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畏观察】能集体嫖娼能不集体枉法?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何三畏 日期: 2018-01-03

即便法官已经如此腐败堕落,也不能成为法律和法官以外的力量干预司法的理由

能集体嫖娼能不集体枉法?

 

何三畏

 

 

“上海法官集体嫖娼事件”点燃了人们对司法不满的情绪。网络上充斥着谴责法官堕落和法律不公的声音。收集、整理和传播法官生活腐败记录的当事人,只是准确地攻击到官僚体系中的一个小小漏洞:即官方的“面子”。我们的官方“爱面子”啊!虽然谁都知道今天的官场实际是什么德性,但是,你要不举报到网上,官方就假装不知道我们知道。按程序向西门庆他爹举报他儿子生活腐败,这位举报人干过一次,没有效果。

在现实中,他们不再掩人耳目。网上大家看到的那段视频,来自上海市的一个度假村的夜总会,度假村挂着“党政机关出差(会议)定点饭店”的牌子。这不是冒充的。财政部的“党政机关出差会议定点饭店查询网”上,它赫然在“定点”之列。

“法官集体嫖娼事件”中的集体,是上海高院的一个法庭的庭长和副庭长,带领着他们的法官。他们就这样成群结队去嫖娼。这样一群法官,要干点偷鸡摸狗或者江洋大盗之类的事情,还用得着煞费苦心,预先沟通吗?不需要了,他们早就在生活中建立了共同的志趣和默契!

然而,没有人会认为他们是法官中的另类。他们就是中国的法官。他们的问题是,遇到了一个执着的有技术含量的举报人。

正是基于对“法官腐败”的认识和把握,举报人才进行跟踪曝光,从而实现法庭上不可能实现的“复仇”的信心。其实,每天网络上都充斥着民间对官方犯法犯罪的举报,只要其中十分之一是真的,也就足以动摇人们对正义的信心。

司法正成为社会正义被冲击的缺口。司法腐败已经成为不可回避的现实。这种现实不改变,整个社会的前途就堪忧。在当前的政治制度下,加强各级党委对司法的领导是正确的。但是,如果当地党委书记是薄熙来、公安局长是王立军、司法局长是文强,这种风险就比让每一个法官为自己的判决负责大多了。事实上,各级司法经常成为薄熙来之类的人物打击无辜、制造冤案、实现个人利益的武器。而让受过专业教育、取得相应资格的法官独立地为他的职业行为负责,不仅合理合法,也减少了公权私用的机会。

此外,当一个法官可以独立地为自己的判决负责,不仅会增加责任心,也会有荣誉感。当他在接受贿赂的时候,会多一份畏惧;在群体嫖娼的时候,会多一份耻辱。相反,正是不能负责也可以不负责,上级领导想让你负责,你就得“负责”,不想让你负责,你就不能负责或者“负不起责”的现实环境,让职业法官感觉前途灰暗。与此同时,堕落的大门却总是洞开着,丧失廉耻是很容易的事。没有个体荣誉,就会百事可为,为了集体荣誉管住自己的欲望、秉公执法,只能是一种假设。

是的,在民间传说还是媒体报道中,永远有一个上级领导强力干预,最后使某个判决回归公正的动人神话。但这也只是神话。我们必须要树立一种观念,法官必须为他的判决负责,法官一生的荣誉和耻辱必须来自他的判决。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6期 总第63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