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丨特朗普的另类选战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赵灵敏 日期: 2019-07-28

操弄种族话题,是特朗普蓄意为之的选举战略

过去一周,按照《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Josh Rogin的说法,总统特朗普的水平创了新低:他在7月14日发了一系列推特,暗示四位民主党少数族裔女议员并非出生在美国,应该回到她们所来的、“破败的、犯罪猖獗”的国家,去“修复”她们的家乡。

这四位女议员分别是波多黎各裔的亚历山大里亚·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巴勒斯坦裔的拉什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索马里裔的伊尔汉·奥马尔(Ilhan Omar)和马萨诸塞州的第一名黑人女议员阿亚娜·普莱斯利(Ayanna Pressley)。除了奥马尔出生在索马里之外,其他三位都出生在美国,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人。因此,特朗普的说法不仅罔顾事实,而且带有明显的种族主义色彩。有网友调侃说,大部分美国移民比特朗普的两任老婆来美国的时间还要久,要不要把他的老婆们先赶走?

自民权运动以来,种族主义在美国主流政坛已经成了人人喊打的东西,政客在这方面一般都会非常小心,特朗普作为总统竟公然发表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言论,因此招致了各方指责。7月1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240票赞成、187票反对,通过一项谴责特朗普种族主义言论的决议。

不过,投票结果几乎完全按党派归边:少数族裔议员众多的民主党将特朗普的言论视为对美国移民及其后代的冒犯,而以白人议员占绝大多数的共和党则将决议视为对总统的骚扰。

再从民调看,特朗普的种族主义言论并没有影响他在共和党选民中的支持率,甚至还上升了5个百分点,达到72%。此外,特朗普2016年竞选的核心主题移民问题将继续成为其2020年竞选的核心。美国皮尤中心17日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大多数共和党人认为,如果美国对移民过于开放,有“丧失国家身份的风险”。

因此,特朗普的行为并不见收敛。在17日于北卡罗来纳州举行的大选造势活动中,特朗普反复称四名女议员“一直想搞垮美国”,在东卡罗莱纳大学体育馆,他还称来自索马里的伊尔汉·奥马尔是基地组织的同情者,台下群众随即大喊“送她回去(Send her back)!”

显然,对四名少数族裔议员展开攻讦,操弄种族话题,是特朗普蓄意为之的选举战略,目的就是迎合支持者心中对移民和少数族裔的憎恨,从而取得连任。应该说,这种做法非常丑陋,却是精心算计过的:在中部和北部的“铁锈”地带,全球化和高科技发展所带来的工作职位损失,让低教育白人更多把自己的不幸处境,归咎于国内少数族裔和第三世界劳工的竞争。

而特朗普的对手民主党,也正在向另一个极端滑去。目前参加2020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之争的二十多位候选者,都赞同“全民医保”,都同意大麻合法化,还有人要求抹去因吸食贩卖大麻而产生的非暴力犯罪记录。桑德斯在2016年发出的诸多令人诧异的言论,如今已成为民主党人的共识。盖洛普的民意调查显示,克林顿时期民主党内自认为“自由”(liberal)与“保守”(conservative)的比例均为25%,主流的温和派(Moderate)为48%。但到去年,自由派的比例升至51%,温和派降至33%,保守派跌至14%。51%的自由派因此成为民主党内最大的基本盘。

如果说特朗普在2016年已经通过“恶意收购”完成了共和党的“茶党化”改造的话,民主党的“茶党化”也正在接近完成。两个主流党派迅速向不同的极端滑去,双方的共识几乎已经荡然无存,体面、国家利益被弃之不顾,这就是今天美国政治的现实。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7期 总第615期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