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丨一只文胸的奇妙旅程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DLL 日期: 2019-05-17

“对我来说,不用对话讲故事是最纯粹的电影艺术形式。大家都能看懂。”

德国导演法伊特·赫尔默的新片The Bra,中文片名是《文胸奇缘》,很有恶趣味迪士尼公主片的意思。实际上,故事发生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一个欠发达地区,火车轨道甚至直接铺在破旧排屋紧紧夹着的窄街上。

2007年,赫尔默在阿塞拜疆拍完《荒诞主义者》,在自由欧洲电台看到了对于首都巴库破败的“上海”区的报道(当地人以为这就是上海的景观)。一张照片中,火车直直贯入杂乱的居民区。赫尔默非常震惊,立刻决定以此为背景拍一部电影。《文胸奇缘》中,人们流行在街上晾晒衣物,晾衣绳悬在铁轨上随风飘荡。每当火车经过“上海”,闲聊的邻里作鸟兽散,女人们急着收回衣服。主人公努兰是一位即将退休的火车司机,一个好心人,每天下班后,负责把那些飞进车窗的衣裤杂物还给居民。

赫尔默介绍,“上海”人看到这部电影时有点生气,因为铁轨是他们扔垃圾而不是晾衣服的地方。阿塞拜疆政府也不喜欢这个剧本,他们希望展示国家现代的一面,比如摩天大厦。

回到电影,一天,一只蓝色蕾丝文胸撞到了火车头上。努兰把文胸装在挎包里,挨家挨户敲门。寻找文胸的主人应该是有些难的:阿塞拜疆是穆斯林国家,女人们哪怕只有脑袋伸出家门都要全副武装,怎么能接过陌生男人送来的文胸?

但从这里开始,导演跳过了禁忌问题,“谁是文胸的主人”从一个事实问题变成了一个“灰姑娘式的故事”,“另一种性别的宇宙”。正如童话里所有的姑娘都期待自己成为水晶鞋的合法主人(哪怕她们很清楚自己从没穿过这鞋),《文胸奇缘》中,一扇扇门后的女人看到挎包露出蓝色的一角,便把努兰迎进门,欢快地脱衣并换上文胸,毫不避讳。

女人无论胖或瘦,老到坐轮椅还是未发育,努兰都慷慨地递过文胸。为了让文胸与自己适配,大家绞尽脑汁:有的用夹子偷偷夹住宽松的系带,有的会在后背接缝处垫一块布料加宽,还有的为了掩盖文胸的不合身,换上黑纱长裙,跳一段艳舞试图转移努兰的注意力,但都被努兰慧眼揭穿。

到后来,努兰索性假装要在面包车里给所有女人做胸透体检,让大家排成长队,逐一进到车里脱衣,他则透过影像观察女人与文胸是否合衬。拍摄时,附近的居民疑虑重重,他们来问剧组,这是不是一部色情片?警方也来找麻烦。确实,各式各样的乳房成了电影后半段的主角,但这些半裸的场景并不粗俗,而是流露出一种轻快的荒诞。

那只蓝色文胸对所有女性都如此重要,但为何重要?片中并未阐明。一些最早看过影片的人在IMDb或豆瓣分析,文胸象征着父权、宗教、对女人的禁锢;或者相反,是女人追求自由的密码。

4月,在北京的一场映后交流会上,一位男性观众问,文胸的意义是性吗?赫尔默快活地回避了文胸的符号意义,代之以调侃,还好他选了一个老头做男主角,“如果选一个年轻人做主演的话,他可能会有跟这位观众一样的联想。”

在外媒的一次采访里,赫尔默说《文胸奇缘》是“魔幻主义的实践”。不同于他德国新电影浪潮的著名前辈们,他喜欢以局外人的眼光拍摄那些“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追求影像上的机巧,《浮生狂想曲》(1999)及之后的几部电影都是如此。《文胸奇缘》用数字拍摄后,刻意让艺术家做旧,呈现胶片质地。这还是一部汇集了10国演员的无声片,没有一句台词,但700个镜头中的每一个都有演员的即兴创作,这也使电影充满了不可预测的细节。“对我来说,不用对话讲故事是最纯粹的电影艺术形式。大家都能看懂。”他说。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3期 总第601期
出版时间:2019年08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