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丨阿尔及利亚会重蹈“阿拉伯之春”的覆辙吗?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赵灵敏 日期: 2019-04-10

危机只是被缓解和推迟了,其根源并没有被消除

当地时间4月2日傍晚,82岁的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通过官方通讯社发布了辞职声明。

对于熟悉中东历史的人来说,这一幕似曾相识,让人想起了“阿拉伯之春”中的穆巴拉克和本·阿里,事实上,布特弗利卡无论是个人经历还是结局,都是中东传统领导人的一个典型:早年投身军旅参加独立战争,为把国家从殖民者手中解放出来而出生入死,因为作战英勇,获得更高领导人的信赖和赏识而平步青云,担任多个部长职务。后来因缘际会,自己也成了最高领导人,连选连任多次之后,最终在群众运动的压力下被迫隐退。

和所有同行一样,布特弗利卡的才干是毋庸置疑的。他于1937年3月2日出生在摩洛哥的乌季达市,为参加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而中断学业,加入到反抗法国殖民者的战斗中。1962年,阿尔及利亚获得独立,年仅25岁的布特弗利卡出任青年及体育部长,翌年改任“出镜率”很高的外交部长,任期长达15年之久。

布特弗利卡的治国才能,集中体现在对2010年底开始的“阿拉伯之春”的应对上:2011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风暴席卷了中东,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如多米诺骨牌一般相继倒下,领导人或下台或亡命。但阿尔及利亚却幸运地躲过一劫。

这里面的客观原因是阿尔及利亚油气资源丰富,天然气储量为全世界第五,是全球第二大天然气出口国,石油储量为全世界第14,而在“阿拉伯之春”发生时,国际油价仍处在100美元以上的高位,因此阿尔及利亚政府有足够的资源以福利换取稳定;此外,阿尔及利亚上世纪曾遭遇过两次悲剧的历史性事件:1954年至1962年的反法独立战争造成超过100万人死亡;1990年代,政府军和伊斯兰激进政党之间的血腥内战带来的“黑色十年”造成约15万人殒命。这些惨痛的历史教训让阿尔及利亚人不愿意国家出现剧烈的动荡。

而从主观方面看,布特弗利卡的应对也至关重要:2011年2月,在突尼斯青年布瓦吉吉自焚仅仅两个月之后,布特弗利卡就迅速解除了从内战时期开始已经实行19年的国家紧急状态法,并出台了一系列增加福利的措施,成功化解了一场危机。

然而,事实证明危机只是被缓解和推迟了,其根源并没有被消除。随着国际油价的下跌,阿尔及利亚经济的痼疾开始日益清晰地暴露出来:过去五年,阿尔及利亚的经济发展进入近乎零增长的停滞状态,而失业率已达到11.7%,其中青年失业率更是高达29%。布特弗利卡对此却浑然不觉。

自1999年以来,他已经4次担任总统,并还在想着第5次。2019年2月,已经中风5年多、常年坐在轮椅上的布特弗利卡宣布参选新一届总统,而他本人此时竟然不在国内,而是在瑞士治病,这种“权力当然属于我”的傲慢点燃了民众的怒火,年轻人首先上街抗议了,口号就是“不要第五任期”。为期一个多月的抗议,加上军方态度的转变,最终撼动了布特弗利卡20年的统治。

与埃及、突尼斯等邻国革命的暴力色彩相比,阿尔及利亚人的抗议理性而温和,人们没有砸烂东西,警方的应对也算克制,因此没有酿成流血。这是阿尔及利亚日后转型的一笔宝贵财富。

不过,旧的统治者下台了,他留下的统治结构却仍然根深蒂固,经济问题、腐败问题的解决,都不可能是一日之功,而人民的耐心是有限的。“阿拉伯之春”的失败,根本原因就是人民感觉革命前和革命后一个样,还是没工作,还是垃圾围城,而那些旧制度的余孽,变着法又回来了。阿尔及利亚会怎么样呢?我们只有拭目以待。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2期 总第590期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2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