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扶贫” 一场返乡青年的创业突围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张蕾 日期: 2019-05-17

“我们要做的是成为杠杆,撬动更多的力量,大家一块来做这件事,才有意义”

虞城地处黄淮平原小麦产区腹地,从郑州市驱车近三小时至此,远远便能望见途中成片的小麦迎风而立,再过一个月,这里的小麦即将迎来今年的第一次丰收。5月9日一早,消息传来——与栾川、宜阳、宁陵等19个国家贫困县一起,虞城县达到脱贫摘帽标准,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

丰饶与贫瘠并存,这里曾是中国乡村的一个缩影。很难想象,去年此时,在这个户籍总人口为118.38万人,常住人口为88.85万人的县城背后,仍有近两万多户、共四万余人尚未脱贫。

虞城是商丘市下辖县,位于河南省东部,豫、鲁、皖三省交界处,是全市距离商丘中心城区最近的县。因青壮年外出务工,这里的许多村庄成为只有留守老人与留守儿童的“空心村”,没有收入来源的老人与儿童,形成这里的主要贫困人口。

在虞城连绵的麦田、果树与蔬菜基地中,朱婧源种植的560亩、近10万株重瓣玫瑰形成一处独特的风景。庄园的招牌上赫然标注着“虞玫丰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字样,旁边则是各式各样关于朱婧源的身份标签:“玫瑰公主”、“当代木兰”、“商丘市最美创业女性”、“虞城县十大杰出青年”……照片上的朱婧源梳着马尾辫、面容白皙,而眼前的“玫瑰公主”皮肤黝黑、短发利落,与照片上判若两人。

“请——,”在厂房玫瑰烘干机的隆隆作响中,这个回乡创业的80后女孩将好奇的我们迎入屋里。

 

被反对的梦想

“不好意思,我们这边条件比较简陋,”朱婧源略带歉意地笑着,从罐子里抖落几朵玫瑰,给每人砌了一杯玫瑰花茶。

朱婧源的“虞玫丰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坐落在虞城县利民镇大蔡庄村,这里曾是她的姥姥家,小时候一放假她便从镇上回到这里,吃姥姥亲手做的家乡菜。1999年,朱婧源一家从利民镇搬到了县城。2008年,朱婧源成功考上郑州大学生物工程专业,一家人满心欢喜,举家搬至郑州。之后,朱婧源和哥哥同时考入郑州市公务员系统,她进入河南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双喜临门,亲戚朋友这样形容这一家人。

经过两年打拼,她当上手下带领二三十人的小组长。“做带班组长以后,正好碰到航班量增加,我们是上两天休息两天,可一到休息,手机就响个不停,根本休息不好。当时要处理很多突发事件,我也处理不好,后来一上班我就变得紧张和烦躁。”朱婧源望着眼前的玫瑰花茶——当时有朋友推荐她喝玫瑰花茶,“护肝解郁”,这是朱婧源第一次了解玫瑰花的药用功效。

恰逢和母亲回乡探亲,十年未归的朱婧源突然发现,在她印象中美好的乡村田园,原来只有大量孤寡老人与留守儿童。她开始思考,是否能通过产业支持的方式,使这片土地上的人在家门口就业,也使家中的孩子得到照料。朱婧源萌生了在蔡庄村种植药食同源玫瑰的想法。

朱婧源种植的玫瑰花

她将辞职回乡创业的想法与家人沟通,不出所料地遭到了反对。作为家里唯一一个事业型女人,母亲成了朱婧源仅剩的支持者。她带着朱婧源,跑遍了山东、北京、云南、安徽等地的玫瑰花市场和种植基地,又回到娘家蔡庄村,帮忙协调土地流转问题。整整一个月时间,每天天一亮,朱婧源就和母亲坐大巴来到村里,一块一块地量土地。晌午的太阳毒,村子又离镇上远,朱婧源和母亲两人就蹲在田里,就着咸菜吃馒头,解决一天的午饭。

厂房终于完工那天,朱婧源和母亲抱头痛哭,“终于有个着落了。”

 

“不想成为儿女的负担”

