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江 在不确定世界里定位自我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王燕青 发自北京 日期: 2018-01-03

一个连环创业者的生存逻辑不仅具有典型性,而且具有代表性 ——有钱、有圈子、有信心、顺势而为。

王江

王江再次站到了风口浪尖。

他是国内首款移动商旅应用——“航班管家”的创始人。他被刻上了“O2O”的符号,成为互联网又一波移动浪潮先行者。

航班管家被业界认为是有可能第一个上市的APP,不过王江说他不以改变世界为己任。对于这个创办了岩浆数码、航班管家、快捷酒店管家、高铁管家的连环创业者而言,创业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他更希望能追随自己的好奇心,做一些有趣的事。

“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 小米手机创始人雷军这句被广为流传的总结也适用于王江,虽然他们的背后,都有一套独一无二的生存法则和成功模式。

王江的生存法则要从他变得“有钱”和“有信心”开始。

 

 

兄弟连成员,左起王兴、王江、周航、吴海

必须找到生存的理由

我们约好早晨8点在航班管家知春路卫星大厦五层的办公室采访。这个时间,对我和航班管家工作人员来说都是不小的压力——安排采访的人早上5点就要起床出门,而当我堵在北京丝毫不动的三环时,脑中一片空白,只是不断浮现同一个场景:

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的王江要给他的领导安排一次与广州移动高层的见面。他意识到这是一场对等级别的交谈,一定要“恰到好处”。于是,在见面的前3天,他每天中午选择不同的交通工具,从酒店出发到约定地点,做了10次测试,包括各种堵车的情况测试。最终,他成功安排领导比约定时间只提前了5分钟到。

王江说他会为每一次迟到而内疚,并且永远不会为迟到找借口,“提前两个小时出去,结果路上堵车堵了5个小时迟到了,那是因为路上堵。”“跟我一起的朋友都开始有压力了。”他开始想是不是应该“把这个平衡把握好一点。”

平衡,在他的自我意识里,早在20岁时就被打破了。

“那个时候清华的天都是灰的。”王江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成绩总是排在班里最后,也从未拿过奖学金。他自我感觉良好的智力优势在清华荡然无存,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笨蛋。 “(大二大三的时候)我经常去医院体检,希望医生告诉我,说你有一个毛病你得去休学了。”深深的自卑感强烈冲击着他的价值观,“必须得找到一个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理由。”

王江是一个外表平静、不动声色的人。明星徐静蕾说很佩服王江“举重若轻,轻轻松松就能把一件事情干成了”。但她不知道的是,王江的内心并不轻松。

为了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王江不断想从外界得到认可。他渴望从别人口中听到”聪明”、”勤奋”这样的评价。他不断用行动给自己贴标签。

“也许是最笨的办法,但是我做到了。”顶着“清华大学核物理专业毕业生”的头衔踏入社会时,王江在毕业季天天戴帽子、穿着皮夹克、骑着自行车在街头转悠,看到自己感兴趣的公司名字就走进去投递简历,跟前台套近乎,没有人像他一样投简历。理工科出身的他本来中意的是一家广告公司,投递几百份简历却把他引向了上海西门子,做项目支持和市场销售。误打误撞的结果成为日后王江的专业根基。

“勤奋。”王江逐渐找回了自信,”重新在人群中找到了自己新的定位。”他也开始意识到好奇心是驱动成长的最大动力,开始想独立做些事。

”所有人的自信都只来自一个地方,就是过去你干的事情。”他的朋友、58同城CEO姚劲波说。

王江着手做的第一件事情让他”意外”得到了一大笔可自由支配的钱。他创办了一家公司,又成功卖了这家公司。

2001年,王江拉上几个清华校友创立了上海岩浆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做短信增值业务。在非智能机时代,SP生意很火爆,而短信群发更是一个低门槛市场。不过,这项业务也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和鱼龙混杂的行业背景。在岩浆数码转型主攻手机游戏、获得100万美元天使投资后,王江以410万美元的高价把公司卖给了华友世纪。

王江说这是运气。除了财务上的回报外,这次创业成功给他带来了极大的自信。“给我个人带来的精神上的财富要远远大于物质上的财富数十倍。”

“人就是不断强化信心的过程,有信心还需要更有信心,你对未来越有信心,就会对现实更有耐心。对现实更有耐心,就能够把事情做得更好,这是不断增进的过程。”这股自信给王江带来了新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第一桶金给王江带来了无限的可能性。

 

