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丨玉门“老了”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王攀 日期: 2019-02-22

老玉门,旧的一切正在永远消失。新的一切还在废墟中酝酿。

头图:著名的老君庙油矿“西河坝”。玉门油矿的发源地。半个世纪过去了,玉门油田产量逐年下降,每个油田开发到后期都会遇上这样的问题

“这就是座废城,有啥好看的。”与当地人聊起老玉门时,他们的言语间透着无尽的失落与悲凉。

玉门油田从1939年开发至今,铸就了“铁人精神”和“石油摇篮”两张品牌。1957年12月,中国第一个石油工业基地在玉门建成,当年原油产量达75.54万吨,占当时全国石油总产量的87.78%。玉门划区设市,拔地而起,曾在工业领域创造出多个“中国第一”,而历史上的玉门曾是边塞要地、丝路重镇。

往日的“辉煌”被停留在2009年3月6日,国家公布了第二批资源枯竭城市名单,玉门被列其中。市政府、油田和十余万名居民相继外迁。大量的房屋成了废墟或被闲置,老玉门城区萧索破败,曾经辉煌的石油城逐渐变成了一座因资源枯竭而废弃的空城。

如今,老城被粉刷一新,封墙砌门,打包封存,不经意间,保留下一座充满年代感的小城。空空荡荡的老市政府大楼前,“一切为了石油”的标语还未褪色。

毫无疑问,转型是摆在这座资源枯竭型城市的政府、企业和百姓面前最大的困难。

“十三五”期间,玉门市投资10.7亿元拓展红色旅游文化新天地,但由于地域以及道路交通问题,景点少,游客少,制约着玉门市红色旅游的长足发展。随着几部影视剧先后在老市区拍摄,这里再次引人们的关注。老市区依托独有的资源优势,积极打造以红色、石油、年代剧为主题的影视拍摄基地,进一步提升对外知名度和影响力。人们似乎又看到了新希望,“来旅游还是拍片”,是他们和游客聊天的起始语。

老玉门,旧的一切正在永远消失。新的一切还在废墟中酝酿。

2018 年 4 月,甘肃省玉门市,几个少年坐在滑板上,从位于老君庙的单马路这头滑向解放门的那头。整条马路不见一辆车经过,两边空无一人的建筑处处都透着荒凉

 

没有了门窗的公寓建筑矗立在荒野之中

荒废的公寓楼道里,摆放着一个玩偶,房间里留着搬不走的东西

废弃的影剧院,剩下残垣断壁和裸露的钢筋

玉门油田是 30 年代人工开采的第一口井,此后这里成为中国石油的摇篮和圣地,成为石油工人参观的教育基地

几位当地人在去往老玉门的中巴车上,虽然还有人来,但大多是游客,而更多的是无奈离开的居民

玉门老市政府大楼前,张贴着拍影视剧留下来的年代剧画板。这栋建筑为了迎接游客的到来而翻新维护

玉门老城外的戈壁滩上,祁连山下的墓地,远处可见炼油厂。一代代的玉门人埋葬于此,很多人来了就再也没能回去

永梅理发馆。主人杨永梅和他的丈夫唐先生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三十几年,玉门老城人虽不多,但来理发店的顾客不少。唐先生捡了很多漂亮的石头,在对面老杨的奇石加工店里将原石打磨后放置在理发店里当摆件,听说也卖出去一些

一个男子正在用棍子敲打路灯杆上的喇叭,试图让它重新发出声音。玉门老城每到上下班时间和周末,全城都会响起喇叭的声音,播放着新闻联播和娱乐节目

老杨在单马路经营着一家奇石加工店,他家就在对面,虽然没有了生意,他还是照旧开门,“店开在这儿,不开门哪儿来的生意,女儿还在湖北上学,能挣点儿是点儿吧。”前些年,他因为地方企业改制,就退休开了门面,2011-2013 年生意好做,一天到晚都忙不过来。说到现在,他叹了口气,把眼睛转向冷清的门外

“石玉堂”奇石馆的老板蒋先生(右)和来自瓜州的小伙儿他万良在店内摆弄一些刚捡回来的石头。蒋说,以前石头好卖,也没什么成本,都是河里捡来的,现在生意难做,但店开在这儿,关了也不行,虽说房租一个月只有 350 元,但耗人耗时间,他想借助互联网在网上卖石头,希望能有转机

一个学生对着已经关门歇业的保险公司墙壁打乒乓球

“西北扁豆面”馆在一阵鞭炮声中开业,在热闹的傍晚时分,工人们的换班时间。老玉门不断有商铺关门或者转让,电线杆上常有这样的广告,能继续坚持的,一种是无奈,一种是勇气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2期 总第590期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2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