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丨沙特核计划是选择题还是答案?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朱江明 日期: 2019-04-10

也许沙特确实打算在伊朗迈过核武器临界点时研发核武器,至少现在还不是跨过红线的时候。

据美国媒体报道,最新卫星图片显示,沙特首个实验性核反应堆已经在其首都利雅得郊区开工,进展速度超过外界预期。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日前在访问时表示,美国政府不会允许沙特拥有核武器,也不会帮助沙特开发核武器。那么到底沙特的核计划仅仅是打算和平利用核能,还是打着核能的旗号暗度陈仓发展核武器呢?

沙特的核计划起源于2010年颁布的皇家法令——在利雅得建立了阿卜杜拉国王原子能和可再生能源城(KA-CARE),沙特称这是一个专注于核电的研究中心,以满足能源和水需求。为此,与法国、阿根廷、韩国和哈萨克斯坦签订了核合作协议。

到了2011年,KA-CARE的科学协调员宣布,沙特打算建造16座核反应堆,并计划2032年供应全国20%的电力,同时还任命了芬兰和瑞士咨询公司来协助沙特政府确定和完善“核能与可再生能源应用领域的高级发展战略”。从这个阶段来看,沙特的种种举措确实与发展核武器的路径不太一样。

尽管沙特的石油资源举世无双,沙特精英阶层也一直对沙特过度依赖石油出口颇为担忧。在这个背景下,王储萨勒曼在2016年又提出了沙特“2030年愿景” ,重点发展采矿、制造、旅游休闲、金融投资等非油气产业。在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之下,沙特核设施建设开始进入加速期。

沙特国内经济结构畸形是由来已久的积弊。通过各项改革减少对石油的依赖,其他国家都能够接受。然而这个事情在最近一年发展成了核危机,主要原因却并非沙特阿拉伯加速修建核反应堆。众所周知,单纯兴建核反应堆发电并不能发展核武,要迈过核门槛必须具备提纯核燃料的能力,这就需要使用离心机进行提纯工艺。沙特能源部长哈立德·法利赫在2018年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从外国引进浓缩铀来为我们的反应堆提供燃料是不自然的。”这表明沙特有意自己提纯浓缩铀,外国供应浓缩铀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2006年1月,俄罗斯倡议建立一个国际核燃料循环中心体系。2007年国际铀浓缩中心(IUEC)由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共同建立。国际原子能机构于2009年核准了该倡议,2010年IUEC的铀储备可以让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成员国购买使用。

IUEC计划是一个和平利用核能的典范,其特点是以俄罗斯为首的一些前苏联国家,利用国内留下来的大量核设施和产能,为国际社会中那些愿意和平利用核能的国家提供廉价而安全的核燃料。

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监督下,IUEC计划可以避免敏感技术传播造成的核扩散问题。过去核能源利用的一大难点就在于,如果一个国家计划兴建核电厂,要么只能向拥有核浓缩技术的国家购买燃料,要么就自己提纯。而这种一对一的采购难免让外界猜疑是否打算搞核武器,比如日本虽然拥有核浓缩技术,但其浓缩铀是由美国提供并且在美国监察下存储使用的。2014年,日美还达成了所谓归还浓缩铀的协议,被视为当年防止核扩散领域的重要成果。

所以,从2011年后,任何新加入核能源俱乐部的国家说要自己造浓缩铀都会非常敏感,因为从国际上采购核燃料,价格便宜量又足,关键是还有国际原子能机构认可。

沙特除了打算自己搞燃料之外,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去年还表示,“如果伊朗研发了核弹,我们将尽快效仿。”这当然也让外界对沙特的核计划产生了很多想法,其中必然包括它是否打算制造核武器的猜想。对于这个问题,我认为至少现在还是乐观的,毕竟沙特还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监督和核查,而真正铁了心要制造核武器的国家第一时间会把监督小组请出去。所以,也许沙特确实打算在伊朗迈过核武器临界点时研发核武器,至少现在还不是跨过红线的时候。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4期 总第592期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