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丨心情抑郁时“大吃一顿”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曾旻 日期: 2019-05-17

在关注年轻女性的抑郁情绪时,需要适时关心一下她们对自己身材和体貌的看法

Y走进心理咨询室的时候,几乎把自己包裹在层层的衣服和帽檐下,在早秋季节,这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咨询师几乎看不见Y躲在帽檐下的眼睛和鼻子,仅仅能够从一张一合的嘴看到她正在发出声音表达自己。Y的声音缓慢低沉,仿佛张开嘴说一句完整的话都令她感到沉重,一次次的欲言又止让咨询师感到困惑,也担心她的情绪状态。

直到第二次咨询时,咨询师才初次提及她对身体的隐藏。当咨询师问起她的装束,她沉默了很久,一行眼泪滑到嘴边。此时,咨询师只是等待,没有劝阻、安慰或更多的行动。Y慢慢意识到,她可以告诉咨询师更多。

事情从两年前的失恋开始。作为身高1米6出头的女生,那时的Y 120多斤,不算超重,但也能显出局部的微胖。对于自己的体重,她一方面很厌恶,可是另一方面,食物总是诱惑着她一次次在深夜点开外卖软件。更糟糕的是,Y感觉男友总有意无意暗示她需要减肥,她每次感觉到这种暗示的时候,都暗下决心,从下周开始一定要去健身房。

每次计划落空,她就无比沮丧,同时更加厌恶自己的懒惰和贪吃。好像天意一般,Y不知是从阅读还是观影中,偶然学到一个心理学名词:墨菲定律。这个概念暗示她: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于是,各种各样的灾难画面在Y的脑子里开始上演,并一件件真实地发生了。

第一件事就是从高中一直陪伴自己到大学、相恋3年多的男友提出了分手。Y甚至连分手的原因都没有多问,她十分肯定,一定是因为自己越来越胖,变得不再有魅力。这场突如其来但也在意料之中的分手,令Y陷入了连续几周的噩梦。她变得浑身疲惫,长时间地躺在宿舍的床上,很多时候一天只吃一顿饭,甚至不吃。她感觉自己的世界一片空白,仿佛什么都不存在了,过去那些有意义、有价值的活动都变得索然无味。她被诊断出了抑郁症。

在辅导员和室友的劝说下,她开始就医。医生给Y开了各式各样的药,并建议她要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比如定期运动。这个建议仿佛一击重创,令Y头晕目眩,千万个声音在她脑海盘旋:再不减肥,医生都在嫌弃你!

但是Y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嘴,特别是在深夜想起前男友离开时的表情,仿佛是对她“身体肥胖”的无情鄙视。她痛苦、羞愧、备受折磨,于是不得不点上很多外卖,在大吃大喝中让自己平复心情。但是,吃过很多东西之后,她又立刻陷入极度的恐慌和深深的内疚之中,她开始催吐。尽管身体上十分难受,但是催吐之后,Y会特别安心,好像没有任何一丁点食物进入自己身体,那么自己便不会越来越糟。

情绪性进食后的催吐成为了Y每周例行的活动,加上日常对食物的抗拒,她平时吃得越来越少。这样经过了小半年,Y在一次上课途中倒在了路上。此时,她才重新得知自己的体重:瘦了50斤。极速的体重下降,让她的身体机能出现各种问题,在医生的讨论声中,Y隐约听到了“厌食症”这个词。因此,她走进了咨询室,寻求心理治疗。也是因此,她很害怕被人看到自己瘦得只剩骨架的模样。

在对自身体貌特别是身材有非常严苛要求和不满的年轻女性当中,有很高比例面临进食障碍的风险。一般情况下她们可能并未达到临床诊断的患病程度,但很多都有对进食问题的困扰。这种困扰带来的往往是深深的自责、自罪、羞愧、内疚、情绪低落等复杂而广泛的抑郁情绪,因此容易被诊断为抑郁症或抑郁倾向。这也是为什么,进食类心理障碍和抑郁状态往往同时出现。因此,在关注年轻女性的抑郁情绪时,需要适时关心一下她们对自己身材和体貌的看法。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4期 总第592期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