流转土地、玫瑰选苗、雇用人手……前期工作进展顺利。她的规划很美好——家庭农场采用农作物套种模式,并采用散养生态鸡的方式解决病虫害问题,期望走出一条“花养鸡,鸡养花”生态养殖捷径。可因为柴鸡的鸡肉品质不好,生态鸡业务一年左右即出现亏损,部分农作物套种管理不便、效益不佳,朱婧源也渐渐停止了套种业务。加之最初几年玫瑰苗木小、产量低,玫瑰采摘人工成本高,玫瑰园经营的头三年几乎一直亏损。

让她坚持下来的,除了对玫瑰的品质和效用的信心,便是对园中留守老人们的不舍。2014年,朱婧源的玫瑰园还没成为合作社之前,仅是一个小型的家庭农场。农场运作之初,86岁的老人赵香莲频繁来找她应征工作。赵香莲家中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均外出打工,女儿外嫁,丈夫去世三十余年,期间她一直独自生活。“儿子娶媳妇要十几万彩礼,还要在城里买房、买车,不然结不了婚,”知道儿女们生活不易,老人不愿向家人开口要钱,“不想成为他们的负担。”附近工厂的工作繁重,又不愿雇像她这样的留守老人。赵香莲到朱婧源的玫瑰园里找活干,因为干活麻利,渐渐成为玫瑰园里的熟练工。现在,赵香莲的月平均收入能达到2000元。

在朱婧源的合作社里,像赵香莲这样的老人并不少见。截至2018年12月,朱婧源的虞玫丰合作社已发展带动蔡庄村贫困农户75户、贫困人口198人共同创业,其中60户、175人已成功实现脱贫,工人工资可达每月1500至4500元,即便是工作能力有限的老人,在玫瑰盛开期工作一到两个月,也足够实现脱贫。

2016年,朱婧源和合作社迎来了各自的转折期。这一年,朱婧源认识了丈夫董辉。接触朱婧源后,董辉越来越被她的执着吸引。2016年下半年,两人结婚,董辉成为了朱婧源的左膀右臂,将工作之余的所有时间投入合作社运营,董辉的父母也迁至利民镇,全力支持儿媳的事业。

这一年,因花期收获良好,合作社达到收支平衡,为了提升干玫瑰的品质,合作社引进了两台加工烘干设备,建成六间花蕾烘干车间。批发玫瑰售价较低,朱婧源也开始摸索制作玫瑰纯露、玫瑰酱、玫瑰香皂等附加值产品,并尝试线上销售,开拓市场渠道。在当时的朱婧源看来,合作社最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

 

“扶贫者”帮助“扶贫者”

2018年3月,预想中的玫瑰盛开期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场严重的倒春寒。最后,全年的玫瑰花产量只有2017年的三分之一,直接经济损失达到四十余万元。

“家里的钱都用光了,还借了一身外债。你要说一年亏损还行,可连着四年没有盈利……”朱婧源的声音低了下去。夫妻俩一狠心,把郑州的房子卖了,又不惜向亲戚朋友借钱,把工人工资的窟窿补上。

那段时间,“放弃”二字成为朱婧源的心魔,她找到县政府,开始询问是否有人能帮忙收购她的玫瑰地。就在朱婧源准备处理土地和玫瑰苗的当口,碧桂园虞城扶贫小组找到了她。

2018年5月,碧桂园虞城扶贫小组进驻虞城县。目前碧桂园已结对帮扶9省14县,为33.6万名建档立卡贫困户全面摸查并录入系统、跟进需求。为精准帮扶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增强乡村贫困人口脱贫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2018年5月20日,碧桂园启动“寻找一批返乡扎根创业青年、寻找一批老村长、寻找一批深度贫困人口”的“三个寻找”计划,在“寻找一批返乡扎根创业青年”项目中,扶贫小组力图寻找一批返乡创业青年及致富带头人,通过提供基金、技术、品牌升级指导,拓展市场渠道等方式,扶持返乡青年创业项目,从而带动当地贫困户脱贫。

