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毒液”有血肉才能惹人爱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沪生 日期: 2018-11-15

可他并没有天然的责任感,反而乐于暴露自己的私欲与愤怒

熟悉漫威系列电影,尤其是对蜘蛛侠情有独钟的观众都知道,“毒液”首次现身于2007年的《蜘蛛侠3》。被来自Klyntar星球的黑色共生物“毒液”附身的艾迪·布洛克,逐渐被激发出内心的阴暗与仇恨,成为蜘蛛侠最大的敌人,从此定义了“毒液”亦正亦邪的人物形象。

作为反派IP单人电影的初次尝试,《毒液:致命守护者》的故事情节并没有惊喜,一个刚正却头脑冲动的电视台调查记者艾迪·布洛克,发现自己东家的最大投资者“生命基金会”正暗地里利用人体进行有违伦理的操作。正面调查失利后,他失去了工作和女友,生活陷入落魄和焦灼。当他再次意外闯入生命基金会实验室时,被外星共生体入侵,逐渐掌握了强大的超能力。两个星球的物种历经对抗、理解、协作,最终抵抗住了外来入侵。

大场面制作和奇特创意一向是漫威人物创作的杀手锏,但《毒液》粗糙的人物设计和多处逻辑漏洞让影片自上映起便饱受诟病。汤姆·哈迪与“毒液”的结合也难逃好莱坞式经典个人英雄主义的套路:普通人成长为英雄,再次拯救世界。再加上“毒液”黑色沥青一样的粘稠身形、血口长舌的长相、在不同人身上窜来窜去的“不良嗜好”,观众缘看似并不乐观。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烂番茄指数止于30%的情况下,《毒液》观影席上笑声不断,有人评价这是“年度最佳娱乐爽片”。

究其原因,恐怕是因为“毒液”实在太可爱了。比起以往高大威猛的超级英雄,“毒液”提供了这样一个新颖的视角:在“强中自有强中手”的丛林法则中,他是一个普通、弱小,甚至有些迟钝的共生体,与平凡的我们一样,有能力局限,有致命软肋,有恶之欲望,算不上成功,更难说完美。

这么一个外星球上的loser,与地球上空怀正义理想、却活得有些窝囊的艾迪相遇了。两人的结合没有出现强烈的排异反应,艾迪在从生命实验室逃跑途中一路开挂,击退无数持枪的追击者,最后瞬间跳上森林里最高的树,完成身份转变。

“毒液”随即开启了控制艾迪的过程,他像人们白日梦中那个勇敢的自我,利用超能力帮助艾迪实现各式各样的愿景,对扰民的邻居say no,用暴力驱赶持枪抢劫的小偷,溜进前老板办公室留下坏人的“证据”,以及,与心爱的女孩拥吻。

可他并没有天然的责任感,反而乐于暴露自己的私欲与愤怒。被骂“寄生虫”时,他恼怒地吃掉对方;打架习惯性撕脑袋;他还坦言喜欢男主强健的体格和跟自己一样loser的样子。犯蠢的一瞬间,他不避讳自己怕火怕强声波的弱点,让艾迪得以尝试摆脱他的控制。

“毒液”与电视剧《延禧攻略》中升级打怪的“魏璎珞”类似,看似绝情,有点脾气,可以解决花式难题,很容易让观众从中找到情感投射。这个寄生于人的“怪物”似乎在帮我们探寻一个永恒的话题:人在现实的生存路径中,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态度和定位。

汤姆·哈迪的演技成功实现了助攻。在影片前40分钟本色出演的汤老师,与其他超级英雄扮演者的形象相差甚远,既不是满脸写着正义的小蜘蛛侠,又完全比不上掌握高新技术、富可敌国的钢铁侠。但他那张帅气颓丧的脸和“毒液”的丑陋蠢萌之间直观的视觉反差,让两人在冲撞与协同对战中生出莫名的幽默感,这也为“毒液”的血肉人格再加一分。

漫威反派角色的“造神”之路刚刚起步,它企图抹掉英雄属性的打法初现端倪,“毒液”的到来让人有了一丝新鲜感。而这些新神被接纳的过程亦是大众直面真实自我的过程。正如“毒液”,除了他的超能力,我们也爱他的自私、他的情绪化、他的平淡庸俗。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37期 总第578期
出版时间:2018年12月20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