处境中,她可以表现得更真实,没人会给出糟糕的评价,没人会令她感觉到随时要离她而去。安全基地的缺失,成了Y无法靠近人群的心魔。它长久地折磨着她,令她困惑不解:为什么没人愿意真正关心我?

“我关心你。我很希望你能够感觉到‘我关心你’,希望咨询室成为你的一个安全基地。从这里开始,你能够做真实的自己。”咨询师如是说。“好像很难相信,不过试一试吧。”Y的眼神依然困惑,但身体姿态开始放松,似乎在尝试放下躲避负面评价的伪装。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1期 总第570期
出版时间:2018年10月1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