作为虞城扶贫组产业扶贫方向的负责人,来自河南商丘本地的张腾一落脚,便跑遍了虞城县的大小企业,并通过当地商户微信群,竭力搜寻合适的企业帮扶对象。寻访中,听说朱婧源的创业故事,扶贫小组决定:向这个执着扎根农村的80后女孩伸出援手。

深入调研和评估虞玫丰后,扶贫小组发现了背后的问题:缺乏经营管理经验及对市场的精准认知。朱婧源的玫瑰产业受众小,基本面向女性市场;人工及地租成本较高,玫瑰花主要通过批发渠道销售,产品既缺乏竞争力,价格又受市场行情压制,这样一来,利润空间极小,加上单纯的玫瑰花产品附加值低,自然难以得到好的收益。

“有些人为增加产量,就给玫瑰花用药,或者用煤炭烘干的方式制作,这样生产的产品虽不健康,但一般人也喝不出来——可婧源她坚持不这么做,因为她内心是怀着对健康生活的关心和倡导”,虞城扶贫小组总负责人贾宇对我说,“可她的情怀很少人能理解,因为她没有把理念充分体现在产品宣传包装上,这让她吃了亏,也说明她缺乏相关经验——这是许多创业青年所共有的问题。”

为帮助这样一群返乡创业青年,碧桂园各驻地扶贫小组首先帮助他们将产品与碧桂园自有品牌“碧乡”及“凤凰优选”对接,号召内部员工采购,同时,也不断为他们寻找其他销售渠道。“去年,我们内部活动就帮婧源卖了五六万元,她通过自己的渠道滞销的部分,我们都帮她解决了。”贾宇告诉我们,这只是初期计划,更重要的是帮助婧源升级品牌,从而把附加值抓在自己手里。为此,碧桂园组织了“百县千红新农人”比赛、致富带头人培训、返乡扎根创业青年清华研修班等活动,通过邀请专职老师讲课、技能培训、比赛、路演等方式,让创业青年意识到自身企业存在的问题与提升空间。

2019年3月,朱婧源参加了第一期“青创10万+”碧桂园返乡扎根创业青年清华研修班,“之后也想在产品、包装、管理和营销模式上做一些升级,以找到真正属于我们的一条路。”经过结对帮扶的朱婧源已从去年的阴霾里渐渐走出,重拾信心。“第一次感觉到,一个帮助别人的人,也是需要帮助的。”

张腾与赵香莲老人

 

一根杠杆的力量

同样是返乡青年,在虞城开展扶贫工作的一年中,张腾也对乡村有了新的认识。

“他们生活的辛酸是我没有想到的,有的人家屋子是破的,因为舍不得用高功率的灯泡,家里的灯光暗到看不清路,”张腾对我说,贫困村里有很多留守老人。

而扶贫更难解决的问题则是“扶志”,“有些贫困户宁愿躺在破洞漏风的屋子里,床都冻成硬冰块,也不愿意起来工作”,对这样的贫困户,扶贫小组的成员们则是以一次次走访、谈心尽力劝解,并通过将日结工资改成计件工资,督促他们工作脱贫。

“无非就是跑得勤一点。”张腾笑了笑。通过耐心沟通,他们帮助致富带头人梳理项目、规划未来发展,成果逐渐显现。截至2019年3月底,碧桂园已助力13万贫困人口收入超过当地脱贫线,累计帮扶增加收入4471万元,其中,帮扶近1.5万人收入超过当地贫困线50%以上,帮扶超6000人收入超过当地脱贫线100%以上。张腾相信,通过产业扶贫将企业做起来,将带动更多人就业,使当地产业发展壮大,从而形成良性循环,慢慢吸引更多人才留下。

“‘扶贫路上不落下任何一个人。’政府在宏观上把大的框架立好,让将来有经济腾飞的基础,而我们则负责从微观出发,去聚焦到一些更微观意义上的‘人’,从‘人’的角度去思考如何将集体盘活。”贾宇很认同这种模式,“最后,扶贫不是一家的事,我们要做的是成为杠杆,撬动更多的力量,大家一块来做这件事,才有意义。”送我们离开虞城前,贾宇手上比划着一根杠杆说道。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4期 总第592期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