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丨隐于角色背后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聂阳欣 日期: 2019-03-26

甘茨去世后,观众又翻出了原版《帝国的毁灭》,他们说,这一次“元首”没有下地狱,他去往了柏林上空的天堂。

布鲁诺·甘茨(Bruno Ganz)于2月16日在他的故乡苏黎世病逝。1960年,19岁的甘茨出演了他的第一部银幕作品《黑鞋男子》,而今,他的最后一部电影《拉黛贡德》仍在后期制作阶段,还未上映。近60年来,他从未离开过表演,创造了无数生动的角色。对多数人来说,“布鲁诺·甘茨”或许是个陌生的名字,但他演绎的“天使”丹密尔和“元首”希特勒早已深入人心。

少年时期,甘茨就读于苏黎世艺术学院,但他并不是一开始就选择了演艺事业,他做过书商,担任过护理人员的培训师。1960年,甘茨尝试了他的第一个电影角色,但这次处女秀的效果并不理想,于是他转向戏剧。1961年起,他在前西德哥廷根和不来梅的剧场当演员,塑造了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形象,例如1966年在不来梅剧院上演的席勒经典名剧《强盗》中的恶棍弗兰茨:在这部剧中,甘茨的脸被涂成红色,额头被涂成白色,还装上了一双大耳朵,他用一瘸一拐的走姿和夸张的肢体动作演出了弗兰茨的阴险狠毒和扭曲心理。

甘茨是一个有态度的演员。1969年,当时颇受尊重的导演彼得·斯泰恩在不来梅排演歌德的《塔索》,这部剧长期被人们以崇敬的态度搬演,而斯泰恩将之改为了一部借古讽今的作品,批判那些接受了国家赞助而自愿立于从属地位的文人。甘茨他们还真就这么演了,并且幕间坚持向观众朗读政治宣言。不出意外,他们都被解聘了。随后,甘茨和斯泰恩合作组织了一个戏剧公司,这便是在德国戏剧史上名噪一时的“schaubuehne”。他们演自己欣赏的古今名剧,从易卜生的《培尔·金特》、高尔基的《避暑客》、莎士比亚的《皆大欢喜》追溯回埃斯库罗斯的《奥瑞斯提亚》——他们被公认为国内最好的剧团。

托马斯·伯恩哈德曾提及甘茨的这一段戏剧黄金时期:“布鲁诺·甘茨是瑞士戏剧界涌现出来的最伟大的演员,是非凡的戏剧天才。”因为甘茨的演技太好,维也纳城堡剧院的演员们甚至起草了书面决议,反对甘茨在城堡剧院登台演出,使得甘茨没有演成伯恩哈德专门为他写的剧本《狩猎的伙伴们》,足见甘茨的实力多么令同行忌惮。

“schaubuehne”的作品不仅在剧院演出,还在电视上放映,甘茨的名声渐渐走出戏剧界,他获得了演电视剧和电影的机会。他先后与新德国电影“四杰”中的三人都有过愉快的合作,其中最著名的是维姆·文德斯导演的《柏林苍穹下》,甘茨饰演因爱上马戏团女演员而化作凡人的天使丹密尔,将天使的悲悯和温柔演进了观众的心坎。1899年甘茨愉快地说起他乘飞机时,人们会说“啊,不用担心了,因为你和我们在一起”,还有妈妈会认真地告诉小孩:“看,这位就是你的守护天使。”

2004年,甘茨主演了记录希特勒人生最后12天的电影《帝国的毁灭》,展现了一个老态尽显、穷途末路的帝国元首。影片演到德军全线崩溃时,希特勒颓丧地摘下眼镜,手指控制不住地颤抖,这个细节既还原了希特勒晚年患有帕金森的史实,又将他心里的绝望无助一下子表现了出来,被称为“神之颤抖”;而他接下来大约两分半钟歇斯底里的咆哮更是征服了所有观众——网友们纷纷拿这一段作素材剪辑恶搞视频,并称之为“元首的愤怒”系列,风靡全网。

甘茨的演技是有目共睹的。1996年,他获得了用以表彰德语戏剧中最重要和最有价值的表演者的伊夫兰指环(Iffland-Ring);2010年,他获得欧洲电影终身成就奖,名字被刻在柏林星光大道上。

可他还是那个平和、专注的演员,无论角色有多小,他从来都兢兢业业。在去年被诊断出患有大肠癌时,他还有五部新作上映。

甘茨去世后,观众又翻出了原版《帝国的毁灭》,他们说,这一次“元首”没有下地狱,他去往了柏林上空的天堂。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0期 总第588期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11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