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眼】有为青年在西欧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李乃清 日期: 2018-01-03

伦敦客打拼不容易,巴黎青年也辛苦。

有为青年在西欧 

本刊记者  李乃清 

 

西班牙青年Javier,白、高、帅,但确实不富。 

每周一至周三,他宅在合租公寓里,埋首平面设计,不过,在伦敦这样满街先锋艺术的设计之都居大不易,竞争很激烈。周四至周六,他去市中心查令街一家旅游书店打工,主要负责整理地下室新进库的图书,并在电脑上整理编目。 

Javier从不避讳自己经济实力有限,有一次朋友建议大家去西区看戏,他上网一查,“站票也要2镑?!”就犹豫了,遂决定放弃——“我得省下这周日去教堂的路费。” 

Javier全家都是虔敬的基督徒,据他介绍,弟弟Daniel是名摄影记者,这些日子正在叙利亚最危险的地方拍照,弟媳是个俏丽的牙买加姑娘Christina,这对“白加黑”组合能走到一起,全赖上帝的恩典与指引。 

Javier 的合租者也是基督徒。那个皮肤黝黑、头发卷曲得像方便面的姑娘来自尼日利亚,那晚我们第一次见面,她匆匆打个招呼就回房间了:“抱歉,我睡前要读经祷告。”第二天早饭时间,我见她捧着个印有世界地图的陶瓷杯,边啃面包边认国名。 

晚饭后,他们几个常聚在客厅一起看碟,从《阿甘正传》到《卡萨布兰卡》,都是些我国文艺青年十几年前就看过的老电影。不过,这一大“家”人围着电视机的感觉确实温馨。 

伦敦客打拼不容易,巴黎青年也辛苦。 

我的法国好友Louis,讲一口流利汉语,在巴黎最牛的翻译学校修习同传。为就近入学,他租住在埃菲尔铁塔附近。论地段,那里就像上海的“上只角”,是巴黎中产阶级聚居地。 

我跟着他穿街走巷,进入一栋看似豪华的老楼,隔壁就是Agnes b.的店面。Louis绅士地为我打开楼道边的镜门,指指底下一行小字“serviteur”,半调侃地笑道:“我租的是以前仆人住的地方。” 

旋梯狭窄得只容一人上下,爬上顶层7楼,十来平米的小房间,一张写字台和一个书架就占了大部分空间。他买了一张可以架空的小铁床叠在写字台上,每天在此刻苦学习。 

Louis 的学校以严进严出闻名,尽管我们都觉得他汉语水平了得,他偶尔仍为能否毕业焦虑。每天早起,他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收音机听汉、法、英三种语言的新闻,早饭后到楼下推辆1小时内免费租用的自行车赶往学校,他们几个同学每天都约好组织同传练习。Louis有着远大的目标:毕业若干年后能坐在国家领导人边上协助“中法交流”…… 

我另一位外国友人、葡萄牙姑娘Ana也会说汉语,还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雷月”,她总笑嘻嘻地介绍:“就是那个‘雷人’的‘雷’。” 

Ana此前常居上海,前阵刚搬回老家里斯本小住。这些天,除了给当地学生上汉语课,她还接了份零活:将葡萄牙某售楼公司的宣传资料翻译成中文。“那些有钱的中国人买了葡萄牙的别墅,就可以办移民了。” 

我印象中,Ana在上海时租住老里弄旧公寓楼,平日相当节俭,钱都花在文化消费上。尽管耳闻她父亲早年从事外交工作,但若不是这次去里斯本在她家短住,我恐怕很难把这个朴素的葡萄牙“海漂”族与那套大客厅里摆满各国收藏品的贵族公寓联系在一起。 

Ana说要回中国发展,我偶尔表示不解:“你在这里居住条件这么好,给当地学生上上汉语课,完全可以过上安稳的日子。” 

她立马纠正道:“但这是我父母的房子,并不是我的呀!” 

插图 王楷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期 总第619期
出版时间:2020年01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