趁势做一点事 

有了原始积累,王江逐步投资了一批成长型公司,包括UCweb、美团网、e代驾。其中,他投资的一家叫”航班专家”的公司直接促成了他的第二次创业。

航班专家创始人李黎军是王江的清华校友,原139邮箱联合创始人。按照李最初的想法,航班专家的定位是将航空数据资源与移动资源相结合,采用SP服务商的机制从运营商那里申请一些绿色通道,直接为用户提供付费的增值服务,譬如订阅航班动态。这个创意并不算新颖,当时市场上做这类产品的公司有好几家,航班专家没有脱颖而出。

王江尝试着与李黎军、邓永强做了一款手机Java客户端搜吃搜玩,类似于手机版的大众点评。仅一年,这个应用就得到了100万注册用户。可好景不长,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使得融资环境不断恶化,除了搜吃搜玩的现金流开始吃紧外,航班专家也不得不谋求转型。王江并不看好这个前景。在此之前,他已移民澳大利亚,过自己的小日子。他觉得自己就像“小不拉子”(注:上海话,意为小孩),“上进心也不够”。

他似乎少了些创业者常见的那种比普通人更强的冲劲。他常常自我感动于让他感到温暖的事情。有一次,他站在街口,一个走失的小孩走到他身边,跟他说:”叔叔,你能帮我联系一下我的妈妈吗?”这个请求让王江感到了比创业成功还大的成就感。

王江的个性隐藏了他的尖锐,他也被动地被推向了时代浪潮的前端。他在澳大利亚的悠闲被工信部的3张3G牌照打破。2009年被定格为3G元年。王江在与李黎军通了10个月的越洋电话后,回到了北京。

 “(2009年)感觉最大的机会就是基于智能手机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了,我在移动领域做那么多时间,从1996年开始去西门子,到2009年一直做这个东西,对整个移动、通讯的发展比较敏感,一旦出现你觉得可能是一个时机,但为什么不知道。”王江觉得他到了“趁势做一点事情”的时候,哪怕这个事情看起来很小,“都会随着势慢慢慢慢长大。”

王江回国做的第一个决定就是把搜吃搜玩、航班专家和电影捌3个移动应用合并,改为”航班管家”。他为此设定的商业情境是:当一个人要坐飞机时,他所要面对的问题远远不只是一张机票,他需要一款能帮自己解决问题、带来轻松愉快商旅体验的应用。

“他是一个很好的产品经理。”熟悉王江的人都这么评价他,他对产品的设计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用户在使用产品时只能翻阅3个页面,必须在 30 秒就能得到想要的内容。可是王江按自己的理解去设计和架构产品,这必然导致与原有团队的冲突、磨合。

早期航班管家的产品设计讲究规范、严谨和安全性,不太敢在功能上进行创新和冒险。王江更强调有趣性,他坚持认为“有趣”是更高的需求,而原来团队则坚持认为产品要“好用”。

“你站在雨里,后面人帮你撑把伞,这种需求满足的程度远远高于饿了给你送盒饭,一定要了解客户内心的情感需求是什么样的,而不是仅仅满足了方便和解决问题。”

 

 

拿盆接,满天都是财宝

每一个意外的成功背后都有不意外的逻辑,俗套的说法就是”天时、地利、人和”。

2009年7月,王江带来了航班管家的第一个iPhone版应用。3个月后,苹果公司与联通联合推广iPhone。但当时的市面上并没有太多移动应用,于是“搜吃搜玩”和“航班管家”被作为2009年第4季度和2010年第1季度重点主推的应用。这股外力使得王江在没有任何广告投入的情况下,轻松在2009年底获得了100万注册用户。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凭借口碑传播,”航班管家”从一个简单的产品变成了一个”品牌”。iPhone的使用人群也与”航班管家”的定位高度吻合。

但在当时,王江本人也不知道时机对不对,只知道大概的方向在哪里。”需求爆发的时候我们正好在路口等了,拿盆接了,满天都是财宝。”

与航班管家一起做航班信息查询市场的产品有好几家,大家都踩准了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大趋势,也精准结合了中国民用航空晚点率居高不下的现实基础。但是王江成为了“那个人”。他抓住一切与人交流的机会摸清用户需求,也不断通过数据来确定发展趋势。当航班管家的用户量达到500万时,王江说“运气占了很多比例”。

为了弥补航班管家不具备基础数据的先天基因缺失,王江开始增添新的功能,以平衡潜在的竞争风险。他并不是一个风险偏好者,喜欢在行动之前对事情有一个脉络清晰的全盘了解,对竞争对手有一个深刻的预判。在他的主导下,航班管家迅速增加了酒店频道,推出国内最早以地理位置搜索酒店的APP——快捷酒店管家,紧接着又推出专注于提供高端精品酒店的连酒店,以及提供列车信息服务的高铁管家。

