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丨浑然归太古,朝暮在七弦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李佳航 日期: 2019-07-14

琴之为乐,可以观风教,可以慑心魂,可以辨喜怒,可以悦情思,可以静神虑,可以壮胆勇,可以绝尘俗,可以格鬼神,此琴之善者也。 ——薛易简《琴诀》

舞台清简,毫无华丽布景,仅一桌、一凳,静待一张素琴归位。一束光聚焦于台中央,在全场掌声中,李祥霆一袭蓝袍,携琴登场。

2019年6月14日晚,“今古情怀——李祥霆古琴音乐会”在星海音乐厅上演。作为当今中国最负盛名的古琴大师之一,李祥霆已有四年没有在广州举办独奏音乐会了。暌违已久,当日门票提前数周已早早售罄。

许多名家的古琴音乐会都有报幕人员,琴人只演奏,不讲话,十分“高冷”,本以为今年已79岁的李祥霆老师也会如此,却未想到他本人坐下后即开口,声音低沉浑厚,虽是老者之音,但中气仍足。他说,每一次古琴演奏都是他极为重视的事。他坚持亲自为大家讲述古琴的历史文化,做简单的科普,“古琴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活的、成熟的音乐艺术,至今有三千多年历史。其他民乐器如瑟、笙,清朝以前的曲子都失传了,只有古琴一直流传发展,充满生命力。它和唐诗宋词一样,你可以不喜欢,但一定不要没听过。”

娴熟而简短的调音过后,泛音空灵而起,整场演奏以《流水》为开端。起势平稳,如山涧流溪,层层铺排,如瀑布飞溅。七十二滚拂在众人的期待中似万壑之泉奔涌而至,由细流出山,汇入洪流浩瀚,穿峡过滩,奔腾难挡。而余音徐逝,似退潮平复,归于杳渺。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聆听此曲时,总不免思绪飘至春秋,想到伯牙子期的知音绝弦;又飘到初唐,看见滕王阁上意气风发的王勃写下“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古人时常将“永忆江湖归白发”的隐逸之心寄托在渔夫、樵夫的身上,《渔樵问答》的旋律如同一个渔夫和一个樵夫之间的对话。乐声清扬,闻之如同置身青绿山水之中,悠然自得。曲调上升,似问;曲调下降,似答。渔夫的悠逸,樵夫的潇洒,都是文人梦中已归隐于山水的自己。“山之巍巍,水之洋洋,斧伐之丁丁,橹声之欸乃,隐隐现于指下。”“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千载得失,尽付渔樵一话。

散音缓起,熟悉的梅花泛音入耳便是疏影横斜、暗香浮动。时为东晋,王徽之应召赴建康,船停泊在青溪码头。恰巧桓伊在岸上过,王徽之与他并不相识。这时船上一位客人道,“这是桓野王。”王徽之便道:“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桓伊此时已是高官贵胄,但因久闻王徽之的大名,便以笛吹《梅花三弄》。兴尽而返,宾主无话。《梅花三弄》是梅之高洁,更是晋人之旷达。

“每欲望九嶷,为潇湘水云所蔽。”《潇湘水云》一曲,带来的更多是家国之思。南宋末年,元兵南下,临安失守,朝廷偏安江南。郭楚望感慨时势飘零,观潇湘二水水起云涌,遥思故国,作《潇湘水云》以记。李祥霆演奏的是吴景略先生打谱版本,中间略去两段,使情感更为连贯。泛音泠泠,如山色湖光,吟猱绰注,如湘江水逝,浪卷云飞。李祥霆老师抚琴之时,坐姿始终稳如泰山,手部动作极小,仿佛弹琴于他而言已如呼吸一般自然。

经年操缦,数曲淋漓。李祥霆的古琴音乐会最大的特点便是:观众可以参与互动,现场出题,即兴演奏。这一刺激的环节无疑是全场演出的华彩段落,观众也尽皆摩拳擦掌,写下题目交到主持人手里,针对备选题目进行举手投票,李祥霆根据得票最高的命题展开即兴表演。

“我没见过广州塔,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塔,是木塔还是铁塔?”“一期一会?这是谁出的题,能解释下么?”观众的奇思妙想令李老师叫苦不迭,却也让我们见识到了一代大师“萌”的一面。而且他似乎把广州塔理解为了一座古塔,“想象中的广州塔”,多么有趣!可惜大家实在不想“戏弄”他老人家,改为演奏“一期一会”,以后大概也没有机会产生这样美丽的误会了。

《春江花月夜》这个题目被选中,因这首是经典名曲,起初我还担心会听到熟悉的旋律而觉得没有新意。但李祥霆当即表示自己不能投机取巧,“我这是一种冒险,要与经典进行PK。”时髦的词语从这位老者口中蹦出来,又引起了观众席里的一阵笑声。只见他持箫在椅子上缓缓坐正,此时我注意到二楼看台上的几位外国友人都不约而同地倾身向前,侧耳细听。他多用断续高音表现了欢快的心情,与原曲相比,各自逍遥。

当晚的即兴演奏于我而言,最大的遗憾在于我真的很想听李老师诠释朱敦儒的那首“我是清都山水郎”,可惜举手人数不够,退而求其次便觉得被选中的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也是一样的豪放。乱石穿空、惊涛拍岸,而又渊渟岳峙、静水流深。琴歌的部分配上李老师低缓的嗓音,并不十分高亢却气度尽出,有种纵横的文人古意。

掌声雷动,返场的安可曲《酒狂》也是一个惊喜。《酒狂》本就是一首大众普及度较高的曲子,它在宁静幽远的古琴传统曲目中是个例外,并不中正平和,而是癫狂、放纵、恣睢的。李祥霆理解的《酒狂》是《醉谪仙》,他的《酒狂》主角不是苦闷的阮步兵,而是酩酊的李太白,因而更有盛宴过后宾主尽欢的感觉。

如今的李祥霆,还想珍惜每一个古琴交流的机会。有时觉得他纵是大师,却初心犹在,一片赤诚,仿佛还是1957年写信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请求转交给一代琴家查阜西的那个痴迷学琴的少年。

“幽涧隐清泉,清心飘欲仙。浑然归太古,朝暮在七弦。”1985年他为“幽涧泉琴”题下此诗,像是一段表白,对自己和古琴相伴的无数个朝朝暮暮。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总第615期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