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 | 不被接纳的雕刻时光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曾旻 日期: 2018-10-25

可从一开始,这件令她充满幸福感的事情,就是不被允许的

被抛弃的感觉,每个人或多或少有过体验。或许是觥筹交错之后,和一行人在地铁站挥手分离、独自走向相反的方向,那种突然脱离人群的淡淡失落。这失落可以用投入到手机的朋友圈迅速填补。

或许是面对谈论星座八卦的同事,想开口谈论昨晚令自己兴奋不已的小众电影,可话到嘴边却开不了口。这焦虑和孤独很难迅速消除,但也不见得令人无法承受。

真正令Y魂牵梦绕的,是一种难以抵抗的隔绝和压迫感。这感觉来自一扇门。金黄的边框闪耀着,吸引Y一步步靠近,门的打开非常突然,让人惊跳。

门里是吵闹的教室,小学三年级的Y独自坐在课桌上,周围的喧闹似乎与她无关。她在用圆规雕刻桌上的图画,全身心地投入到雕刻这件令人沉浸的事情里,一步步实现她脑海里最美的图景。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Y感觉自己特别喜欢拿起尖锐的工具,去雕刻手头任何可塑的物品。看着一个个物件被塑造成自己想象中的模样,有一种为自己搭建童话世界的感觉,这令Y感到无比满足。

可从一开始,这件令她充满幸福感的事情,就是不被允许的。当咨询师问起:“你印象中最早开始雕刻,是怎样发生的?”Y立马能够想起那次既美好又难过的记忆。

在第一堂美术启蒙课上,老师教大家如何削铅笔。Y跟随老师的指导,第一个削好了铅笔,那一圈圆润的木头包裹着尖尖的铅笔头,令Y感觉充满美感,手里那支尖尖的铅笔头仿佛是世界上最美的物件。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前表扬了Y,并让她上台为大家演示正确的做法。

Y爱上了削铅笔这件事。渐渐地,她不满足于削铅笔,还开始削很多物品,家里的木质家具都被Y雕刻出美丽的花纹。

遗憾的是,那些美好的意象并没有打动Y的父母,他们狠狠地将她打骂了一顿。那是她第一次听到“败家子”这个陌生的词语,那时她并不理解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只朦胧地感觉到,那是一个描述十恶不赦的坏人的词语。

从此以后Y再也不雕刻家里的物品了。可她感觉上天仿佛把雕刻的使命注入她的生命中一般,每天她都花大量时间用铅笔在纸上乱画,只是希望能够尽快把铅笔头磨平,这样就可以再削一削铅笔了。别人可以用两个月的铅笔,Y不到一个星期就会用完。

削铅笔逐渐不能满足Y对于雕刻的美好愿望,于是她开始在课桌上进行雕刻。

时光回到那个令人感到隔绝和压迫的下午,Y在老师的批评和众人异样的眼光中,被送回了家。她感觉自己仿佛和这个世界脱离,没人能够理解自己、感知到那些美。人们仿佛觉得她是一个怪人。

那个下午在Y的记忆中特别漫长和煎熬,从那天起,她感觉自己的世界一点点地支离破碎,好像所有美好的童话,被大人用成人的语言一个个戳破。

当Y在心理咨询室里回想起这些时,她刚刚大学毕业,在一家小美术馆做助教,带一带前来学习画画的小朋友。她珍视孩子们看着画笔时眼中闪烁的好奇的光芒,从他们眼中她仿佛看到曾经的自己,那种对美的纯粹热爱与欣赏。只不过,现在的她感觉自己眼神里黯淡无光、缺乏热情,只是在麻木地让自己生活下去。

抑郁的情绪吞噬着Y,让她与人群疏离,害怕与他人接触,仿佛任何一个看见她的人都会向她投来异样地目光,将她视作不可理喻的怪人——就像小学三年级那个令人无比压抑的下午一般。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35期 总第573期
出版时间:2018年11月1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