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丨“保健品帝国”权健又出事了,它会再一次全身而退吗?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楚特 日期: 2019-01-03

舆论总是起伏,但问题不会消失

封面图: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

 

最近,束昱辉和他的“保健品帝国”权健集团陷入了舆论漩涡。11月25日,丁香园发布的一篇文章披露患癌女孩周洋的遭遇,周洋父亲控诉权健用“中医秘方”贻误病情,最终女孩去世,而她的肖像和姓名却被权健作为其自然医学治癌成功案例进行宣传。

对于自然医学的定义,束昱辉在2017年接受凤凰视频采访时说,“现在到处都是自然医学机构,事实上全世界第一个提出自然医学的人是我。”说这句话时,镜头前的束昱辉带着一抹微笑,叙述自己早年因为在《中国保健》杂志做记者有机会接触中医、收集中医秘方,“自然医学”的名称是由中医变通而来,世界首创。

在权健的宣传资料里,他们收集了超过600种中医秘方,最贵的一张秘方超过8000万元。周洋父亲后来说,自己最后悔的是,相信了这张8000万元的“抗癌秘方”,让女儿停止接受北京儿童医院的治疗。这张秘方包括一款紫草体用精油、一款粉末状冲剂、一袋没有配方说明的中药制剂。

面对舆论的指责,权健很快发布声明,称丁香园文章“不实”,但哪里失实却避而不谈,反而将过往的公益慈善成就送上了热搜。

在遭到媒体追问时,权健集团品牌部回应:“我们给她用的是院内制剂,秘方中药,不是保健品。”然而,上述提及的紫草体用精油,很快被媒体披露是一种国家备案的化妆品,是权健集团获得直销资质的40种产品之一。

希望打造出“神医”形象的权健集团,最广为人知的头衔仍是“保健品直销企业”。如果不是这篇文章,周洋或许会像许多健康的女孩一样,“活”在权健会员体系的话术里。

权健官方微信号的文章显示,束昱辉出生于1968年6月,江苏盐城大丰人,现户籍天津市武清区,清华大学工商管理硕士。

权健集团华东总部盐城大丰的本地人对此不太认可,多人证实,束昱辉原名束必和,高中毕业便离开大丰,他的最高学历或许是盐城工学院。舆论发酵后,清华大学也首度回应:束必和不在清华校友名单中。而在天津日报的一篇过往报道中,束昱辉在到天津创业之前,是海归回国在京担任记者的有为青年。

束昱辉的经历还被写进了他的个人传记《生命的代价》。在这本束昱辉作序的书中,2004年权健集团成立,同一年,在束昱辉多次亲身“试验”后,世界上第一桶用于火疗的火龙液诞生。

权健起家的三大法宝是火疗、“骨正基”鞋垫和负离子磁卫生巾。但早在2014年,央视就曾暗访权健产品说明会,揭露了权健经销商对于“骨正基”鞋垫和负离子磁卫生巾的虚假宣传话术,此后权健涉嫌传销的质疑不绝于耳,至今在网络上留有许多印记。

此番,面对“假直销真传销”的指控,权健以商务部颁发的直销牌照当作护身符。直销牌照被媒体评论为保健品传销乱象的根源之一。

道道舆情监控室和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海伦国际直销研究中心共同发布的《2017年中国直销企业业绩报告》显示,国内参与统计的63家直销企业在2017年创造了1964.43亿元的业绩。

根据《直销管理条例》,直销企业在未经审核公布的地区不得开展直销业务。权健公司经审核公布的分支机构有10个,分别位于10个省份;服务网点有23个。意味着在这10个省份外,权健公司不能开展直销业务。然而,数据显示,全国以“权健养生馆”为名备案的经营主体有2390家,其中绝大部分为个体户。

丁香园的文章发出后,众多“受害人”站出来发声,他们大多被身边的亲友发展成“下线”,购买了权健的产品后发现受骗。还有一些人是权健会员的家属,他们最亲的人深陷其中却不自知,最终导致财产损失甚至婚姻破裂。

无论是直销还是传销,是保健品还是中医秘方,权健集团所揭示的问题都值得监管者深思,和直销行业的辉煌业绩相比,背后如周洋一样的受害家庭的疼痛,不应该只是激起媒体的又一次重复报道,舆论总是起伏,但问题不会消失。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期 总第580期
出版时间:2019年01月10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