每一个变动都是一场没有退路的战役。”王江是一个很接地气的企业家。”易凯资本CEO王冉觉得王江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创业者。

去年年底,寻求突破的航班管家又开通了机票预订业务、鲜花接机业务,形成三大主营业务。其中,机票预订业务虽然已与部分航空公司实现了直连,可以销售这些航空公司网站的特价机票,但这一领域竞争很激烈,利润率也很低。除了独占鳌头的去哪儿和携程外,后起之秀航旅纵横虽然在用户数上难以进入第一梯队,但实力也不容小觑。航旅纵横的母公司中国民航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正在研究实时票价计算系统。如果这套系统研究成功,加上其庞大的机票分销渠道,航旅纵横可以凭借平台优势,获得更高的机票销售利润率。而机票预订业务是目前航班管家赢利模式中的重要一环。

航班管家市场部负责人张洪基强调,航班管家已经逐步定位为“通过比对数据、经验判断,为用户决策提供可行的多样化方案,节省时间成本”。预订机票、酒店在一个人的出行过程中,只是占到30%-40%的内容。这就意味着王江要带领航班管家开拓现有业务以外的更多业务,形成核心竞争壁垒。张洪基像王江一样坚信:”未来的市场是由需求决定的,不是由掌握资源的人决定的。”

“我本身不是管理能力特别强的人,组织能力更强一点,能把人的资源组在一起,围绕我们的过程目标来进行努力。”面对激烈的同业竞争和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王江开始尝试分拆公司,再次寻找投资者融资。在沈南鹏的撮合下,今年5月,王江成功为旗下快捷酒店管家引入携程。而在此之前,携程已经投资千万入股飞常准。

 

连长与”连”品牌

江湖上,”连长”的名号比王江有名得多。

受美剧《兄弟连》的影响,王江给自己起了个昵称——连长。他的创业连中,有易到用车周航、美团网王兴、桔子水晶酒店吴海等知名创业者。有些是他的投资者,有些是他的被投资者,有些是他的私交好友。他们以“兄弟”相称,常常互相调侃。“更多是一个能够让别人舒服,也让自己舒服的人。”王江对舒服的定义是:不迟到,经常买单,讲讲笑话,浑身充满正能量,不抱怨,喜欢帮助别人。这为他赢得了好口碑。

“如果说我身上有一种特质,给大家正向激励的话,就是勇气。打仗的时候特别需要勇气,两军相遇就会勇者胜,你就是比敌人勇敢一点,你才能取得胜利,至于谋略、规划,这都是必要条件,但充分条件是勇气。”

“有段时间我希望别人对我的评价是有领导力。”在创业连中,王江传递的精神层面的内容往往大于业务层面上帮助大家做理性的分析和判断。这种精神层面的内容恰恰来自于他不断增强的自信心。

对王江来说,未来的机会是有无限可能的。他是一个注重个人感受的人,甚至为此放弃了“成为一个卓越企业家的目标”。“也许是我不能,人都是有特性的。”他的朋友评价他是一个“相对综合能力比较平均的人”,因为他擅长做好几种不同类型的事情,“也就是说我是一个没有明显长板的一个人”。“如果让我做成马云、柳传志那样的企业家,可能我身上的特点就会变成缺点。马云起码自己说受尽委屈,他要改变世界,他有改变世界的理想。”王江说,他的原动力不是改变世界,而是做一些有趣的事,他更注重自己的好奇心和兴趣所在。而这一点,恰恰是移动互联网创业者保持创新的内在核心之一。

到了需要真正比拼产品、服务的阶段,对他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他的背后有一个兄弟连,内部可以形成互补合作,无论是业务上,还是管理等软性层面上。为了促成双方的合作,周航就曾在北京冬夜,跟王江一起蹲点北京首都机场了解晚上11点后旅客对出租车、接机等服务的使用需求。

创业连给他带来了一个能量圈,“连长”的知名度给他带来了更大的现实机会,“连”这个字也包含了更大的品牌潜在力。除了“连酒店”,王江投资了在上海的一家创业型公司——连咖啡,这家公司为上海的写字楼白领配送星巴克、Costa等品牌咖啡。它的掌舵者是王江的弟弟,王涛。

在他身上,我没有感受到猛烈的冲击:与外部世界的冲突、与现实的矛盾。因为,这些在他内心已经被抹平了。只有内心平静的人,才能在拥有运气的时候,顺势而为,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

这是王江的生存法则。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总第612期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0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